概念为王 第五章 爱的供养

小说:概念为王 作者:剑舞秀 更新时间:2020-06-24 10:40:4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黑色的头盔沾着鲜血滚落在废墟之中,下一秒便被虫族的尸体压成碎片,肉泥顺着头盔缝隙溢出。

  残肢断臂与各式各样的虫尸混杂在一起,就像书戟之前说的,当两道洪流彻底搅和在一起的时候,拼的也无非就是谁家血肉先铺满这片土地。

  两名黑甲战士将一只三层楼高的巨型螳螂扑倒,一个高举战斧狠狠剁向螳螂脑袋,另一个则从小臂弹出两柄弯刀狠狠斩向一只镰足。高举战斧的黑甲战士还算普通,那臃肿的铠甲与头盔跟其他人并无二致,可那弯刀战士却显得纤瘦窈窕,或者说还带着一点让人想入非非的美感。

  这是因为黑甲的外形不同而产生的差异,不算什么奇事,无论世界变成了什么样,特权阶级都是存在的。只是过去讲究的是钱,现在讲究的是实力。

  量产的铠甲与特制的铠甲自然有着很大差别,外形更有个人风格,强化人体的效率更高,战斗效果更出色,等等等等。

  在战场上不需要嫉妒,甚至如果你身边出现这么一个特权人物,你应该感到庆幸。因为哪怕对方战斗经验不够丰富,可靠着强大的铠甲也能够放心的将后背交给对方。

  战斧落下,螳螂脑袋应声滚落,黑甲战士却只觉身后有劲风划过,后怕的回头望去,却见弯刀战士的斩击并没有落下任何一只镰足,但不错的力道也让镰足成功错过了战斧战士的后脑勺。

  战斧战士头盔下的嘴角禁不住一扯,虽然结果一样,自己也确实没受伤,但这过程跟自己想的有点不一样。

  战斧战士没有时间多想,转身提着战斧加入了另一个队伍,帮着去对付一只大蟑螂。

  弯刀战士没有察觉到战斧同志的嫌弃,只是直起腰好似疲累的伸了伸双臂,接着朝一只大蜈蚣蹦了过去。这大蜈蚣明显算是虫族部队中的头目了,蜿蜒的巨大身躯足有两三百米长,光从大小看与那虫母也差不多了。

  为了对付这只大蜈蚣足有十几个小队围着其又砸又砍,弯刀战士的加入溅不起任何水花,力道不足哪怕弯刀够锋利也斩不开蜈蚣的外甲,反而大蜈蚣一套连环腿就将这位踢飞了出去。

  砰,撞碎了一栋残楼,咚,洞穿了两只躲避不及的蟑螂,当终于翻滚停止时,弯刀战士已经无法起身了,巨大的冲击力即使被铠甲消减了七八成,可五脏六腑依旧像是被狠狠搓揉了一番。

  噗,头盔下溢出鲜红的血液,口中的腥甜与眼前的恍惚让其终于感受到了一丝死亡的临近。

  动不了,但不需要担心,怎么说也是武英级巅峰的‘高手’,强大的恢复力会将其从鬼门关前拉回来。

  呼呼,尽量调整呼吸,将身体躺平,先暂时装死,等恢复好了再……

  咔!咔!咔!

  碎石滚落的声音像是一柄柄尖刀卡在了她的心上,有些僵硬的偏转视线,一个……怪物出现在了她的视野。

  妈妈救命啊,有干尸怪物!

  ……

  书戟的心情很沉重,也许是灵觉很强大的原因,当一个念头闪过脑海的时候,往往本能的就知道这念头对不对了。

  寄生虫拥有智慧需要囚禁人类,自己那没有灵魂的植物人身体简直再适合不过了,但寄生虫没有囚禁他,反而持续供养了十年!

  为什么?只有一个解释,那被囚禁的人类对他无比看重,所以即使被寄生虫囚禁了,其强大的情感也在影响寄生虫维持着他的生命。

  是谁?

  父亲!母亲!

  两个亲切无比的笑容晃过脑海,十年未见,得益于灵魂的强大,书戟从未将二老忘记,那股子热乎劲更是从未退却。

  书戟的父亲有点瘦弱,但却在钢厂炼钢前线工作,一次次先进、一次次技能比武的获奖照片几乎是用行动给他做了榜样。

  他的母亲在街道办工作,印象中最深刻的就是那张开大嘴笑出小舌的操作,在那魔性的笑声中没有什么纠纷是不能被抹平的。

  是谁?

  总不能是他姐姐吧,那个抢他棉花糖、搅黄了他小学初恋、还偷拿他压岁钱的女人,会辣么好?

  最令人气愤的是,还偷改他的大学志愿!

  那可是他人生中唯一一个能摆脱她的机会啊。

  嘶,不能想,回忆就是有这种魔力,可以让你一脸懵逼的发呆。

  书戟甩了甩头,控制着枯柴残躯缓缓向那个弯刀战士走去。现在他控制枯柴残躯的方式可不是正八经的灵体合一,而是利用幽弥人的方式,将灵魂拉成丝状缠绕在残躯之上控制行走。这是幽弥人战斗的方法,也是一种对灵魂有很大压力的方式。

  不过说起来也很好笑,也许是幽弥人将所有精力都用在了战斗上,以至于对灵魂本身能力的开发并不深刻。同样的,书戟也不过是能够控制灵魂拉丝、出窍、夺舍而已。像什么穿墙、透视、精神探测等等能力完全不会。

  本来书戟是不想用拉丝能力的,但那种灵体合一的方式是为了温养灵魂,一旦开始温养就不好再灵魂出窍,否则便会前功尽弃需要重新再来。如今枯柴残躯太过弱小,真要是开始温养灵魂,他就没法再使用拉丝能力战斗了。

  打个比方,枯柴残躯就是一号机,而众所周知,没电后脱离了外壳的一号机才是最猛的!唉?好像哪里不对,算了,说正事。

  书戟早就注意到了这名弯刀战士,主要是这位的铠甲跟别人差异太大,人家都宽厚敦实,你却弄得纤瘦窈窕,甚至将胸前的女性特征都做出来了,你怕不是来走秀的吧?

  当然,这还不是最过分的,最过分的是,这装甲的鞋子部分竟然是高跟鞋!难道你掌握了什么对付虫族的特殊姿势?

  虽然心里有很多槽想吐,但书戟还是将其当成了目标,主要是这铠甲真的材质不错。

  刚刚他都看到了,这铠甲的防护与攻击性能都很优秀,绝对是精心制作,远非那些制式铠甲可比,正好让自己利用。

  书戟来到弯刀战士的身边,轻轻蹲下身子,唰!锋利的弯刀直接上撩划向书戟的脑袋。

  啪,书戟两根干枯的手指捏住刀刃,一边将其放下一边道:“当你力道不足的时候就要多发挥武器本身的锋利特性,可并不是你这样发挥的,明明你攻击腿会更容易成功,却总是执着于弱点头部,这样反而会得不偿失。”

  弯刀战士的身体颤了颤,却好似彻底脱力躺在地上不动了。书戟没有再说直接伸手将对方的臂甲连同弯刀解下,一段白皙的玉臂暴露在空气之中。

  书戟将臂甲套在自己身上,呵呵,由于是女性战甲,这纤细的臂甲套在枯柴残躯上倒也正好。低头看看那段玉臂,再想想远处跟虫族战斗的战士们,“呦!果然是个有背景的。”

  书戟调笑一声,别的战士因为要提升自己都已经将体型强化的扭曲了,可这姑娘的皮肤却嫩的能够掐出水,肯定是在强化时候重点注意过的,这事若没有个经验丰富的老手看着可没那么容易。再加上这特制的战甲,结论就很明显了。

  书戟再次蹲下将另一条臂甲和弯刀卸下套在自己胳膊上,接着抬起弯刀战士的大腿,看看那高跟鞋一样的战靴满眼嫌弃,不过算了,他在幽弥界战斗了十年,什么技巧玩不转?不就是高跟鞋嘛,适应一下就好。

  唰,一条雪白浑圆的大腿暴露在空气中,精致的玉足颤了颤,噗,书戟这边还没怎样,那边头盔下面又渗血了。

  是因为长时间没洗脚,把自己熏着啦?

  书戟没管,让另一条又长又圆的大白腿也凉快一下,然后将腿部战甲套在自己双腿上。接着将干枯的手掌伸向对方腰部。

  嗯白色,书戟的视线停留还不到一分钟就继续干着自己的事了,将裙甲往自己腰上一套,开始伸手扒胸甲。

  “嘶!刚回家就遇到大凶之罩,忒不吉儿利了!”

  书戟啧啧摇头,毕竟战争时不存在寒冷的问题,所以战士们的内部着装都很清凉,这弯刀战士力道不行、敏捷不行,但这对于内部着装的品味倒是可以,呵呵,至少颜色统一,不能多说。

  将胸甲也套在身上,嘁,他一大老爷们穿个女装竟然还感觉有点宽松,羞耻!

  书戟暗叹一声将手伸向头盔,首先溢出的是一段被鲜血染红的头发,接着就是血。披肩长发几乎被汗水浸透遮盖了大半张脸,鲜血也流的满下巴都是,嗯,下巴挺精巧,应该是个美人吧!

  书戟没有拨开发丝欣赏美女的心思,他也没嫌脏直接将头盔罩在了头上,幸好枯柴残躯的头发都脱落了,否则还真不太好带。

  缓缓站起,跺跺脚适应了一下下,虽然书戟自己感觉有点不伦不类,但其他人却不知道,此时一个比虫后可怕百倍的‘凶兽’站了起来。

  砰轰!

  一段音爆炸开,气浪将地上的弯刀女战士横推了足足三米,当女战士勉力转头望去的时候,那个黑影已经在百米开外。

  两段白芒出现在战场上,像是两条自乌云后落下的曙光,蜿蜒缭绕,如跗骨之蛆掠过一只只挡路的虫子,外壳已经肢解,血肉却不曾飞溅,一个个虫尸好似从衣架上掉落的大衣堆在各处,很环保。

  战士们看不到白芒中有什么,只是迟钝的用视线追逐着那两道残影。

  白芒的出现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甚至包括虫母,可当其反应过来的时候,两道白芒已经汇聚一处绞进了它的尾部,那个与破界魔根相连的尾部。

  ……

  这里是红色,所有的一切都是红色,唯独中心部位是一抹光彩,这抹光彩叫做亲情,令干枯的泪腺一阵阵麻痒刺痛。

  “姐!我来接你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