概念为王 第八章 任你如何挣扎

小说:概念为王 作者:剑舞秀 更新时间:2020-06-25 10:15:0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破界魔根的寄生虫其实并不难打,但总结起来也不过就是两种方法,一种是利用绝强的力量碾压式消灭,就类似于一个波将对方打成分子的那种。而另一种方式就需要点技巧了。

  此时书戟虽然也可以使用碾压式的打法,可若是那样对灵魂的伤害就有点大,因此选择了技巧。而这技巧说白了也很简单,简单概括就是对骨不对肉!

  说起来寄生虫这东西很特殊,其生理结构与寻常意义上的生物完全不同。虽然都是血肉与骨骼的结合,但其它生物的关键器官都是以类似血肉的方式存在,可寄生虫完全相反了。

  也就是说,现在寄生虫摆在明面上的那些骨刃与牙齿,其实才是它的关键部位,只要将它们与血肉完全分离出来,那这寄生虫也就没了威胁。之后再将核心取出来,你是想泡酒还是想熬药那就看具体有什么功效了,可能补肾、可能补脑、可能补……

  此时的虫母完全不知道有一个恐怖的吃货朝它一点点靠近,张牙舞爪仍然为刚刚自己的操作而得意不已。

  说起来也奇怪,以前虽然也很有智慧但总觉得浑浑噩噩的,直到刚刚似乎失去了什么东西后才感觉神智清明了不少。

  扯动手臂,原本限制着他的战士们终于再无法维持,两条臂膀伸直开始不停旋转,锋利的巨大骨刃再次刮起飓风,一个巨大的绞肉机朝战士们绞去。

  “撤退!不能再打了,快撤!”

  金发壮汉扯着嗓子吼了一声,接着挺起大锤要去阻拦虫母渐渐靠近的绞杀,虽然知道这一战已经输了,但无论如何,不能向上一次夺还作战那般全军覆没,一定要为下一次留下宝贵的种子!

  金发壮汉是抱着牺牲断后的心思作战的,他知道自己的速度是个弊端,如果虫母不打算放过他们,那他肯定没有办法逃掉。与其如此,倒不如做些有意义的事情。

  “大虫子!你过来啊!”凸(`0′)凸

  嗷吼!

  虫母大吼一声,没有搭理金发壮汉。因为有一只什么东西钻进了它的身体,就从身后,趁它一不注意。

  最难受的是,这个不知是什么的家伙似乎比刚刚那个没胳膊的面逼还强,至少这速度更快。不过虫母其实并不怎么怕,因为这些生物明显并不知道自己的弱点,所以根本就不需要……唉?你干什么!不行……那里不可以……啊……

  ……

  利刃一挑又是一颗好牙,人家光头帅哥往后喷的是血肉,他往后喷的却是一颗颗牙齿。

  对,其实从书戟刚刚扎进虫母后脑的时候开始,虫母就已经用对付老海的那一招在对付他了,只是这正中书戟所想,他的目标就是这些牙齿。

  就像之前说的,虫母身体的关键部位其实就在于这些牙齿和骨刃之中,只要将其与血肉分离,那此时虫母的身体就将是一坨不能动的死肉。

  当然,说起来好像挺简单,但真正做起来可不容易。不说骨刃与牙齿的坚硬程度,单说怎么精准挑出一颗颗牙齿就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毕竟牙齿和骨刃虽说是弱点但也是虫母最强的攻击利器。

  刚刚在虫母体内那一圈圈密密麻麻的利齿几乎是在追着书戟咬的,书戟很巧妙的沿着利齿边缘游弋,一边开辟血肉一边撬牙齿,其在血肉中穿行的速度甚至比牙齿移动的速度还快。

  一开始虫母还不信邪的用牙齿疯狂追杀,但仅仅一会儿之后就很从心的控制牙齿不停躲避了。只可惜,书戟可一点放过它的意思都没有,一颗颗牙齿像是不要钱似的从血窟窿里往外扔,看的无数战士瞠目结舌。

  刚刚原本打算掩护撤退的金发壮汉此时已经开始兴高采烈的欺负虫了,他虽然很想痛打落水虫,但理智却告诉他不能上去给那位女战士添乱,所以转头就去攻击那些追杀战士的普通虫子。

  而此时的虫母就像一条坠入油锅的八爪鱼,身体与胳膊疯狂抽搐扭曲,在空中不受控制的摆出各种形状,一会儿是s,一会儿是b!

  噗!一个血窟窿自虫母的前胸喷溅而出,书戟飞身窜出却直接落向了虫母的右臂。就像之前书戟所,骨骼才是虫母的关键器官,但这骨刃与利齿自然不可同日而语。

  嗷吼!作为一个没牙的怪兽,虫母只能挥动双臂用骨刃来昭显自己的凶悍,可不知为何,战士们发现那虫母竟然在刹那间有一丝犹豫。

  书戟好笑不已,他当然明白,就算没有了自己姐姐来充当大脑,可毕竟活了这么多年,虫母的智慧早就已经超过了寻常怪物。这货定然已经发现自己竟然知道它的弱点,再攻击时必然束手束脚。

  两柄巨大的骨刃刺来,阵阵空爆令所有战士心焦不已,那女州长甚至想要飞身去挡却被精瘦汉子拦下。

  书戟身在空中似乎无法移动,可面对骨刃却丝毫不惧,身形在空中生生扭成了麻花状,愣是差之毫厘的避开了两把骨刃交叉。

  耳边是巨风的呼啸,骨刃毕竟庞大无比,就算避开了锋芒却也避不开后续胳膊的撞击。

  当然,这是战士们的认知,却不是书戟的认知。能够在幽弥界登上巅峰的他什么样的攻击没遇到过?这虫母如此简单的攻击在他看来就跟泰迪的日常动作一样没有创意。

  “啊,她是怎么躲开的?”

  金发壮汉大叫,只见刚刚避开锋锐快被胳膊拍飞的书戟竟然像个风筝似的,飘飘荡荡就远离了危险。

  “是风!她在借风而走!”

  精瘦汉子扶着女州长一个跳跃来到金发壮汉身边,两人眼神灼灼的盯着那个在空中起舞的身影,而女州长的眼中则都是温柔。

  就是风,骨刃掀起的巨风便是可利用的推力,书戟轻易就借力脱出危险范围,同时重心下移落在了虫母右臂上。

  接着就是一场华丽的表演了,其实弯刀女战士的铠甲很值得诟病,尤其是那一双高跟鞋!

  不过当书戟使出充分发挥这铠甲实力的招数后,估计没有人再敢质疑了。

  在所有战士们眼中,她化成了一个陀螺,但这陀螺与虫母和精瘦战士的招数不同,她的身体似乎十分柔韧,脖颈、肩膀、腰肢、大腿,似乎全身能够旋转的地方都在发力。

  远远望去像是不知道拧了多少圈一样,但若是仔细看的话,就能够发现,那些关节没有任何一个真的转了一个循环,只是在制造一种在旋转的错觉罢了。

  可正是这种错觉却能够达到切割的真实效果!

  更厉害的是,这女战士利用高跟鞋在虫母身上踩出无数的血坑,一圈圈一环环的绕着虫母手臂向下,像是生凿出了一条盘山路。

  嗷吼!虫母疯狂的抖动手臂,可书戟像是一块永远甩不掉的膏药,紧贴着皮肉不停切割划线。

  呲呲呲!道道血线自虫母臂膀上喷溅,眨眼就让附近形成了一个小型湖泊,而这时的书戟也终于到达了骨刃部分。

  双手弯刀下插,往起一翘,巨大的骨刃应声脱离手臂,整个过程轻易的让人颇觉梦幻,而虫母臂膀则仿佛再不受力的耷拉了下来,接着在无数人的惊呼中,臂膀竟然分崩离析成了漫天飘散的肉块!

  呜!阔怕!

  虫母的叫声变了,变得像是呜咽,好像一只被万恶人类欺负了的喵。

  巨大的身躯原地翻滚,让战士们脑海中不自觉的多出四个字‘懒驴打滚’,这可是逃跑时的不二法门。那么虫母会往哪跑?

  当然是破界魔根里面跑了,这一点书戟再清楚不过,当初情欲之主也是这个德行,大小也算是一界霸主了,偏偏怂的一批。而虫母作为寄生虫能够往破界魔根里钻,倒是比情欲之主更加便利。

  不过书戟在幽弥界战斗了十年,斩草除根的习惯早就刻印在了骨子里,上一次吃过亏,怎么可能在同样的地方跌倒?身形一转就跟了上去,速度远比虫母快的多。

  不过这一次书戟没有再去重点扒虫母的手臂骨刃,而是顺着骨刃往虫母的身体里钻。

  虫母的生命力非常顽强,你就算将其全都踩成肉泥,只要核心还在,它就不会死亡,甚至几天时间就又会活蹦乱跳了。

  而想要寻找虫母的核心并不容易,因为核心往往很小,还记得当初在幽弥界杀死的那只,体型犹如卡车,但核心却仅仅有一粒黄豆大小。光是搜索核心的过程就够让人绝望的了。

  眼前这只虫母体积如此庞大,但核心估计也就拳头大小,真等击败后再找可不容易。

  好在幽弥人总结出了一个技巧,那就是当虫母仅剩下一个骨质部位时,可以顺着这骨质部位往身体内溯源,你会发现在骨质部位后面牵引着一根纤细的骨线,而这骨线连接的就是核心。

  虫母吓坏了,那个家伙插进来了,他知道自己的弱点,完了完了,你不要进来啊,快出去啊!

  虫母疯了似的甩动臂膀,不停往地上猛砸,可书戟的身形犹如一条沿树螺旋攀爬的蟒蛇,各种风骚的走位轻易避开甩砸,一路钻进了虫母深处。

  嗯!啊~~~~~

  虫母发出一声意义不明的嚎叫,接着整个身体瘫软在地再也不动了。

  战场似乎陷入了诡异的寂静之中,战士们大着胆子上前捅了捅,“死了!真的死了!我们赢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