概念为王 第三十二章 看看就看看

小说:概念为王 作者:剑舞秀 更新时间:2020-07-07 13:19:0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这一幕场景有那么点眼熟,就像是深陷某部3a大作,无论你走什么地形,最后都逃不过一场boss战。

  只可惜,书戟绝对是那种完全不按设计师、导演、编剧想法走的极度不敬业演员,你想让我打我就一定要打?那我多没有面子,更何况,在强大闪避能力的加持下,你能够逼我一个看看啊!

  呼!哗啦啦!

  锁链强劲横扫,早已经破碎的玻璃门彻底坍塌,墙壁被生生划拉出一条手臂宽的裂痕,一楼大厅之内的书架成排破碎,无数书页散乱的铺在地上,这书店算是彻底被毁了。

  最先面对锁链的自然是罗宝,刀斧交叉架在身前,虽然成功挡住了锁链,但原本就很扭曲的兵器遭此重击终于崩成了漫天的碎片。连带着罗宝也被扫飞了出去,如果说唯一还算好运的就是这锁链并没有跟罗宝有直接的皮肤接触,那种灵魂攻击并没有产生效果。

  不过因为罗宝没有顶住攻击,所以锁链轨迹依旧朝书戟扫来。

  我闪!我……我靠!

  与大野驴一阵面面相觑,书戟终于又发现了一个闪避能力的弊端。

  这闪避能力在闪避攻击时虽然可以达成近乎瞬移的效果,但显然并不是真的瞬移,当你所要通过的空间不足以容纳你的身体时,这种判定将会失效,而你出现时的位置就会像是卡在了某个部位一般,简单点说,有些类似闪现撞墙。

  如今书戟就很尴尬啊,大野驴虽然不是以力量见长的怪物,可是其身形也足够庞大,再加上各种墙壁坍塌混乱,这货往大门口一站真就有点一夫当关的架势。

  如果仅仅是书戟自己的话,他完全可以借助闪避能力瞬移到大野驴后面去,可问题是他现在还背着一个书髻,这两人的体积一下子就被缝隙卡住了,这才有和大野驴瞪眼懵逼的场面。

  唳!

  也许是大野驴觉得自己受到了挑衅,哗啦啦的锁链就抽了过来,携着怪叫的一阵乱扫,等停下时却发现书戟在十几米外看着自己……

  书戟有些无奈的撇撇嘴,回身将书髻放下,并抬头看向站在楼梯边上的僵小妹,“你先暂时看着她,我去将大野驴引出几个身位。”

  僵小妹完全没有理解他想要怎么操作,但还是听话的站在书髻旁边。

  书戟没有耽搁什么,抄起一块转头就向大野驴走去,后者因为刚刚的攻击效果有些迟疑,但看到书戟走来就又是一链子。

  咻,书戟又没了,接着后脑勺啪嗒一声被什么东西拍了一下。

  大野驴回头,却见书戟正低头寻思捡哪块砖头。

  好气啊,区区食物长得嘲讽也就算了,竟然一举一动都带着欠揍的气质,这还能忍?

  大野驴嗷一声开始四蹄着地了,身上的大褂开始黑白转换,头上的高帽表面文字也跟着变换,一会儿是‘正要捉你’一会儿是‘你也来了’,整的如同商业大楼外变换的广告牌。

  不过这一变换倒是让书戟看明白了一些东西。

  破界魔根生长的时间越长,那么最后一个被入侵的世界距离概念空间本身就越远,而概念怪物到达新世界的旅程也就越远。按照道理来说,在经过这么多的世界时,概念怪物很有可能就会根据路过世界的某些设定来形成自身核心,变成拥有特殊能力的高级概念怪物。

  但这个设定并不是一沉不变的,概念怪物之所以有相互攻击、彼此吞噬的情况发生,就是因为当两个设定相近的怪物遇到后,彼此吞噬是有可能进化自身核心的!

  而彼此吞噬之后,在概念怪物的外表上就会出现一些特殊的变化,这些变化往往跟自身的形貌有些格格不入。当然,这也只是刚吞食并未完全消化的原因,等过一段时间就能消除。

  此时大野驴和牛头怪物外表的这种变化就跟本身风格很疏离,毕竟至今为止,除了能够变装之外,根本就没有什么作用。

  那么书戟是不是可以这样怀疑,在某个不知道的角落,有两只概念怪物拿了黑白无常的剧本,但是很倒霉的却被这牛头怪物和大野驴给干掉吞噬了!

  嗯,这么说,这真是牛头马面?这特么是啥版本的牛头马面,太不走心了!

  书戟颠了颠手中的砖头,内心吐槽时看起来呆呆的,这更是激起了那大野驴的怒气。双手一抖将锁链缠挂在两条手臂上,对着书戟就是一套连打。

  呼呼呼呼!

  书戟还是保持着手颠砖头的姿势,耳边不停有风啸划过,一道道拳头的残影让他差一点就眼花了。

  “呵,你这连打还挺唬人的!”

  书戟如此嘲讽道,语中却有着大野驴听不出的无奈,其实并非他这拳头真快到令人眼花缭乱,只是书戟现在的身体太弱,眼力也很有限,这才有了一片片虚影啥都看不清的状态。

  啪!

  在各种拳影笼罩之中,书戟随后又往大野驴脑门上拍了一砖。

  吼!

  大野驴估计满怒了,一副暴走的招牌架势,浑身上下的黑色垃圾袋竟然砰砰砰的开始爆碎,也终于露出其下暗红色的狰狞面目。

  还真是一张马脸,只是这马脸除了标志性的长度外,有点眼神凶残,有点獠牙利齿,嗯,就剩耳朵稍显正常还有点可爱。

  哗啦啦啦!

  这一次不光是两条手臂打成了残影,就连锁链也像是绽放的花朵般疯狂抽击。

  书戟的身影此时在外人看来竟然也快成了一道道残影,甚至颇有些闲庭信步的味道。

  “哎呦,好险,好悬就刮到我了。”

  “嗯,这一招好,很精妙。”

  “不错不错,你还能提高速度吗?别气馁,继续!”

  “哎呀好可惜!”

  “有一说一,你很强,只可惜比我差了一丁点,就只有一丁点哦!”

  书戟很是惋惜的伸出拇指与食指,轻轻一捏比划了一个看不见空隙的差距。

  吼!大野驴的头顶有点冒烟了,也不知道是被气的,还是被气的。

  这个食物好烦人啊,就像是一只蚊子,你只能听到嗡嗡嗡的声响却根本抓不到它的影子。

  书戟对自己的闪避能力很满意,虽然知道也肯定有个极限在,但明显这个极限跟眼前的大野驴无关。

  想着眼神落在远处的书店里,自己这一番嘲讽已经拉着大野驴跑了挺远,眼看着罗宝一点点的将自己从废墟中挤出来,“嗯差不多了。”

  咻!

  大野驴一个踉跄朝前摔了个马趴,那个食物人呢?

  书戟此时已经出现在了书店之中,伸手将书髻重新背在背上,带头往外面跑,路过罗宝的时候还轻声叫道:“那大野驴就交给你喽!”

  也别怪书戟心狠,只是他现在确实没有什么真正能拿得出手的攻击能力,难道靠闪避能力将大野驴累死?人家概念怪物又不傻,发现杀不死难道不会跑吗?

  书戟的这个时机抓的非常好,之前利用丰富的战斗经验往后退了一步,那大野驴明显进入了他的节奏,为了打到他就必须身体前倾,这一下若是打到还好,可若是打不到势必失去平衡,也才有了摔倒的一幕。

  趁着这个时机,书戟背起书髻只要紧跑几步肯定能够避开大野驴的视线钻进附近的胡同,也就算是脱离了战场。

  嘿嘿,你看,战斗嘛,靠的还是脑袋!

  书戟得意,一步迈出书店门口,却没有能够将后脚也迈出去。

  噗!“呃,你怎么突然刹车啦!”撞到书戟屁股的僵小妹揉着鼻子叫道。

  书戟被小丫头撞了个踉跄,却并没有任何责难,只是几步来到罗宝身边,伸手将其扶起然后扯下她勃颈上的一条吊坠。

  “你干嘛……噗!”

  罗宝像是突然间被踩了尾巴的兔子,双眼通红伸手就要抓过来,可剧烈的伤势让她手伸到一半就吐血再次摔倒。

  书戟低头怔怔的看着吊坠,脑海中数不清的回忆疯狂闪过。

  这吊坠很普通,也很普遍,形似一块怀表却要精小一些,当年这东西很是流行过一段时间。其唯一的作用就是将全家福或者一些对自己重要的人的照片塞进去,有事没事拿出来看一眼就会觉得人生还有奔头,未来还有着光明去追寻。

  之前书戟没有注意到罗宝脖子上挂着这东西,直到刚刚罗宝被打飞,外套衬衣多处出现破损才算是将这东西露了出来。

  就像之前说的,这吊坠中也放着一张全家福。两个笑容很灿烂的中年男女,一个满脸臭屁的青年,还有一个一脸不情愿的少女。

  中年男女有点郎才女貌的味道,青年也很帅但比自己差点,少女一张没有明显没有张开的俏脸与如今的罗宝至少有八成相似。

  书戟狠狠的甩了甩头,终于将那纷至沓来的记忆压制了下去,搓了搓表面已经有些划痕的吊坠,然后望向罗宝,只不过这一次,他的眼神中全是让人看不懂的温柔。

  “我认识你哥。”

  “扯淡!他已经走十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