概念为王 第三十三章 祝福环节

小说:概念为王 作者:剑舞秀 更新时间:2020-07-07 16:42:0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罗成,不是古代骑马打仗的那个,是在幽弥界跟他一起南征北战,唯一一个敢单挑情欲之主的豪杰!

  也是跟书戟一起自地球来到幽弥界的同胞,对于他来说,罗成是战友、是朋友、是兄长,甚至是绝望中唯一的寄托!

  最开始,当浩劫发生时,由于破界魔根的入侵,全球死亡人口还是非常多的,仅仅海城一地就死了有几万人。

  也正因如此,前后脚到达幽弥界的地球人灵魂可是不少。再加上其它世界的零星人数,光是他们这些灵魂无意识散发的波动就足以让幽弥界产生剧烈风暴,其数量也可想而知了。

  只是在这些灵魂之中,战士仅仅占据一小部分,而想要将一个普通人培养成一个合格的战士可绝不容易。

  书戟当时不过是一个大学毕业并没有多久的普通宅男,脑子中想的都是找工作和女团大长腿,什么血与火、生命与死亡之类的命题都离他太远了。

  也许是缘分所致,当时降临在他身边的就是罗成,据他自己说,他是个民航副驾,而且是最有希望在年内升为机长的天才。只可惜在他的客机起飞时,一根破界魔根的枝干出现将其洞穿了,整架飞机直接被撞成两截,连带乘客和机组人员无一生还。嗯,他还能找到几个当时的空姐灵魂呢!

  书戟不知道罗成驾驶飞机到底有没有天赋,但是在战斗方面他真的很强。就在学习了幽弥人的战斗方式之后,他的实力便突飞猛进,甚至于比很多幽弥界的老战士还强。这么说吧,如果他还活着的话,杀死情欲之主这事估计也就跟书戟没什么关系了。

  “算了,既然你认识我哥,那你就拿走吧!”

  罗宝的话将书戟生生从记忆中拉回来,本来她是不信的,毕竟她哥哥死了有十年,如今突然间蹦出一个他哥哥的老相识,鬼才信,要么是神经病,要么就是想要泡她!

  只是罗宝挖苦的话并没有出口,因为她突然间想到了书髻的身份,如果这个干尸真是书髻的亲人,那么他也确实是在浩劫中活了十年,倒也存在认识他哥哥的可能。

  “这东西对你来说,不是很重要吗?”书戟眉头微皱,缓缓将吊坠合上。

  “我死了,这家族就算是在世上消失了,若是能够有一个人记住倒也是件好事。”罗宝说着踉跄的走到书戟身后,那个大野驴已经起身回头发现了他们,她必须为书戟拖延足够的时间撤离。

  书戟看着她那坚毅的背影,整个过程她再没有看过这吊坠一眼,好像……真的已经不在乎了。

  “你别愣着了,快背上你姐姐走,我会帮你……”

  啊哒!

  嘿,瞧咱这熟练的业务能力。

  书戟得意的将吊坠重新给罗宝带好,嗯,这丫头安静下来的样子倒是蛮招人稀罕的。

  噔噔噔,那个大野驴又过来了,不过这回书戟没有再想着洗刷,他要做的是,弄死他!

  有时候思想的转变能够更改很多事情,就比如此时动了杀心的书籍。在之前他面对大野驴的时候想到的都是麻烦,但当他决定弄死这货时,一个个有可能的弱点和无数方法开始在脑海中罗列。

  这就是灵魂强者的能力,不光是强大的精神力,还有着恐怖的计算能力!

  大野驴挥拳,发现自己的指甲里多了一块金属碎片,鲜艳的血液呲呲呲的往外冒,甚至连握着锁链的手都颤了颤。嗯,是真的疼!

  疼痛可以刺激凶性,大野驴怪叫着胡乱挥拳,却见身后不远处的书籍费劲的捧起了一块大石,那石头里甚至还镶嵌着突出的钢筋。

  吼!大野驴一个大跳像是要将书戟彻底压垮似的。

  嗷!呜!

  那插着钢筋的大石头就那么明晃晃的砸在了大野驴的蹄子上,打眼一看就像是他一拳将书戟打跑,然后石头才落在了他的蹄子上自食恶果了。

  然而大野驴冤枉啊,他刚刚明明什么都没有打到,明明就是那个食物自己没有抱住!

  再回头,只见不远处的书戟已经捡起了不知哪位战士丢下的长刀。看那摇摇晃晃的勉强样子,你能耍的起来吗?

  心中虽然鄙视,但大野驴也聪明了,离着老远就用锁链抽过去。

  下一秒,书戟出现在他的脸上……脸上?

  大野驴懵逼,但没有懵逼多久,左面的视野就全没了,因为长刀戳瞎了他的左眼。

  嗷啊!

  怪叫终于化为了惨叫,双手不停在脸上乱抓,但书戟早就已经闪开,倒是手中长刀也没了。

  嗯,刚刚插的太狠了,想要拔出来的时候却因为力量问题非常缓慢,大野驴的巴掌扫来,他只能将长刀丢下,好在这战场上的兵器有不少。

  一只眼睛被废的大野驴发狂了有一会儿终于强忍下疼痛,仅剩下的右眼带着一堆血丝开始寻找书戟,然后轻易发现书戟在不远处,手中拿着一柄斧子……

  嘶!他……他还拿斧子?

  有那么一瞬间,大野驴竟然迟疑了,端着锁链的手臂颤了颤,想要攻击却又有种恐惧不知为何在心中酝酿。

  书戟一见却是乐了,就这?就这也敢拿牛头马面的剧本?提起斧子主动向大野驴迈步过去,我砍!

  处于本能,大野驴看到书戟挥斧子过来,直接就是一拳砸过来。

  好,就怕你不攻击,你攻击我才能闪避反击啊。

  噗!

  斧刃直接剁在了大野驴的右眼上,之前还通红的眼珠子被劈成两半,血柱嗤的一声窜出老高,跟喷泉似的。

  剧烈的疼痛与黑暗瞬间降临,似乎是压倒了理智的最后一根稻草,大野驴开始疯了一样朝四周攻击,哗啦啦的锁链在空中被抡成了一个扇形。不管是周围的建筑还是其它什么,都开始遭受大野驴的摧残。

  “呃,可恶!”

  就在这时,大野驴突然间听到了一声痛呼,语中充满了悲愤,悲愤中带着一丝无奈,无奈中又有一点对于命运的绝望。

  总之,这一声呼痛,全是戏!

  大野驴心中大喜,难道他疯了一样毫无目标的挥扫打中了敌人?一有了这个认知,大野驴顿时恢复凶残,朝着声音的方向就是一抽。

  锁链哗啦啦的砸在地上,那一瞬间的手感,大野驴的确感觉好像打中了什么,有效果啊!

  哞!

  嗯?

  牛头马面,不是兄弟但更亲似兄弟,至少这两个概念怪物拿到剧本之后是这么想的。直到那个被牛头怪物视作兄弟的马面突然抽了他一锁链之后……

  灵魂攻击不会因为你将我当成兄弟就对你法外开恩,它就像是一柄双刃剑,你可以用它来削苹果也可以用它来剪指甲。

  反正当牛头怪物被抽趴下的瞬间,大野驴也明白了这个道理!

  呜呜呜,我的好兄弟啊……

  吼!又是一声大吼,不过这一次却是那只绿毛僵,原本他与菜婆合力都也最多是与牛头怪物持平,可现在突然见到敌人趴下了,那还客气什么?

  趁着牛头怪物浑身颤动倒地不起,绿毛僵双手锋利的十指直抠双眼,瞬间让牛头怪物也变成了瞎子。剧痛令牛头怪物发出凄厉的惨叫,而绿毛僵的攻击却没有那么简单,你张嘴我也张嘴,只是你用来叫疼,我却用来喷射尸毒。

  浓绿色的汁液恶心无比的吐进了牛头怪物的嘴里,仅仅刹那就让原本狰狞的血盆大口开始寸寸腐烂,甚至让牛头怪物连疼都叫不出来了。

  陷入大优势的绿毛僵再没有任何迟疑,抓挠撕咬各种手段齐出,像是个当街与小三小五撕扯的泼妇。

  这一幕让旁边的菜婆也看懵了,咋这局面就突然间翻转了呢?

  “你还能够控制这僵尸吗?”

  菜婆愣了一下,看着不知何时来到她身边的书戟。刚刚她也都看到了,书戟那鬼魅的身法,这是一个真正的强者啊!

  “能,刚刚我与他一起攻击牛头怪物,他还是听我的。”

  书戟点点头,视线却是缓缓下移到菜婆的胸口,那里整个凹陷了下去,甚至有一段骨碴从菜婆的后背刺出来,“你这伤势活不了多久了,哪怕你是坦克级的实力,也不能幸免!”

  菜婆点点头,被书戟这么一说竟然像是回光返照一般精神莫名好了一些。

  书戟见状暗自叹息,再瞧了瞧已经不敢乱动的大野驴,“用的长矛刺穿绿毛僵的心脏将其钉在地上,之后的事情我可以帮你做完。”

  “谢谢!小妹她……”

  “我已经救回来了。”

  菜婆转头朝书店看去,正巧看到穿着宽大雨衣的僵小妹探头往外瞧,虽然雨衣遮住了她大部分外貌,但出于对孩子的熟悉,菜婆还是瞬间就认了出来。

  再没有了牵挂,菜婆呼喝一声独自冲向了还在原地打转的大野驴。听闻菜婆呼喝,绿毛僵抬起头,嘴角还残留着一块牛头怪物的皮肉。接着没有任何迟疑的也朝大野驴扑了过去。

  而书戟,此时转身进入了之前已经塌陷的药店,他想要找些够劲爆的东西来烧死这对儿跨种族感人至深的老夫老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