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袍雪甲 第二百八十七章 还请将军继续

小说:白袍雪甲 作者:享邑四方 更新时间:2020-09-25 01:34:5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咳咳咳!!”

  看见女子的模样,郭羽瞪大了双眼,直接被惊得连咳数声。

  “你给我站住!别动!别过来!”

  听他如此说,黄清停在原地,不满道:“明明是郭大将军你说要些个绿色健康的,如今清儿弄来了,你又不教清儿过去,哪有这样的道理?”

  “绿色?健康?”

  郭羽打量了下已是换了身裙子的黄清,“你看看你穿的这一身,跟那四个字哪沾得上半点关系?”

  “怎么就沾不上?”

  黄清用手抚过身上新换的绿裙,“绿色。”

  她又拍了拍自己那红润的脸蛋,“健康。”

  说完,她上前两步,看向嘴角抽搐的郭羽,娇笑道:“郭大将军想要的,清儿这不是都做到了?”

  此刻的黄清似是仍带着醉意,她那双勾人的桃花眼迷离中又蕴着风情,双颊染着些许红晕,她的嘴角不自觉地翘起,那抹自唇边悄然绽放的笑意更是教人心醉。

  她不再穿着以往的素白长裙,取而代之的是件浅绿纱裙,这裙子显是极薄,烛光映照中,那白皙的肌肤在纱裙下若隐若现,诱惑至极。

  烛光旖旎,佳人如画,见得如此模样的黄清站在自己眼前,哪怕明知道再看下去会出事,郭羽也难以将自己的目光收回,一时间竟是看得痴了。

  “莫要再看了,清儿会害羞的…”

  黄清嘴上这么说,她唇边的笑意却是越发的深了。

  “还是快…”

  “还是快出去吧你…”

  郭羽跌跌撞撞的朝后退去,一直退到窗边才停下。

  深吸一口气,强自按下心头的悸动,他暗道一声好险。

  黄清本就绝美,如今白裙换绿纱,整个人就好似从那天上仙子便作魅惑至极的妖精,一颦一笑间皆是勾人的不行,这他娘的谁顶得住。

  就差那么一丢丢,郭羽就险些压抑不住自己,直接上去把女子扑倒。

  不过虽是摁住了自己,但郭羽也是明白,只要这小妖精还待在这里,说不得待会他就要兽性大发。眼见黄清就要迈步上前,他赶忙朝着她伸出右手,大吼道:“你不要过来啊!”

  男子的这番举动,倒是教女子愣了愣,她轻咬下唇,眼中露出些幽怨之色,看上去着实叫一个楚楚可怜。

  “郭大将军,你就这般讨厌清儿么?”

  “是又如何!”

  为了保住自己的清白,郭羽已是顾不得许多,“本将军就是讨厌你得紧,你待如何?”

  “……”

  黄清娇躯一颤,踉跄着后退两步,似是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话。

  “真…真的么…”

  “不错!”

  郭羽再添一把火,“看到你本将军心里就堵得慌!还不快从这卧房出去!”

  “这样啊…”

  黄清垂下头去,双手攥紧,低声道:“既然如此,那清儿…清儿…”

  眼见女子垂着头,一副十分伤心的样子,郭羽顿时有些不忍,可为了保住自己这宝贵的人体,他还是强忍着情绪,将头偏了过去。

  “那清儿…可就不客气了!”

  黄清猛地抬起头来。

  “…?!”

  听到这话,郭羽下意识地将头转回,见得女子正嘴角含笑的看着自己,他心下顿时一惊。

  “你…”

  才说出一个字,男子忽地身体一软,整个人直接瘫倒在地。

  感受着自四肢传来的那熟悉的无力感,郭羽瞪大双眼,满是悲愤地大喊出声。

  “你竟然又他娘的下药?!”

  “是啊。”

  对于下药之事,黄清直接承认下来。

  她蹲下身子,笑意盈盈地看向郭羽,先前脸上的醉态与失落全然消失不见,只剩下那一切尽在掌握的得意。

  “若不是为着下药,先前清儿又为何要换掉郭大将军的杯子?”

  “???”

  郭羽的眼睛瞪得更大了些。

  合着这姐姐还不是一时兴起,而是他娘的老早就想着要下药了!

  “本来清儿也没打算这般行事的,奈何郭大将军的意志过于坚定,连清儿这特地准备的战衣都诱惑不得,便也只好行此下策。”

  说着,黄清拉住郭羽的右臂,一把将之拽起后,便把他推倒在床榻上。

  不得不说,连着两次被同一个人下药后丢在床上,着实是种舒服的体验。

  心下感慨之余,郭羽看向正自朝他走来的女子,试图再挣扎一番。

  “悬崖勒马,为时未晚啊!”

  他信誓旦旦地说道:“只要你现在收手,我可以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什么事都没发生过?那怎么行?”

  黄清道:“今日便是天王老子来了,清儿也要同郭大将军发生点什么!”更新最快s..sm..

  说罢,她长腿一抬,整个人竟是直接跨坐在郭羽的身上。

  解开头绳,任由满头青丝倾泻下来,黄清俯下身,用手轻轻抚摸着郭羽的脸,轻声道:“长夜漫漫,便请多指教咯,我的郭大将军。”

  感受着女子吹拂在自己脸上的气息以及腰间那微妙的触感,郭羽只觉得自己心跳的厉害。

  “黄清,你这么做是没有意义的!即便能得到了我的人,那也得不到我的心!”

  “这饭总要一口一口吃,总不能一

  口气就直接吃成个胖子。”

  黄清轻笑道:“日久生情,清儿便先睡到你的人,睡着睡着,这心便也睡到了。”

  “你…小姑娘家家的,嘴里都是些个什么虎狼之词?!”

  “便是再虎再狼,左右清儿也只同郭大将军你一人说,这又有什么干系?”

  “……”

  “好了,莫要在做这些无意义的挣扎了。”

  黄清戳了戳身下男子的脸,“这大好的时光,不如多做些有意义的事,郭大将军以为如何?”

  郭羽抿唇不语,心下满是绝望。

  难不成,他今夜真的要失身于此?!

  他闭上双眼,口中发出声无奈的叹息。

  “你又何…唔!”

  女子低下头,用朱唇将男子未说完的话统统封入嘴中。

  这一动作就仿佛打开了某道开关,郭羽只觉得大脑“轰”的一声,刹那间脑中只剩下那唇间的温软触感。

  唇齿交缠间,他渐渐恢复了力气,然而所做的第一件事却不是将骑在身上的女子赶下,而是将手抚上她的娇躯。

  双手握住黄清的腰,她的腰肢很细,仿佛都禁不住他这么一握,只要稍稍用力便可将之折断。

  然而当下的郭羽又如何能舍得将其折断,尽情的感受女子那柔软的纤腰同时,他仍自进行着那场同她的唇枪舌战。

  烛火摇曳,男女就好似久别的爱侣,在床榻上放肆的亲吻。

  两人的呼吸渐渐急促,心头的火也烧的越来越旺,就在男子将手握住女子的衣带之际,门口却是忽然响起阵脚步声。

  见到郭羽的卧房门内关,里面还一片亮堂,侯锦永也不曾多想,直接迈步而入。

  “郭将军,有…卧槽!”

  看见自己老大正被监军大人摁在床上亲,饶是以侯锦永那沉稳的性子,也不禁惊讶出声。

  听得动静,郭羽第一时间清醒过来,他一把拉下黄清,坐起身来将之挡在身后,随即看向呆立在门口的侯锦永。

  “咳…锦永啊…”

  他不无尴尬地轻咳一声,“这么晚了,你有事吗?”

  “……”

  侯锦永回过神来,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去。

  “末将无事,还请将军继续。”

  “…?”

  眼看着这人飞快地消失在门前,郭羽张了张嘴。

  “不是,你先别…”

  “你先别理他了。”

  黄清自后方搂住郭羽,她将头搭在男子的肩膀上,贝齿轻咬他的耳垂。

  “没听见他说的话么?”

  她在他耳边低笑一声。

  “还请将军继续。”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