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全能王牌少女 第1172章 要不,吹吹枕边风?

小说:校园全能王牌少女 作者:妖妖仙儿 更新时间:2020-09-25 01:27:41 源网站:网络小说
  薄夫人心中再气,先安抚一下王家二舅也是真的,于是很是情真意切地挽留。

  王可贵自然是委婉地拒绝,这会儿薄老爷子就轻声地哼哼:“林韵你这丫头,不是我说你,活到这把年岁了就不懂人事儿,你自已和年尧这些年一直处在一起是惯了的,可是你就是饱汉不知饿汉饥,这闹了十多年人家好不容易在一处,你非得拆散人家算怎么回事儿嘛,再说了,北城也不是你有房子,小林她也有住处吧,人家想二人世界这事儿就没有错啊,你这没有眼色的非得在这里面搅和,烦不烦人呢。”

  薄夫人被这么一炮轰,也不生气,随后就看向了王可贵。

  王可贵面孔微烫,略有些薄红,薄夫人也是过来人哪里有不明白的,于是就笑笑:“老爷子说得也是在理。”

  她便对着王可贵说:“也不要急着走,毕竟你和林霜这事儿是要定下来的,王家态度是怎么样的咱们管不到,但是我们老爷子和你也算是莫逆之交了,林霜又是安西这边的人,你们是铁了心在一起的话那怎么也得过一下明路。”

  她略一思索:“晚上接林霜过来在思园里摆上两桌,请亲近的人都过来吃个饭。”

  王可贵连忙说:“这太麻烦了。”

  薄夫人如沐春风:“也不麻烦,正好,安西的老哥哥和嫂子还有老太太要过来看看两个孩子,就顺道一起吃饭。”

  王可贵一下子没有会意过来,就多问了一句:“不知道老哥哥是指……”

  “哦,是王先生。”薄夫人淡笑着说:“有王先生给你们作个见证,以后再没有人敢闲话的。”

  王可贵呆住了,好半天都没有回过神来。

  许久,他略有些不安:“王先生来,我们是不是回避一下?”

  “回避啥啊,论理,你还是他长辈。”薄夫人笑笑。

  这下,王可贵的腿都软了,他哪里敢当王先生的长辈啊……

  后来,薄夫人又说了一会儿,他才半推半就地同意,给林霜打了电话下午的时候把人给接了来……顾安西也在家里,抢了人陪着孩子一起玩。

  这些天下来,林霜和她也很熟悉了,但是平时在一起大多是谈公事。

  小顾总谈公事时,不会特别温和,一针见血那种,但是此时林霜看着她趴在小婴儿床边,手拉着薄安安的小手指,那表情看着就是一个20来岁的小姑娘。

  林霜瞬间有些恍惚,觉得自己似乎是看错了,这时顾安西朝着她笑了一下:“你喜欢孩子吗?”

  林霜看着薄辛乖巧的样子,声音也情不自禁地温柔了下来,低语:“应该是挺喜欢的吧。”

  顾安西顺着她的目光看,而后挺了解地说:“我二舅的基因其实也是不错的。”

  林霜:……

  顾安西又逗着薄安安,而后低语:“如果想在一起就不要犹豫,都错过了这么多年了。”

  那是人生中最美好的十几年。

  林霜微微地笑了一下。

  这时顾安西忽然开口:“其实你在国外半工半读时,工作是二舅拜托人帮你找的,而且薪水没有那么高,是他补贴了大半,只是出面的不是他是他在国外的朋友,找你打了大半个法国。”

  林霜愣住了,半响她才低语:“是他告诉你的?”

  顾安西摇头:“不是,是我查到的。”

  她的声音有些哑:“大概十五年前,有四年的时间他都会往一个账户上打钱,我后来算了一下,正好是你真正毕业站稳脚跟后他就没有再继续了,后面他应该就没有再介入你的生活……另外二舅那时有了孩子,他可能也想当个好丈夫好爸爸,可是他和谷秀芬终不是一路人。”

  林霜在短暂的怔忡过后,看着顾安西,轻声问:“你帮他帮我,是因为谷秀芬害过你,还是因为单纯地想帮你二舅?”

  这时,薄安安的小脸突然红了起来,小眉头也皱着,随后就哭起来。

  顾安西把她抱起来,一边温柔地抱尿不湿,一边轻声说:“这重要吗,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和二舅都想和对方一起生活,而他们,已经离婚了。”

  事情就是这么简单,如果一定要弄得复杂想得太多,活着会很累。

  顾安西的关注点向来就在她薄小叔身上,其他人是不太给眼神的,所以她的幸福感十分地强。

  林霜听了,又思索了半响,才轻轻地笑了:“安西,你说得对。”

  顾安西也微微地笑:“想开就好。”

  两人说着话,一直到了傍晚时分,王家的车子过来了,连同保镖啥的加着足足六辆车,不过到了思园王竞尧就让那些人先离开了,自己带着父母妻子一起进思园,随后的还有周云琛和王景川、陈明。

  薄熙尘正好从医院里赶回来,周到地待客,王可贵就在一旁陪着十分地拘束。

  这种场面,可是头一次见。

  王竞尧喝了半盏茶,把茶水放下后,才说:“去看看两个孩子吧,林桦在家里念叨了好几天了。”

  薄夫人含笑:“行,那咱们就过去。”

  一行人就去兰院。

  王竞尧身份特殊,自然是一群人簇拥的,他倒是没有忘了王可贵,边走边闲聊:“听安西说你和她公司的小林好上了?”

  王可贵忽然被叫到,略有些局促。

  薄老爷子在一旁搭腔:“有什么不好意思的,都四十多岁的人了,什么没有经历过?”

  王可贵抹了抹汗:“是,准备在一处,不过还是要尊重她的选择的。”

  王竞尧就笑了起来:“男人可不能退缩不能怕。”

  他又说:“女人也不能太宠,不然总和你扭捏不知道弄到哪天去,要我说就强势些把婚给结了,以后的事情以后再慢慢说嘛。”

  王可贵惊住了,千想万想没有想到王竞尧竟然会是这样的路数啊。

  他没有敢吱声,王竞尧看看他,又笑笑:“好了好了,你们自己的事情自己拿主意,不过有什么困难还是可以来找我的,有我在谅你那个爹也不敢把你们怎么样。”

  王可贵道了谢。

  王竞尧便不再说这事儿,一行人进了育婴房。

  正巧得很,两个孩子才吃完,躺在小婴儿床上,醒着,两双眼睛黑豆豆一样,盯着人瞧,又生得漂亮,看得林桦爱得不得了,一个劲儿地说:“哪个是哥哥,哪个是妹妹?”

  顾安西笑了笑:“粉色小床的是安安,蓝色小床的是薄辛。”

  林桦又惊又喜:“可是丝毫看不出来。”

  她说着又睨着自己的老公,埋怨:‘你看薄辛也是男孩子,生得多秀气啊。咱们家的那个可就粗了不少,以后怕是找媳妇儿都难。’

  王竞尧仔细地端祥着薄辛,然后就笑:“是比咱家的那个要秀气些,不过林桦你这是嫌弃我生得粗了?”

  林桦的脸一红:“我可没有这么说。”

  王竞尧便又道:“生得粗一些也是有好处的,比如说在外头就没有那么多的女人惦记了,是不是啊薄辛?”

  林桦睁他一眼,觉得他怪无耻的。

  要说女人惦记,谁能比得过他去啊。

  对于太太的情绪,王老哥哥向来就是包容的,还使了个眼色给安西小崽子,让她帮着哄一哄。

  大伙儿回了大厅时,林桦还留着陪着顾安西。

  她是很喜欢孩子的,加上自己家的那个小霸王实在闹腾,所以特别羡慕顾安西这一对龙凤胎。

  两人一人一只地抱着哄,孩子们一会儿就哄着睡着了……

  林桦爱不释手也得放下了,孩子有护士看着,两人就去起居室里闲聊。

  林桦生下孩子已经好几个月了,早就恢复得很好,加上有王老哥哥各种照顾滋养,看着气色很不错。

  顾安西让人给她倒了一杯热奶茶,自己也要了一杯一起坐下,她轻声问:“最近还好吗?”

  半年前林桦要生产前,总有些失眠,顾安西大概猜出她有心事,所以也没有办法解决,只能靠自己毅力强迫睡着,就是不知道最近怎么样了?

  她这样问,林桦握着水杯的手指颤了一下,而后笑了笑:“最近挺好的,可能是有孩子天天折腾,你不知道我都睡不了几个小时,总觉得这孩子会随时起来让冲奶粉。”

  顾安西含笑:“老哥哥不起来吗?”

  “也起,他照顾得也很多,特别是前几个月的夜里,可是……”林桦的声音变得有些温柔:“他的年纪总是近五十了,平日里又忙成那样哪里精力那么好,前半年清减了许多,我自然不会用孩子再来烦他,能起来就起来照顾了。”

  顾安西点头,又说:“可以找个照顾的。”

  林桦摇头:“再大一些吧,反而是有孩子折腾我晚上睡得要香一些。”

  顾安西便不再说什么了。

  林桦又犹豫了一下才说:“安西,风笙没有再出现过了。”

  顾安西抬眼。

  她是知道的,林桦生孩子一个月后收到一份礼物,挺贵重的,而且并不知道是谁送的,但是后来猜到是风笙。

  他人没有露面,但是礼物到了。

  王竞尧大概也是猜出来,只当不知道,顾安西不得不佩服他的忍者神功。

  同时,她也叹息,就是老哥哥这样的男人,有时为了顾全大局也得忍。其实不但是老哥哥,就是她自己也闹不清在林桦心里还有没有风笙了。

  要说没有爱过那并不现实而且是自欺欺人,他们是感情最好时风笙出的事情,而且后面又发生了那么多的事儿,让林桦完全放下……顾安西也是个女人她是觉得不可能,可是风笙这么一出一出的,她也不知道风笙是几个意思。

  就算是林桦放下了,风笙真的放下了吗?

  可是再想也没有用,因为那个男人又大概半年没有出现了。

  她轻声开口:“他没有出现,就不要再想了,林桦姐,活在当下,以后哪怕他出现了再想怎么办,再想你要怎么做,以后的事情不要考虑太多,不然就是折磨自己。”

  林桦点头。

  顾安西起了身:“行,一起去吃饭吧,今晚也算是我小舅文定。”

  林桦就笑了起来:“还真的啊,谁的主意?”

  顾安西摇头:“除了薄妈妈和老爷子还有谁?”

  她皱一下小鼻子,才又说:“他们大概也是挺无聊的,小舅住在思园里也挺可怜,老爷子天天找他,总爱逗他。”

  林桦觉得有趣。

  顾安西又说:“不过我倒是看出来了,我二舅他还真的是纯情又保守。”

  她随口说了些,林桦听了都觉得不可思议:“还真的啊?”

  顾安西就笑:“自然是真的了。”

  林桦赞叹:‘那十几年以后再在一起也是不容易,可见林霜有她过人之处。’

  顾安西步子一顿,忽然就说:“虽然这样说,但是林桦姐,如果换成我我可能不会再选择小舅。”

  林桦拍拍她的手:“我怎么不知道你的脾气,如果是熙尘这样,你大概也不会回来,也不会有机会给他看见,要让他后悔一辈子。”

  顾安西摇头:“不是。我要寻找下一个更好的男人,至于之前的就不会去想他过得怎么好或者是怎么不好,因为那和自己没有关系了。”

  林桦越听越是觉得不对劲,半响才慢慢地说:“你这孩子是在编排我,给我打预防针呢是不是?”

  “我哪里敢啊,你一个床头风我老哥哥就可以把我骂得狗血淋头的。”顾安西吐了吐舌,装作很怕的样子。

  林桦笑骂:“看看,还床头风呢,我要是说你一个不是你老哥哥准得说:她小你也跟着小,她疯你也跟着疯,林桦,安西几岁了你如今几岁了?”

  顾安西笑得不行,虽然说这事儿不会发生,但是林桦学得挺像,也算是很有才华了。

  两个说说笑笑的,一起到了前厅,王竞尧正握着一杯酒,笑容可掬地对着陈明说:“看看,安西的舅舅都二度开春了,你这私人问题怎么还得不到解决,有问题得找周云琛,他平时最有办法的。”

  这会儿,周云琛就冷笑:“我可没有办法。”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