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那柜员见她在犹豫,于是就给她展开了更具体介绍,说这个包可是限量款的,材质都是很难找来的,夸的那叫一个此包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

  店员这一番浮夸的介绍,引起了刚结完帐的顾珊珊的注意。

  “可儿,这个包好看啊!而且还是限量版,这背出去可不得让那些女人羡慕死啊?这个包还有吗,我也想要一个。”

  顾珊珊不知怎么的,那语气稍微有点阴阳怪气,像是故意在怂恿苏可儿买下这只连她都觉得有些昂贵的包包。

  “不好意思,小姐,这只包是全球限量的,一个地区只有一个,你们二位眼光真好,我们刚上架就被你们看中了。”店员又适时的添了然后,说完,就目光灼灼的看着苏可儿。

  被两双眼睛四个眼珠子注视着,苏可儿有种掉进坑里,插翅也难飞的紧张感。

  “我、我觉得这个包有点大了,我再想想啊。”

  苏可儿说了自己的顾虑,彷佛在解释她不是没钱买,而是没看上。

  “我可不嫌弃这个包大啊,你不要的话那就给我吧,刚好就剩一个了。”

  顾珊珊现在可算是有钱人了,买个限量版的包包眼睛都不眨一下的,但她这么说,苏可儿就更觉得面子挂不住了。

  “谁说我不要了,我不在考虑嘛!而且这是我先看中了的,你可不能跟我抢啊!”

  苏可儿急急忙忙的拦下来,十分潇洒的掏出一张银行卡递了过去,吐出三个散发着铜钱香气的字,“刷卡吧!”

  她觉得,顾珊珊是故意这么说的,若是真拱手相让了,那以后在对方面前怎么抬得起头?

  丢脸是苏可儿最不能忍的事情,更何况,是在姐妹面前丢了面子。

  她狠狠心,一咬牙,便用了自己的全部家当买了这个包,维护了自认为的特别重要的优越感,和那比塑料还要塑料的姐妹情谊。

  等店员把包装好的东西交到她的手里,苏可儿看看包,再看看手机收到的余额提醒,心里在不住的滴血。

  虽然之前跟陆云深合作是得到了一笔钱,但是按照她这样大手大脚的花钱速度,无论多少都是不够用的。

  逛完街的苏可儿可算是穷光蛋了,除了手里那个值她整个家当的包包外,连再去吃一顿法国菜的钱都没有了。

  俗话说,有事就回家找妈,苏可儿在此等贫困交加的时刻,唯一能想到的求助对象就是自己的男人。

  问题是,她男人不管自己啊!

  没办法了,于是乎嚷嚷着要断绝母女关系,甚至连协议都签了的小苏妹妹,灰溜溜却十分心安理得的去找了妈。

  秦月茹对于苏可儿来说,在自己风光的时候,就不愿对方来搅乱自己的富贵生活,对方若是来纠缠,就拿那份断绝母女关系的合同来说事。

  可一但自己出了什么事,没法子了,没人求了,那就会觉得打断骨头连着筋,妈妈还是自己的好妈妈。

  啧,立场不坚定的人不是没有立场,只是时刻以自己的利益为立场。

  在女儿找到自己时,不得不说,秦月茹还是很高兴的。

  听完对方的来意,她就没那么高兴了,却也不至于把人给赶出去,好歹是自己的亲闺女不是?

  苏可儿没钱,秦月茹只会更没钱。

  囊中羞涩的娘俩凑在一堆,手捧着后者不知道从哪顺来的一次性塑料杯,杯子里装了一杯白水,连片茶叶沫子也见不着。

  “妈,你说我们怎么就混到这种地步了呢?”苏可儿握着塑料杯,看着狭**仄又老旧的屋子,看了一眼,就不想看第二眼。

  “那还不是你妈不争气?”秦月茹叹了一声,又开始发牢骚,“嫁了你爸那个早死的,什么好处都没捞着。原本还指望着你能嫁个有钱人,好让你妈我享享清福,哪里知道你这丫头也是这么不争气。”

  苏可儿脸都绿了,忍不住辩驳了一句:“杜明不是挺好的?”

  “好?好在哪里?”

  面对母亲的质问,苏可儿自个都有点心虚,却还是梗着脖子回了一句:“那早些时候不还是挺好的吗?要不是你鬼迷心窍的了去赌,我们家能成现在这个模样吗?”

  话不投机半句多,没说到两句话,又开始翻旧账责怪起对方来。

  秦月茹瞪着眼睛,往女儿的脸上掐了一把:“你这死丫头,有这么跟老子娘说话的吗?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德行,连男人都要挑那个死丫头剩下的,结果人家现在混的还比你好!”

  两个都是“死丫头”,第一个是对自己女儿的怒其不争,第二个,则是包含了她对苏然的所有恶意。

  她回忆着之前得风光日子,原本可以相亲相爱的过一辈子的一家人,不知道为何变成了今天这个尴尬局面。

  穷困潦倒、东躲西藏的日子,也不知道还要过多久。什么都可以忍,面对曾经的敌人苏然,可以做到谄媚奉承。

  对早以没有感情了的伴侣,也可以曲意迎合,只要对方不要抛弃自己。

  可以说除了没钱,她们什么都能忍。

  “可儿,妈妈想到了一个办法,你去借高利贷,就到之前我借的那家,看在我的面子上,他说不定还能多借点给咱们。”

  秦月茹又起了借高利贷的心,而这一次,是怂恿自己的女儿去借。

  “妈,你是不是疯了,你之前自己借高利贷赌博不说,那些钱到最后还不是我给你还的?那是利滚利,会越来越多的。”

  想起之前被追债的日子,秦月茹也是忍不住打了个寒战,但这并不能阻止这种疯狂的想法滋生:“不会的,只要我们尽快弄到钱还上就行。就算我们没钱,不是还有杜明和苏然吗?”

  秦月茹不知疲倦的游说着:“他们一个企业高管,一个攀上了陆氏集团,随便扯跟头发,比我们娘俩的腰还粗,帮我们还点钱怎么了?”

  她说的这两个人,一个正因为挪用公款烦躁不已;另一个,则是被她们欺负着长大,如今竟然还妄想靠上去吸血。

  这脸皮一刀砍下去,估计半点痕迹也不会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