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射山人之暗能量 第十八章 初次

小说:姑射山人之暗能量 作者:姑射山人 更新时间:2020-08-12 04:27:49 源网站:网络小说
  饭后,常东牵着吴婷姐姐的手,在餐馆附近的路边徜徉,围着他们泊车的地方打转转。一般来说,男女恋爱的时候,不可能讨论学术问题,但是他俩不一样,好像吴婷对常东唯一感兴趣的就是他对物理学的“天才”,所以,他们居然一大半的“情话”都是物理学,本来是枪手还助手的常东,现在俨然成了吴婷的老师,给她答疑解惑,免得她被博导diss,至于博导的欣赏与否,常东才不放在心上,他又不打算考本校的博士。

  聊完了物理学,他们该转移话题了,吴婷的一番话让常东呆若木鸡。更新最快s..sm..

  “哎,我姐她一直单身,你知道的啊,她最近不知道为啥,忽然想收养一个儿子,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要不我们生一个儿子出来送给我姐吧,你知道,我姐很有钱的,将来我们的儿子不愁吃穿,而且还不用我来抚养!真是一个双赢,不,三赢的好事儿啊!”

  常东:“我们才交往第一天,你居然想生个儿子!”

  吴婷理直气壮地回答:“我这不是看到我姐这样做有点遗憾,希望肥水不流外人田嘛,其实我姐跟我姐夫感情很好的,但是姐夫喜欢户外运动,出了意外,所以现在她才单身。”

  常东:“好吧……不过此事需要从长计议,我自己还是个孩子……”

  吴婷哈哈大笑,颇有调戏孩子的风范。

  第一次正经约会,好像没有想象中的好玩,常东忽然很想念梅根,虽然这个妹子傻白甜,可是跟她相处的时候倒是非常轻松自在呢。可惜,人走了就是走了,按照梅根的性格,肯定“闲不住”,有新男友的概率是99%,常东才不想去横插一杠子呢。

  没过多久,学校的高能物理教授劳永逸还是找到了常东,俩人约好在学校的足球场见面,劳永逸看着孩子们在踢球,看得出神,以至于常东来的时候都不好意思打扰,小声叫一声:“劳教授。”

  劳永逸开始扯闲篇:“唉,我年轻的时候很喜欢踢足球的啊,转眼发现自己有20年没碰足球了,感慨,刚才踢了两脚,眼睛都湿了。”

  常东:“真巧,我今年刚刚20岁。”

  劳永逸:“年轻人啊,你愿意当我的私人助理吗?我听到你给吴穹当过护工,吴穹是我的好朋友,追悼会上我们应该碰过面,但是我当时没印象,我保证比你当护工好,不但工资高,还专业对口。”

  常东:“我恐怕没空,因为我在制作德语的物理学方面的视频,时间都占满了。”

  劳永逸:“视频?为什么要做视频?”

  常东:“因为有朋友做视频,我经常帮忙策划,后来自己也感兴趣了,另外,物理学相关的,可以温故知新。我制作的是德语的,现在英语的论文占了90%以上,不过,德语论文的质量也相当高,简直是另外一个奇妙的世界,我能领悟很多东西。甚至看爱因斯坦的论文,都能学到新东西。”

  劳永逸:“我可以给你5000块钱一个月的工资,工作时间基本上是放学之后3个小时。”

  常东:“谢谢教授,待遇非常好,不过……我做视频也有收入,这个月可能有1800欧元,也就是1万5。”

  劳永逸一呆:“什么?这么多!”

  常东:“钱不钱的倒是无所谓,我真的能学到东西,很多观众反馈,正面的、负面的,都非常有价值,我感觉我正在融入德语科研圈,我的目标是将来报考一所德语名校。”

  劳永逸:“真没想到,唉,看来我是跟不上这个时代了,年轻人随随便便拍点视频就能赚这么多钱。到了大三,你需要一个导师,如果你同意,我可以当你导师,我会跟院长说说。”

  常东:“劳教授真是太抬爱了,非常感谢。”

  劳永逸:“你准备考什么学校?”

  常东:“苏黎世联邦理工。”

  劳永逸赞许:“有追求!爱因斯坦的母校,他第一次都没考上。”

  常东:“但我并没有一定要考上,我是按照自己的理解在学习,最近我有做数学的视频了,我在学习哥德尔不完备性里面的数学,哥德尔用12种符号来代替所有数学表述,所以能证明数学体系的不完备性,冯诺依曼也是因为看到了哥德尔的论文,才放弃了当一个纯粹的数学家,因为纯数学可能真的是无意义的。我现在直觉觉得,哥德巴赫猜想很可能是属于既不能证明,也不能证伪的猜想,可能我把数学视频做到一定的程度,就可以解决哥德巴赫猜想了。”

  劳永逸对常东的视频越来越感兴趣了,碰巧,他就是德国哥廷根大学毕业的,能看得懂。问常东要了他的地址,双方愉快分手。常东就下场去踢球了。

  踢完球,步行回家洗澡的路上,看到十字路口那里躺着一个人,旁边则有人不断磕头,这是现在非常流行的一种乞讨的方式,最好还有有一块硬纸壳,上面写着这个人得了什么病,或者受了什么工伤,现在生活不能自理,请走过路过的好人大发善心。

  常东觉得这人应该是假冒残疾人,但这种方式真是需要付出代价,不要脸,真是可怜,人活一张脸,树活一张皮,把脸都豁出去了,太难了。

  所以他准备扫码给点钱,没想到觉得这个躺着的这个人有点面熟,瞪大了眼睛一眼,脱口而出:“毛叔叔!”

  躺在地上那人睁开了眼睛,看到是常东,非常尴尬,嗫嚅着:“东……东子。”

  这个毛叔叔曾经是父亲的公司的副总,也算是曾经阔过,没想到混成这个样子,常东不禁感慨万分:“毛叔叔,你这个脚……”绷带捆绑得严严实实,还渗着血,怪逼真的。

  毛叔叔压低了声音:“假的,干这个不得不用点手段,要不然要不到钱。”

  常东:“这样一天能赚多少钱?”

  毛叔叔:“也没多少,100都不到。”

  常东:“太……少了,就不能找份工作吗?”

  毛叔叔:“现在我上了老赖的黑名单,干什么都不行,工作也找不到,你爸去哪了?他听说他靠碰瓷赚钱,这个我可干不来,风险太大。”

  常东:“没有,他现在好多了,不过,去哪里,具体我也不知道。老赖这么难的吗?你需要做生意东山再起吗?比如摆地摊什么的,我可以给你一点点启动资金。多了我也没有。”

  毛叔叔叹了口气,坐了起来,一脸悲苦:“我怕了做生意,还是有一份稳定的工作好,你能介绍吗?哪怕是保安都可以。”

  常东:“保安啊……好啊,我正好要去一个朋友那里,他开了一家公司,可能需要人手,但我不知道,因为这个朋友其实也不熟,你先到我家换身衣服吧,就在附近。”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