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有高手 第14章:高山流水!

小说:人间有高手 作者:八里桃花 更新时间:2020-07-28 04:07:0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

  天河深处,海底岛屿。

  这不是一座普通的小岛,而是在天河深处挖出一块真空之地。

  小岛四周有一座淡蓝色光罩,将所有河水隔绝。

  此时,在这淡蓝色光罩边缘地带,汇聚众多年轻一代修士。

  分别以北域三杰,也就是羽化宗首席杜鸣,青木宫少主云墨,以及天音教圣女月冰云三人为首。

  当然,也不乏一些独来独往散修。

  又或者天河宗这样,不臣服三大势力的宗派。

  轰隆隆!

  所有北域年轻一代都注视着淡蓝色光罩。

  紧接着,大家不约而同的出手,发起攻击。

  山崩地裂声传来,然而,淡蓝色光罩却没有动静。

  “不愧是仙统,冰河屏障太坚固了。”

  “不能破开屏障,就无法得到仙统。”

  “大家合力都破不开,还能怎么办?”

  大家议论纷纷。

  众人发现这冰河屏障,已经有点时间。

  期间不少人都尝试破开屏障,结果都是徒劳。

  最后也不知是谁提议,大家联手,合力破开屏障,然后在各凭本事。

  就连北域三杰也都同意了,可惜,结果还是徒劳。

  司徒秋站在人群中,默默注视着。

  天河宗虽然建立在天河上,可她还是第一次知道有这小岛。

  至于这冰河屏障,完全束手无策。

  “不对,我们是不是搞错方向了,冰河道人是何等存在,万年前天宇荒第一人,若真想阻拦,谁能瓦解。”

  有机智的人提出心中疑惑。

  此话一出,得到不少人认同。

  “不错,定是有些我们没察觉到的玄机,所以才会被拦截在屏障外。”

  不少人跟着附和起来。

  如今想要强行破开,是不可能了,只能参悟玄机。

  “传说冰河道人大器晚成,前半生是书生,酷爱琴棋书画,诗词歌赋,直到遇挫,方知百无一用是书生,于是弃文从武,发愤图强,成为修士,一鸣惊人,这玄机会不会和文艺方面有关?”

  此时,一位了解过冰河道人生平的人,开口说道。

  此话一出,无疑是又给众人提供了一个线索。

  “文艺……我想起来了,刚才攻击冰河屏障时,发出阵阵仙音,我还奇怪怎么会发出这种声音,如今想来,很可能和艺曲方面有关。”

  “我也听到了,对,一定是这样,和艺曲有关。”

  不少人都跟着附和起来。

  “是真是假,一试便知,幸好我修行之余,曾学过一些琴曲,自娱自乐。”

  一位身材单薄的修士,谁先开口。

  紧接着,便见他盘空而坐,变戏法似的拿出一把长琴。

  悠扬婉转的琴声传来。

  在大家耳中,是赏心悦目的艺曲。

  在冰河屏障面前,则是一柄勇往直前的杀伐利剑。

  只见冰河屏障迅速蠕动起来,做出反抗。

  这一幕,让所有人都脸上一喜,实验成功。

  冰河仙统真的和艺曲有关,要想瓦解冰河屏障,必须以琴交会。

  一时间,但凡会奏曲的修士,纷纷拿出长琴,弹奏起来。

  好好的冰河传承,瞬间成为斗琴大会。

  嗡嗡嗡。

  在一道接一道琴音攻伐下,冰河屏障迅速颤动。

  虽说距离瓦解,还有很遥远距离,但比之前的金刚不坏,好太多了。

  所有抚琴修士,以琴开道,进入小岛。

  而那些不会抚琴的修士,肠子都悔青了。

  平时怎么就不想着培养点兴趣爱好呢。

  这下好了,不会抚琴,等于是已经被冰河仙统淘汰。

  突然,一阵跌宕起伏,汹涌澎湃,宛似金戈铁马交错的琴声,迅速传来。

  这琴声一出,直接掩盖现场所有琴声,一枝独秀。

  虚空中,出现一股虚无幻象。

  一座雄山自太古跨越时间长河而来,镇压天地。

  在雄山的周围,是一道道银河之水。

  其规模之大,天河与其比起来就是小溪。

  尽管明知道这只是虚无幻象,依旧把所有人吓一跳,以假乱真。

  “是高山流水!”

  有识货的修士,直接听出来,此乃高山流水。

  在这股高山般雄伟,流水般无情的琴声下。

  冰河屏障在迅速减弱,显然,这是一首能够威胁到冰河屏障的曲子。

  咻!

  高山流水一出,一道身影迅速进入冰河屏障。

  大家一眼认出来,是青木宫少主云墨。

  “传闻青木宫少主多才多艺是真的,以琴为媒介,以曲为杀伐,表面是斗曲,实则是比拼大道,逐步瓦解冰河屏障,不愧是北域三杰之一。”

  所有人都一脸艳羡的看着云墨。

  从其能够威胁到冰河屏障,就能看出来,有可能得到冰河仙统。

  虽说只是有可能,那也比他们这些没可能的人强多了。

  没有人注意到,就在大家一脸艳羡的看着云墨时。

  一旁的天音圣女月冰云,一脸嗤之以鼻。

  云墨是多才多艺,高山流水也是博大精深曲子。

  可要是和她这专业以琴入道修士比起来,不值一提。

  本来面对冰河屏障,月冰云也束手无策。

  可万万没想到,冰河道人留下的玄机,是考验艺曲方面。

  在验证之后,月冰云反而不急了。

  要说抚琴,不是她狂妄,在场诸位全是垃圾。

  见所有人都在拼命弹奏,月冰云好似看小丑一样看着他们。

  直到,她不愿意看大家表演了。

  心念一动,变戏法似的拿出一柄长琴。

  此琴道蕴流转,一看就不是凡品,虽说比不过顾凡的天殇琴。

  但也不是现场这些凡琴,能够相比。

  盘膝坐下,开始弹奏。

  悠扬悦耳的琴声响起,乍一听,并不出众。

  既没有之前的琴声婉转,也没有高山流水的激昂。

  大部分人一听,便会失去耐性。

  只不过,要因此就否定的话,那就大错特错。

  悠扬悦耳的琴声循序渐进,既婉转又激昂,既澎湃又汹涌。

  不知何时,这一曲琴声,已经掩盖所有琴声。

  也包括云墨的高山流水。

  高山流水看似高歌猛进,实则是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而月冰云弹奏的曲子,欢快飞扬,后劲无穷。

  所有人的目光都齐刷刷朝月冰云看去。

  这才想起,有一位琴曲大家在此,和月冰云比起来,他们连业余都算不上。

  因为北域三大势力之一的天音教,就是以琴入道,以曲成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