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有高手 第24章:十面埋伏!

小说:人间有高手 作者:八里桃花 更新时间:2020-08-02 03:42:54 源网站:网络小说
  ~~

  闫月章,月冰云,包括这一脉的所有弟子,都一脸死灰。

  “方长老,你在这里把他们解决了,我们先去杀了教主,免得夜长梦多。”

  传功长老赵玄,在旁边说道。

  紧接着,他们便打算分头行动。

  朱洪水和赵玄,进入天音殿去杀教主。

  方石率领一众修士,解决闫月章等人。

  就在此时,突然间,琴声响起。

  这是一股跌宕起伏,汹涌澎湃的琴声。

  好像是一副千军万马在一起厮杀的场景。

  杀意纵横,血气弥漫,马革裹尸,惨不忍睹。

  所有人听到这琴声,都内心一颤,那是面对死亡的恐惧。

  好像这琴声变成死亡的召唤。

  咻!

  一柄柄虚空之剑,自苍穹深处,划破万古而来。

  一瞬间,下起一场漫天剑雨。

  剑雨所过之处,斩破苍穹,灭杀万物,寸草不生,断绝生机。

  无数山峰在剑雨下,化为齑粉。

  最可怕的,是天音教的护山大阵,也好似土鸡瓦狗,不堪一击。

  每一柄虚空之剑,都好似一把死亡之剑,无情收割生命。

  所有人见此一幕,都彻底被吓到了。

  这是哪位绝世大能,对天音教不满,灭其满门。

  但很快,不是所有人都恐惧,而是有人欢喜有人忧。

  欢喜的人,是以闫月章,月冰云等人为首。

  忧愁的人,是以三大长老为首。

  漫天剑雨降下,无情的收割生命,但却只收割三大长老一方的人生命。

  而到了闫月章哪一方,恰恰相反,保驾护航。

  轰轰轰轰!!

  每一道剑雨,都能收割一条生命。

  任何人在虚空之剑下,都好似天道面对蝼蚁。

  其中也包括刑罚,传功,内务,三大长老。

  首当其中是内务长老,方石。

  砰!

  漫天剑雨降落,方石挥掌阻拦,想要反抗。

  按理说,通神真人,已经是一位强大存在。

  可面对这从天而降的虚空之剑,根本没有反抗之力。

  只见一道剑雨,瞬间穿透方石手掌,接着自头颅贯穿而下。

  当场将其打爆,化作一团血雨,死的不能再死。

  刑罚长老朱洪水,传功长老赵玄见此一幕,都吓到了。

  三大长老,都是通神镜,彼此相差不大。

  这股剑雨,能杀方石,也能杀他们。

  两人对视一眼之后,都从彼此脸上看到深深恐惧。

  接着都不约而同想要逃之夭夭。

  可就在此时,远处的琴声更加跌宕了。

  好似战争进行到白热化,金戈铁马,杀意纵横。

  伴随而来的,是更加狂暴的剑雨。

  如果说之前的剑雨是小雨,那此刻的剑雨就是大雨。

  大雨磅礴而下,洗刷一切,收割生命。

  朱洪水和赵玄,本是能逃掉的,可这突然迅猛的剑雨,直接收割他们生命。

  砰砰!

  两人和方石下场一样,也都当场被打爆,化作血雨,死的不能再死。

  而此时,大长老一脉的所有弟子,全部身死。

  留下闫月章一脉的修士,面面相觑。

  也就在此时,那跌宕起伏的琴声,消失了。

  漫天剑雨,化作无形,好似一场梦。首发..m..

  要不是崩碎的山峰,以及到处的血雨,大家还真就以为刚才是一场梦。

  “感谢前辈出手。”

  所有人都面面相觑,不知道怎么回事。

  要说有仇人杀上门,也不会只杀大长老一脉的人吧。

  闫月章和月冰云对视一眼,都一脸恍然。

  紧接着,闫月章不顾自身伤势,朝远处某一座山峰,跪地叩谢。

  ……

  时间回道刚才。

  却说顾凡一个人留在阁楼内,越想越恐惧,越想越彷徨。

  修士之间的战争,他插不上手。

  可是,这种头颅提在裤腰带上的感觉,实在太不爽了。

  就好像他周围有无数的危机,可偏偏束手无策。

  为了缓解内心的恐惧,顾凡盘膝坐下,拿出天殇琴,弹奏一曲。

  十面埋伏!

  这首曲子,符合他内心的真实写照。

  置身于危机之中。

  甚至,一想到他的危机是来自修士,顾凡弹奏的格外激烈。

  只有这样,才能缓解内心的不安。

  将恐惧化为琴声,发泄出去。

  一曲完毕,顾凡也冷静下来,此时,他发现远处的战争也停止了。

  两道身影,驾驭遁光而来,正是他熟悉的闫月章,月冰云。

  顾凡脸上一喜,知道二人平乱成功了,否则不会平安归来。

  “恭喜先生,平顶叛乱。”

  顾凡也看出闫月章受伤了,不过和结果相比,绝对值得。

  不由抱拳祝贺道。

  “托前辈洪福,天音教度过一劫。”

  闫月章本想道谢,听到顾凡的话,直接一怔。

  什么意思,难不成是不打算承认?

  随即一想又恍然,是了,前辈游戏人间,是个凡人。

  能够为他出手,已经破例,自然不会承认自己出手。

  当下也不明说,委婉一些道谢。

  “既然贵教无碍,我也不便久留,就先告辞了。”

  顾凡不想在这多待一分钟。

  那种头颅提在裤腰带上的感觉,太恐怖了。

  身为一个凡人,就要回道凡人的世界。

  “冰云,把前辈送回天艺轩,不得怠慢。”

  闫月章本想亲自相送,可伤势太重,必须疗伤。

  于是便吩咐月冰云。

  “副教主放心。”

  月冰云领命。

  紧接着,顾凡也没在天音教停留,跟着月冰云,登上琴舟,返回天河湖畔。

  ……

  天音教对顾凡来说就是个小插曲,最多算一次历险记。

  随着回道世俗,也就遗忘,安心过他的小日子。

  这一日,天艺轩内,一块墨玉棋盘边,顾凡和阿梦在下棋。

  这是他们师徒二人为数不多的娱乐活动之一。

  只不过,从目前形势来看,这为数不多也快保不住了。

  墨玉棋盘上,棋子交错,棋局环绕。

  顾凡的白棋,势如水火,乘胜追击,杀的阿梦黑棋,节节败退,苦不堪。

  “不下了,臭师父,坏师父,就会欺负人,一次都不让我赢。”

  阿梦眼见着自己要落败,拉拢着小脸,鼓着香腮,一脸气呼呼。

  刚跟师父学下棋时,感觉挺新鲜。

  可每次弈棋,都被杀的片甲不留,实在是打击人。

  尤其是,阿梦发现,师父的故意的。

  每次在棋局上都要把她狠狠踩在脚底蹂躏,要多惨有多惨。

  以至于阿梦,都有点怀疑人生。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