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夫小农妻苏灵韵元瑾 第948章 一场两个人的梦

小说:旺夫小农妻苏灵韵元瑾 作者:北小北 更新时间:2020-11-25 02:54:04 源网站:网络小说
  “什么都没发生!”上官急急否认,她长发随意的拢在后面,穿了一件藕色绣玉兰飞蝶锦缎外衫,低头坐在椅子上,淡声道,“昨晚世子喝醉了,我拖不动你,又怕我娘着急找我,便自己下了塔。正好有进城的牛车路过,带我回了家。”

  夏云欢起身走过来,双臂撑着木椅,将上官笼在身下,凤眸深沉,“真的吗?”

  上官闻着男人身上的气息,紧张的呼吸都开始不顺畅,不敢看他的眼睛,缓缓点头,“真的,我没有必要骗你!”

  “那你哭什么?”

  “我、”上官咽下喉咙的哽咽,尽量让自己声音平静,“我把你给我的玉佩弄丢了,觉得对不起你!”

  夏云欢皱眉,直直的看着她,“上官,昨晚我们、”

  “夏世子!”上官猛然抬头,眼睛微红,“昨晚我脑子不清楚才和你出了宫,孤男寡女,有宫人看见,我母亲已经骂了一通,请你不要再提昨晚的事,就当为了我的名声!还有、”

  她语气顿了一下,“我们以后,不要私下见面了,世子这样闯进来,对你对我都不好!”

  夏云欢心头突然升起一抹酸楚,空落落的疼痛,他缓缓站直身体,目光幽沉,“抱歉,昨晚是我考虑不周,害你被责骂!”

  上官低着头,默然不语,似不想和他多说,明显已经开始避嫌。

  “我走了!”夏云欢道了一声,缓步转身,走到门前脚步一顿,回头问道,“上官,昨晚你我真的什么事都没有吗?如果发生了什么、我一定负责!”

  上官心头一痛,抿唇淡笑,“夏世子指的什么?我出宫被骂的事吗?我母亲已经原谅我了,您什么都不必做。”

  夏云欢眼中闪过一丝迷茫,轻轻点头,转身而去。

  看着男人颀长的身影渐渐消失,上官坐在那,眼泪蓦然掉下来,她抽泣了一声,又觉得有些欣慰,这样也好,他对昨晚的事印象模糊,不记得了,她也没有那么难堪!

  夏云欢离开上官府,没有回镇南王府,而是去了杨家,直接把杨隽给拽了出来,拉着他去喝酒。

  杨隽失笑道,“你这一身酒气都还没散,怎么又要喝酒?对了,你昨晚去哪了,后来怎么找都找不到你!”

  夏云欢扫了他一眼,“只喝酒,别废话!”

  杨隽耸耸肩,提议道,“最近进城里正在举行为期一个月的船会,咱们不如去瞧瞧热闹。”

  夏云欢没意见。

  船会在城西,河面上停着数十画舫,有青倌红楼的画舫,有文人墨客的文舫,也有个酒楼的酒舫,在河面上聚集,形成了一个特有的热闹圈子。

  杨隽提议去画舫,夏云欢则直接去了喝酒的地方。

  船在河面上慢慢行驶,四面八方都有丝竹声传来,秋水绵长,两岸层林尽染,别有一番风韵雅致。

  夏云欢要了一壶酒,在船头席地而坐,一腿曲起,姿态贵气风流。

  杨隽打量了他几眼,“穿的还是昨晚的衣服,又一身酒气,难道你昨晚没回王府?”

  夏云欢仰头喝了一口酒,清亮的酒水自他薄唇溢出,说不尽的邪肆妖冶,他转头看向杨隽,“我若没记错,你府里有两房妾室?”

  “是啊!”杨隽点头,“羡慕啊?”

  夏云欢脸色平淡,“那你可曾酒后宠幸她们?”

  “当然!”杨隽意味深长的一笑,“酒能助兴,酒后别有一番滋味。”

  “那你第二日可曾记得前一晚发生的事?”夏云欢皱眉。

  杨隽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自然记得,喝酒是为了情趣,谁会喝的烂醉如泥,什么都不记得!”

  “万一醉的很厉害呢?”

  杨隽想了想,“若是醉的厉害,那就不知道了,恐怕就直接醉死过去,哪里还有力气寻欢作乐。”

  夏云欢靠着软枕,一手搭在曲起的膝盖上,狭长的眸子幽暗深沉,自语道,“难道昨晚真的只是我做了一个梦?”

  真有这样感觉真实的梦吗?

  杨隽颇有兴趣的凑过来,“做了什么梦?春梦?梦到了谁?”

  “滚!”夏云欢赏了他一记冷眼。

  “要我说你就算不想娶妻,也该纳个侍妾在身边,男人总是忍着,对身体不好!”杨隽语重心长的道。

  夏云欢瞟了他一眼,“你可以滚了!”

  “夏世子,你这是过河拆桥!”杨隽埋怨道。

  夏云欢没理他,自怀里掏出半块玉佩在手指间轻轻转动,眸光逐渐深谙,如果真是个梦,那这玉是怎么碎的?

  一场情事,他不记得开始和结束,果然是一场梦吗?

  ……

  皇宫

  芙蓉宫的于嬷嬷醒来见已经日上三竿,拍了拍头,待完全清醒顿时吓的浑身一颤,昨晚和和公主赏了宫人银子,又赏了她们酒和吃食,她们一众人喝酒竟然喝醉了,直到现在才醒。

  于嬷嬷赶忙将宫婢都叫起来,整理了衣衫,匆匆忙忙往寝殿走。

  “公主,公主!”

  还没进寝殿,就听到连翘惶恐的哭喊。

  于嬷嬷吓了一跳,跑进屋里去,“公主怎么了,公主?”

  连翘哭着跑出来拦住于嬷嬷,“嬷嬷别进去!”

  于嬷嬷见连翘额头青紫了一片,吓的更是魂不守舍,“连翘你额头怎么伤的?公主也受伤了?怎么回事?”

  连翘慌张摇头,死死的拦住于嬷嬷,“嬷嬷别问了,请嬷嬷去准备沐浴的热水来,让其她宫人都下去!”

  “不行,奴婢必须要见公主!”于嬷嬷是太后派来伺候和和的人,和和若是有什么意外,她也不能活了。

  “嬷嬷,求你别进去了!”连翘哭道。

  “到底怎么回事?”于嬷嬷急的脑门冷汗直流。

  “公主说她现在谁也不见,有什么事,公主会去和太后说的。”连翘红着眼哽咽道。

  于嬷嬷往内殿看了一眼,见床帐放着,隐约能听到和和的哭声,她心急如焚,也不敢硬闯,只好先去准备沐浴用的水。

  一个时辰后,和和才从内殿出来,脸色苍白,一双眼空洞无神,带着连翘去了福寿宫。

  昨晚太后睡的完了,今天早晨醒的也晚,用过了早膳后又小憩了一会儿,徐嬷嬷进来道,和和公主来了。.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