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开芍慕容烨 第1093章沼泽之地来了新人

小说:梅开芍慕容烨 作者:梅开芍 更新时间:2020-11-24 14:58:17 源网站:网络小说
  赤炎兽虽然没有坏心思,但却做了坏事,这一点他自己很是懊恼,在这种时候就应该谨慎行事,说话也得小心,不能让人伤心。

  “知道你不是故意的,但往后要注意一些,我跟梅开芍都不会怪你的,没事。”

  花妖兽轻声说了起来,不想让赤炎兽沉浸其中,以后注意就好。

  赤炎兽点了点头,心里这才舒坦了很多。

  没过多久,许老伯回来了,奇怪的是许老伯的身后还跟着一个粉面小生,远远的瞧着,就见小生穿着素色的衣衫,他有些瘦弱,没有慕容寒冰那么健壮。

  待走近了,梅开芍这才认出了小生,她很快开了口:“你是润玉吧?”

  “你们认识?”许老伯开口询问了起来。

  梅开芍忙道:“其实是认识,我们还接触过,由上半仙晋升为下仙时我们一起参加了比试,当时还一起对付了妖兽。”

  “不错,润玉拜见夫人。”

  润玉扯出了一抹笑容,小生瞧着一脸无害的,他生的很是俊俏,展开笑靥后更显得可爱。

  “赶紧起身吧,你为何这么客气?而且你一直待在天族,你应该知道我在天族是如何大起大落的,现在我是被罚着过来守沼泽之地的,更何况我这个夫人当的真是名不正言不顺,你不必多礼。”

  梅开芍连忙虚扶了一下润玉,润玉这才起身。

  润玉开口说道:“我自然知道夫人是如何大起大落的,但是礼数不能废,虽然夫人现在身陷囫囵,但我觉得迟早都会离开这里,夫人不必气馁。”

  梅开芍扯了扯唇:“好了,你就不用在这里安抚我了,若我真的很脆弱,只怕早就坚持不下去了,我很是好奇,你为什么出现在了这里?”

  “让我自己情愿到这里来的。”润玉开口说道:“家父是龙王,因为犯了错被惩戒了,我现在是上仙,日后会继承龙宫大统,但是我必须弥补家父的错处,为了尽快赎罪,只有到这里守着,在这里守一百年我就能回龙宫了。”

  了解了来龙去脉,梅开芍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

  许老伯这时开了口:“原本你们认识,我倒也没想到润玉竟然有这样的身世,眼下到了这里,大家也就是自己人了,往后咱们要相互扶持,这里很是危险,千万不能擅自行动。”

  “好。”润玉脆生生的应了声。

  许老伯巡视了一整天,现在只觉得身心俱疲,他很快就回去歇息了,两兽跟润玉说了几句,他们也回到了玉佩之中,今夜是梅开芍守夜,他们得陪伴在左右,现在得回去补补觉。

  这里只剩下了梅开芍跟润玉,两人左一句右一句的闲聊着,两人很是无趣,梅开芍将沼泽之地的情况说了一下,润玉大概有了认识。

  思来想去,梅开芍最终还是说出了心里话:“其实我有些事想问你,方才一直很犹豫……”

  “夫人为何会犹豫,有什么心里话大可以直接说出来,虽说咱们不怎么接触,但我不是那种不讲道义的人,我也知道夫人的为人,要是夫人有什么难处我也会尽可能的帮忙。”

  润玉开口说了起来,他本来就不是坏人,眼下乐意帮忙。

  闻听此言,梅开芍这才开了口:“其实也没有要你帮忙的事情,我就是想知道世子现在怎么样了?我这个夫人虽说名不正言不顺的,可我确确实实是孩子的娘亲,一别多日,我打心底里想孩子了。”

  咬了咬唇,梅开芍继续道:“你知道多少关于世子的事情?不管是什么琐碎的小事都要告诉我,我现在真的很想孩子……”

  夫人欲言又止的,还以为她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没想到竟然是为了这件事而神伤,到底是做娘亲的,事事都以孩子为重,他也很是理解夫人,夫人过的很苦。

  润玉开口说道:“我也不怎么跟世子接触,倒是前几日碰见了奶娘跟世子,世子生的白白嫩嫩的,很是可爱,奶娘说每日都给世子看你的画像,往后世子肯定不会忘记你。”

  想了想,润玉再次说了起来:“另外天君为了给世子取名真的付出了很多精力,平日里除了处理天族的事情就是哄孩子外加想名讳,想了那么多,最近才定下了一个‘睿’字,天君现在很宠世子,所以夫人大可以放心。”

  慕容睿,孩子终于有名字了!

  梅开芍只觉得心里酸涩不已,多么想抱抱孩子,感觉自己是个不称职的娘亲,孩子从一出生自己就不在,现在自己到了沼泽之地,压根见不到孩子了。

  润玉一抬头,落入眼帘的便是泪流满脸的梅开芍,美人落泪,带着几分楚楚可怜的姿态,眉头紧皱,眉眼间带着惆怅,真是让人心疼。

  片刻后润玉顿时反应了过来,他怎么能觉得夫人生的很是漂亮,所谓的怜香惜玉能不能有,方才他真是太放肆了!

  “夫人,不要难过了,迟早都会见到世子,所有的离别都是暂时的。”

  润玉开口劝说着,随即他将自己的手帕递给了梅开芍……

  另一边,男人瞪大了眼眸,他正着铜镜里的场景,待他瞧见梅开芍用润玉的手帕擦拭眼泪后,脸色顿时变的难看了。

  男人怀里的孩子正抬头瞧着他,孩子很是好奇,眼神里充满了质疑,似乎在询问自己的爹爹为何变了脸。

  慕容寒冰最近经常从铜镜中看梅开芍,每次他看的时候都会带着孩子,美其名曰是不想让孩子不知道娘亲是谁。

  前几次云霖都会不停的揶揄,说什么天君是记挂上了夫人,但天君不肯承认,同时天君还严厉禁止云霖不要乱说,云霖见天君态度坚决,没有继续多说什么,开玩笑也得适度,太过分了就会被天君惩戒。

  云霖走进了宫殿,他刚好瞧见了慕容寒冰很是恼火的样子,再看铜镜,顿时明白了一切,原来天君是为了夫人才恼火的。

  云霖憋着笑,天君真是口是心非,如果不在意夫人,也没必要生气。

  “天君,你又在看夫人吗?不对,应该是世子正在看娘亲。”

  云霖开口说了起来,这会儿不打算继续偷看了。

  慕容寒冰对于润玉的事情深表疑惑,他开口询问了起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何润玉去了沼泽之地,润玉早就晋升了上仙,而且他也没犯错,没必要去沼泽之地受罪。”

  “润玉是想赎罪,想赶紧将龙王的罪孽赎清,他想重新回到龙宫,为了尽快赎清去看守沼泽之地是他最佳的选择,刚好沼泽之地还缺人看守,所以就让他去了,这事是长老们应允的,想着不是什么大事,就没有禀告天君。”

  云霖开口解释了起来。

  慕容寒冰很是不悦:“以后沼泽之地的事情都要禀告我。”

  “是。”云霖立马应了声。

  然而云霖并没有消停,他忍不住嘀咕了起来:“以前也没见那么关心沼泽之地的事情,现在倒是关心上了……”

  “你在说什么?”

  “没有,没说什么。”云霖扯出了一抹尴尬的笑容。

  慕容寒冰捏着慕容睿的小手,他自觉忽略了云霖方才说的那些:“润玉应该不会有非分之想吧?”

  “啊?我不太明白天君的意思?”实际上天君一开口云霖便明白了他的意思,云霖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慕容寒冰瞪了云霖一眼:“我的意思是润玉会不会做那些不切实际的梦,他会不会想得到梅开芍?你不要乱想,我是觉得他对梅开芍太好了,深表怀疑。”

  见云霖满脸的不相信,慕容寒冰莫名有些心虚,怎么有一种做了亏心事的感觉,他开口道:“我虽然忘记了以前的事情,但所有人都知道梅开芍是我的女人,我怀里的孩子也是我跟梅开芍的,若润玉想入非非,实在是不可宽恕,他又将我的脸面置于何地?”

  “放心吧天君,润玉不会有这么大的胆子,你从铜镜里瞧见的那一幕并不一定是真的,可能润玉见夫人特别可怜,所以才顺手拿出了手帕,两人不会做出过分的事情。”

  云霖开口说了起来,慕容寒冰听着这番话,这才觉得心里舒坦多了,没有那么膈应了……

  “快点走,要是按照你这么个走法,什么时候才能到?”

  天兵推搡着女子不停的往前,天兵的嘴里没有一句好听的话。

  女人长相妖媚,眉间有着一朵红色的牡丹花,她身上穿着水红色的衣裙,她就这么赤着脚走在地上,原本白皙的脚丫已然占满了灰尘,上面还有很多小伤口,应该是赤脚走过来碰到石块受伤了。

  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什么柔弱女子,细看她的眼眸,就见眼底带着明显的不屑。

  沼泽之地打开后,女人被粗鲁的推了进去,随后天兵离开了这里,女人拼命撞击起了屏障,然而她根本打不开。

  沼泽之地不是什么人都能来的,到这里来的都是穷凶极恶之辈,而且进来了就不能轻易离开了。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我不要待在这个鬼地方……”

  女人撕心裂肺的喊了起来,身后的黑雾让她有些抓狂。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