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道神帝叶辰 第两千九百五十五章 集瞳力

小说:武道神帝叶辰 作者:六道三界 更新时间:2020-09-24 11:57: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映着月光,叶辰将红尘六道送回了天玄门,重新加持了封印,封印之多,比上次的多好几倍,这个和平年代,希望他俩都安安分分的。

  “多谢。”

  红尘雪与楚灵玉都在,皆擦拭了嘴角鲜血,看样子,先前红尘冲破封印时,曾伤了她二人。

  叶辰一笑,转身离去。

  时隔十几年,他又一次来到凌霄殿前。

  嗡!

  见他归来,凌霄殿嗡的一颤,似是郁闷,也似是震惊,才十几年的光阴哪!这个小圣体,竟愈合了时空道伤,道伤愈合,证明他找出了时空。

  叶辰无视凌霄殿,只看楚萱和楚灵。

  三人又躺下了,还是整整齐齐一排,静静悬在半空,有奥妙的气蕴,似隐若现,颇多异象,交织幻化,透露出的沧桑气,好似比岁月更古老。

  “还能否望见大成门。”

  人王落下,缓缓走来,递给了叶辰一个酒壶。

  叶辰轻轻摇了头,他用了十年,才想通一件事,那场跨时空绝杀,针对的不止是他,还有大成门,那座缥缈的门,已然崩塌,他不知再冲击境界,是否还有大成门显化,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其难度,会加大很多。

  哎!

  人王叹息,每逢忆起那件事,便忍不住想骂娘。

  一尊大成圣体,就这般被毁了,天晓得再冲击大成,会有多艰难,或许,叶辰终生都可能止步准帝巅峰;搞不好,下次还有跨时空绝杀,那个未来的强者,好似就盯住叶辰了。

  “我需瞳力,赐我瞳力。”

  叶辰开口道,是对凌霄宝殿说,早在当年,便知此殿有某种神力,能在短时间内,恢复他些许瞳力,比他自行恢复,要快很多,得把黑洞中的准帝接出来,特别是他的媳妇们。

  嗡!

  凌霄殿嗡颤,有古老气蕴飘出,融入了叶辰双目,他暗淡的眸,瞬间焕发神光,轮回瞳力恢复不少,不过,想以此瞳力,把黑洞的准帝全都接出来,显然不现实,他需更多瞳力。

  可惜,凌霄宝殿所做有限。

  “多谢。”

  叶辰留下一语,转身走了。

  月下,他又入十万大山,落在了祭坛上,盘在法阵中,施了当年帝荒传他的秘法,极尽集聚着轮回瞳力。

  这片十万大山,已然戒严,暗中不知藏了多少准帝,不是谁想进来就能进来的。

  纵如此,还是又一拨一拨的人,跑来溜达。

  “这玉石,不属这个时代。”

  “这纹路,也闻所未闻。”

  祭坛一侧,太乙真人握着个放大镜,瞧了又瞧,如一个考古专家,看啥都带着宝贝色彩。

  司命星君与太白金星也在,都拎着一根棍儿,已绕着祭坛,转了好几十圈儿,有事儿没事会儿便敲两下。

  “大魄力,真真大魄力。”

  牛魔王与蛟龙王那俩不安分的主,也在来回扫量,还有小猿皇和夔牛他们,也从玄荒赶来,不缺的是众帝子,俨然已把祭坛,当做了一座宝藏,牟足劲的话,真能撬出宝贝。

  “那货的逼格,越发晃眼了。”

  在外转了一圈儿,夔牛揣着手,上了祭坛,绕着叶辰转起了圈儿。

  这话,无人反对的,人大楚第十皇,就是尿性,本身是少年帝,老婆是少年帝,一儿一女,也都是少年帝,莫说这个时代,纵观诸天史,也找不出比他们家更妖孽的了。

  “都是儿子,差距咋这般大嘞!”

  熊二看了熊小二,谢云看了谢南,司徒南看了司徒云,自家的宝贝儿子,咋看咋不顺眼了,一个只见长肉不见长修为,一个只会扯闲淡,一个走哪哪被揍,已把他们的脸,丢到姥姥家了,没一个能与叶凡相提并论的。

  “都是老爹,差距咋这般大嘞!”

  仨儿子的话,也是贼齐整,老子看儿子不顺眼,儿子看老子,也不怎么含蓄,眼神儿都是斜的。

  哎!

  这仨爹那叫一个惆怅,仔细想想,貌似错过了好多机会,若在少年时代,就让自家儿子,把叶辰家的小白菜给拱了,也不至于现在这般尴尬。

  足九日,十万大山人影不绝。

  为此,人王下了死命令,彻底封了山,将本就是凶地的十万大山,列为了禁地,任何人不得出入。

  法阵中,叶辰九日未动,还在集聚瞳力,六大轮回眼啥都好,仙法也霸道,唯一的弊端,便是瞳力太难恢复了,慢到让他都心浮气躁。

  “那货,不会给咱忘了吧!”

  黑洞中,地老双手托着下巴,蔫不拉几的,这黑不溜秋的黑洞,着实枯燥,本想泡妞来者,没敢下手。

  “忘了谁,也不能忘了媳妇啊!”

  天老悠悠道,说着,还不忘瞟了一眼姬凝霜她们。

  “这个时代,谁会成帝嘞!”

  造化神王捋着胡须,一次次的环看,每逢瞧见圣猿皇和夔牛皇,那俩就一个整衣领,一个抿头发,好似是在说:那肯定是我,那必须是我。

  为此,造化神王再看时,直接把他俩忽略了,你俩若能证道,老子倒着走。

  不过,他这个问题,还是惹了不少沉思的。

  说到帝,大多数人都会下意识的看看无天剑尊,若无那场跨时空绝杀,证道成帝的人会是他。

  可惜,历史改变,谁证道谁成帝,又成变数了,或许他依旧能成帝,或许是神将皇者他们也说不定。

  闲聊中,眨眼又是三日。

  这三日,无论诸天亦或黑洞,都静的出奇。

  第四日,盘膝的叶辰,眉宇微皱了一丝,只因嗅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不过,仅一瞬他便恢复了正常。

  “喝酒不。”

  人王又来,提着两壶美酒。

  见叶辰未答话,便坐在了法阵前,翘着个二郎腿儿,优哉游哉的喝着,俨然未发觉有何不同。

  伴着一丝星光洒落,身侧的叶辰,豁的开了眸,一步踏出,瞬入黑洞。

  轰!砰!轰!

  旋即,便闻轰隆,听的人王也起身,守护祭坛的准帝,也都拎出了家伙。

  很显然,有人窥看,多半是黑袍帝,想寻思着把祭坛搬走,未逃过叶辰的察觉。

  事实正是如此,的确是黑袍帝。

  黑暗的两侧,叶辰静静伫立。

  对面,黑袍帝血骨淋漓,面目狰狞,咬牙切齿,本以为藏得很隐秘,还是被叶辰捕捉到了,一拳给他打的措手不及,且力道贼猛。

  当年他二人一战,都受了重伤,十几年过去了,叶辰已愈合道伤,已恢复巅峰,可他,依旧是孱弱,跌落的帝位,未能回归;本命源与道根也未能重塑,丢失的帝道神力,也极度暗淡,如此状态,哪是叶辰对手。

  “前辈难得来一回,莫不如出去喝杯酒?”

  叶辰笑道。

  “他年,必斩你。”

  黑袍帝冷哼,转身遁入了黑暗。

  叶辰未追,也未出黑洞,直奔一方而去。

  还是那片黑暗,众准帝瞧见他时,眸光不由一亮。

  叶辰轮回眼转动,将四大剑修、圣尊、帝姬、造化神王、吞天魔尊送出了黑洞,目的明显,让他们去守护祭坛,有至强巅峰坐镇才安全。

  “莫离开这。”

  叶辰留下一语,便步入了黑暗,瞳力需要恢复,但某件事,貌似也迫在眉睫,那便是,捉了黑袍帝,趁他病要他命,也省的日后费手脚。

  胆敢大捉帝,他或许是第一个。

  不过,半步大成的确有那战力,最主要的是,先前重创黑袍帝的瞬间,他在黑袍帝身上,刻下了一道印记。

  因此,找他并不难。

  “该死,该死。”

  黑暗的最深处,有一座残破的宫殿,冰冷而威严,黑袍帝跌跌撞撞的走入,咳血不断,一路开遁,又妄动了战力,恢复的帝道神力,又消耗不少,加上之前的伤未复原,如今伤上加伤,他这尊帝,再度虚弱了。

  殿中,不止有他,还有颇多天魔与厄魔,清一色的魔君,皆被禁锢,瞧他进来,脸色瞬时煞白,有一种极不好的预感。

  很快,预感应验。

  黑袍帝发了狠,施了吞噬,一尊尊魔君,一尊尊被吞,淬炼出精力,还补充他之神力,但却少之又少。

  嗡!

  铮鸣声起,诛仙剑跑出了他体内,剑体残破,浑身豁口,闪着暗淡的光,十几年的岁月,黑袍帝未恢复,它也一样,一定意义上来讲,比黑袍帝伤的更重,蔫不拉几的毫无生气。

  不见它还好,再见它,黑袍帝的脸色,狰狞的有些扭曲。

  若非为救诛仙剑,若非诛仙剑忽悠他,他会这般惨?败了一次又一次,一次更比一次惨烈,若是可以,他还想把诛仙剑给吞了。

  奈何,他无那能力,诛仙剑也不会乖乖让他吞。

  “前辈,让我好找啊!”

  蓦然间,一道缥缈的话语响起,自殿外黑暗中,传入了殿内。

  黑袍帝骤然色变,好似已知是谁,除了叶辰还会有谁,此刻再看身上,竟有一道印记,都不知何时被刻下的,正是因这印记,叶辰才能这般精确的寻到他。

  嗡!嗡!

  诛仙剑也嗡动,颇是剧烈,不知是愤怒,还是恐惧,黑袍帝是残血,它也是残血,他们合力,都不够叶辰一人打的,那可不是普通的圣体。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