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娉周绍文 205

小说:梁娉周绍文 作者:西瓜水多 更新时间:2020-09-24 19:45:01 源网站:网络小说
  电影演到一半,这种气氛便出来了,前面的几个女孩拿着纸巾一个劲的擦着眼睛,不住的低声啜泣。

  “男二太可怜了,为什么他的朋友要背叛他,我好难过啊!明明是那么好的朋友!”

  “就是啊,男二对他那么好,他却一直想着算计男二,好心疼啊!”

  “泽冰这个角色真的太让人心疼了,一心为国却在那样的乱世,报国无门,真心相待的朋友最后也成了敌人,他一直都是孤身一人的,揪心!”

  吴泽冰倚在座椅上,一副无聊的模样,听到前面女生的窃窃私语,他有些不可思议的转头看着我,“女孩子都这么爱哭吗?”

  我瞥了他一眼,这货压根就没有意识到自己演的角色是多么让人心疼又难过的存在,别说那些女孩了,就连我看了都有些鼻酸,甚至姚青来在一边坐着神色都严肃了。

  显然也被带进去了。

  只有吴泽冰,这个制造了这个角色的人,对大家的反应一脸匪夷所思。

  “你对这个角色没有感觉,拍的时候怎么入戏的?”我忍不住问道。

  演员要想让自己拍出来的角色让观众有代入感,能让看的人动容,自己首先要入戏,也就是把自己代入进去,把自己当成那个人,以角色的喜悲为自己的喜悲,这样才能更加鲜明的诠释出角色的特点。

  这也是为什么很多好演员,每次拍完戏都好久缓不过来的原因。

  戏里那是别人的人生,把别人的人生当成自己的人生来过,很容易就跟现实混淆了。

  可是,看吴泽冰站在的状态,别说进入角色了,我都怀疑他压根就是流水线演下来的。

  不然怎么能面对角色这么淡定?

  可是电影里,他的情绪和表演却骗不了人,明显就是入戏了,而且入戏很深。

  我就有点好奇,他当初是怎么进去的?

  哪知吴泽冰看了我一眼,有些奇怪的反问我,“什么叫入戏?演这个角色很难吗?”

  我被他的问题给噎住了,这个角色当然难,要不然也不会轮到他。当初孙导为了寻找这个角色,甚至还发起了全民试镜,最终愣是一个合适的人都找不出来。

  当时孙导都准备随便找个人来演了,后来我把吴泽冰带去,试了个戏,孙导当场就确定下来是他了。

  当时试戏的时候,吴泽冰的表演也特别好,非常有层次,让人心酸动容,但是他演戏的状态和他平常的状态真的差太多了。

  我说,“你演戏的时候,怎么塑造角色的?”

  吴泽冰摇摇头,一脸懵懂的说,“我也不知道啊,一站到那,就按照剧本演的,不过我好像有个超能力,就是演什么像什么,以前徐姐也提过。”

  我愣住,超能力?

  演什么像什么?

  忍不住叹了口气,这种逆天的人存在演艺圈,让人家那些兢兢业业琢磨演技的人该怎么活?

  这也太欠揍了。

  实在是无语,我不再说话,虽然现在电影才演了半场,但是从影厅里观众的反应来看,是很成功的。

  那我就放心了。

  直到后半场,陆薇和许心泽才到了,都坐在了我的前面,两个人已经有些知名度了,都带了口罩,影厅里黑漆漆的,他们摘了口罩也没人认出他们来。

  一场电影放映完,不少观众都是哭着离开的,我们直到最后才走,除了吴泽冰这个始作俑者之外,其余几个人也都情绪有些低落,显然受电影影响很深。

  “好了,难得今天人这么全,走吧,我请客,今天团建!”我开口笑着说。

  陆薇拉着我开心的说,“梁总,好久没见你了,能跟你一起吃饭,吃什么都没关系的!”

  许心泽也点了点头,一脸认真,“我也是!”

  “要不咱们就去吃大排档吧?”蔡斐突然眼睛亮了一下,“我回国之后,还从没去过那种地方呢?大家都说在路边摊吃烤肉喝啤酒是一种享受呢!”

  “好,满足你!”

  因为人多,开来的车也有好几辆,不用叫出租车,几个人直接开车浩浩荡荡的去了附近最出名的一家大排档。

  我们到的时候已经快九点了,天气转凉,外面已经没有多少人在吃了,老板看到我们很热情,拿着菜单问,“帅哥美女们,吃点什么?”

  蔡斐看向我,我笑了笑,“你们随便点就是。”

  “走吧,我们去点菜。”蔡斐拉着徐姐和姚青来进屋去了。

  只剩下我和吴泽冰,还有许心泽陆薇四个人坐在外面,我们几个没什么好说的,便开始讨论今天晚上的电影。

  尤其是许心泽,吴泽冰一直是他的偶像,而且当初他进入梁氏,他的违约金还是吴泽冰出的,这会总算是跟偶像近距离接触了,神色控制不住的激动,“泽冰前辈,你演的真好!”

  吴泽冰倒是冷淡的看了他一眼,摆摆手说,“随便演的。”

  这样高傲的模样换了别人估计就会引起公愤了,可许心泽崇拜吴泽冰啊,哪里会介意那么多,依旧激动的说,“前辈随便演演就这么厉害,简直是我的楷模!”

  吴泽冰瞥了他一眼,“你也真够没追求的,这就楷模了?”

  许心泽满脸的崇拜和激动顿时有些尴尬,“啊”了一声,说,“那前辈觉得楷模应该是什么?”

  “当然是……”吴泽冰顿住,看了他一眼,冷哼一声,“就你这种资质,说了你也不懂。”

  我推了吴泽冰一眼,“行了,他还是个孩子,你们现在也是同事,能不能放下成见?”

  然后我看向已经委屈的眼睛发红的许心泽,声音忍不住的就软了下来,说,“你别往心里去,他以前跟你在煊城的时候,认为是你抢他的资源,小心眼记仇到现在。”

  “可是梁总,你当时不是说,吴前辈对我很欣赏的吗?”许心泽一脸委屈。

  我张了张嘴,哑然了,当时为了骗他来,好像是说过这话。

  吴泽冰一脸看好戏的笑容。

  “没错,他很欣赏你,但是他也小心眼记你的仇,这人挺矛盾的,你别跟他一般见识。”我毫不犹豫的把锅甩给了吴泽冰。

  许心泽点了点头,乖巧的看向吴泽冰,小心翼翼的解释,“吴前辈,你误会我了,当初的事情是张文辉做的,我只不过是被他控制的傀儡而已,对那些事不知情,后来我听说过一些,想要跟张文辉商量别那么做了,可是他不愿意,我真的没有办法。”

  吴泽冰的脸色有些不自然,“行了行了,知道了!一点小事跟个娘们似的!”

  许心泽坐了回去,似乎因为吴泽冰的话而有些受伤了,低着头没说话。

  我是真的太喜欢这个孩子了,生怕这孩子留下阴影,连忙拉着他起来,“走吧,我们去看看他们点了些什么菜!”

  “好。”许心泽破涕为笑,乖乖的跟着我往里面走。

  蔡斐他们在最里面点菜,我就跟许心泽站在一个鱼缸前面,安慰他,“吴泽冰这人就是这样,刀子嘴豆腐心,他的话你别往心里去。”

  许心泽扬起一抹灿烂的笑容,摇摇头说,“梁总,你放心,我不会介意的。”

  我看他确实没有留下阴影的样子,这才松了口气,正要说话,旁边突然一个男人扯了一下我的胳膊。

  “你他妈谁啊?挡老子路了,滚一边去!”男人长的五大三粗的,身边还跟着两个小弟模样的人,一脸不耐烦的说。

  我并不想在今天这样的日子惹事,便点点头说,“不好意思。”

  拉着许心泽准备离开。

  可谁知,这个男人好像摆明了要跟我过不去一般,伸手推了我一把,张狂的开口,“刚刚你挡了我的路,还伤了我的手,说罢,怎么赔偿?”

  我笑了,“我伤了你的手?推人的貌似是你吧?”

  可真够厚颜无耻的!

  那男人却一脸理所当然的样子,“当然了,你推了我一把,害我手指头差点骨折,这件事不能这么了了,说罢,怎么赔偿我?!”

  许心泽气的满脸通红,往前一步跟男人理论,“你胡说八道,我们站在这里看鱼,那边那么大的地方你不走,非要来跟我们抢路,还说我们推你,我看的清清楚楚,明明是你推了梁总!”

  “梁总?”男人眼睛一亮,“看来今天碰上了个有钱的!”

  说完,他一把推开许心泽,指着许心泽的鼻子说,“你他妈算老几?你说看见了就看见了?老子这几个兄弟还看见你们推老子了呢!臭娘炮,给老子滚一边去,别碍老子的事!”

  许心泽被他推了个趔趄,差点摔倒,我连忙将他扶住,看到许心泽眼中闪过的屈辱和受伤,我脸上的表情一点点冷了下来。

  我细心保护培养了这么久的孩子,被人这样羞辱,眼看着好不容易养出来的可观活泼就被这男人给骂没了,我彻底没了耐心。

  而男人还在对着我叫嚣,“你他妈听到没有?老子让你赔偿!今天这事,没个十万八万的解决不了!”

  我垂眸冷笑,“十万八万的?可以。”

  男人脸上露出喜色,“你同意了?那现在就……”

  我勾起嘴角,突然伸出手,一把揪住男人的脖颈,猛地往上用力一抓!

  男人顿时被我提了起来!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