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道亲闺女三岁半 第1章 第 1 章

小说:天道亲闺女三岁半 作者:子书猫猫 更新时间:2020-10-18 04:06:2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君初云只剩一个感觉了,那就是疼,无边无际的疼痛,将她全身都席卷,脑子也变得钝钝的,对外界的反应变得极度缓慢,甚至耳朵仿佛也出了毛病,明明那人就在她身边,但是对方的每一句话,都像是从遥远的天边传过来。

  “既然不想说,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低沉的声音宛若穿透层层的棉花,跨越几道墙,最终传入耳中。

  君初云锈住的脑子,像是许久没上机油的齿轮似的,好几分钟过去了,才堪堪反应到前半句——不想说?说什么?

  哦,她想起来了,好像是在一天之前,她稀里糊涂就被选中去招待宗派的贵客,但是不小心喝了一杯茶之后,再醒来就躺在那位贵客的床上了,而且茶里面有毒,她的肌肤出现了星星点点的斑驳,严重的地方已经开始化脓,看上去即将要腐烂一般。

  但是,这人想要她说什么?不关她的事?还是她也不知道这毒的品种?

  不待她多想,一双手就掐到了她的脖颈上,逐渐用力,很快,君初云就喘不过气来了,几近窒息,挣扎着去掰开男人的手……

  然后,就摸到了一片毛茸茸。

  君初云猛地惊醒,立刻睁开了眼睛,看到视线所及范围内的景象,以及自己的手正在触摸的东西,哦,是西西的头发。这才回过神来,轻轻舒出一口气,原来只是一场梦啊。

  君初云剧烈跳动的心脏也恢复了正常,将缠绕在自己脖子上的小手拿了下来。

  女儿西西正趴在她身上睡得安稳,肉乎乎的小手缠在她的脖子上,这才产生了令人压迫的窒息感。

  君初云眨了眨眼,回想起刚刚的梦境,心里隐隐有些不踏实。

  怎么会突然梦到这些呢?

  君初云看着自己露在外面的一小节胳膊,白皙无暇,当年的毒,也不知道是怎么解的,莫名其妙就好了,让她一度以为是幻觉。

  不过,那位贵客想要她的命却是真的。想起他的手掐在自己脖子上那一瞬间,君初云至今仍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男人的样貌她已经记不清了,应该说,她从来就没看清过,毕竟那碗茶,也影响到了她的视力,当时她差不多相当于一个八百度的大近视吧,能看清就有鬼了。

  但是,怎么会无缘无故又梦到他了呢?

  “娘亲~”

  软糯的小奶音在耳边响起,带着朦胧的睡意,要多可爱有多可爱,君初云立刻回过神来,低头展颜一笑:“醒了?”

  西西软软地应了一声,像毛毛虫似的往上蠕动了几公分,伸出小胳膊再次抱住了母亲的脖子,又睡了起了回笼觉。

  君初云轻柔地拍了拍她的后背,耐心等着小孩子清醒。

  两三分钟的时间,西西再次睁开了眼睛,在母亲脸颊“mua”了一大口,然后从她身上爬了起来,乖乖坐在那儿等着换衣服。

  君初云忍不住笑了一声,克服了懒虫,挣扎着起身。

  穿好了衣裳,将西西抱到洗脸盆跟前,一起洗了手洗了脸,君初云又给扎了漂亮的小辫子,才说:“先去玩一会儿吧。”

  西西便自己出门去了。

  君初云慢悠悠地走到了厨房,阿花婆婆正将饭菜捞出锅,看到她,轻哼了一声,严肃古板的脸上十分不悦:“也不看看什么时辰了,除了睡觉发呆,你还能干点什么?别祸害西西了,就没见过你这么当娘的!”

  君初云笑笑,不甚在意:“这样不也很好?”

  阿花婆婆仍是板着脸,利落地将粥盛到碗里之后,转过头正要继续苦口婆心地说教,就看到西西跑了进来,连忙闭了嘴。

  “有什么好吃的呀?”小人儿还不及灶台高,扒着一角踮起脚尖,努力了一会儿也只看到灶台上的油渍。

  君初云走到灶台边上,帮着阿花婆婆将饭菜一起端了起来,然后回道:“蛋羹,饼子,咸菜,还有粥,不过你不能吃咸菜,不然长大了就不好看了。”

  西西嘟着小嘴:“哦~”

  然后吧嗒吧嗒跟着母亲到了院子里。

  君初云将早饭放到了石桌上,揉了揉她的小包子脸,笑了一下,将小勺子放进她手里,说道:“吃饭,阿花婆婆一大早就起床给你做的,不许浪费了。”

  西西乖乖点了点头,自己吃了一口蛋羹,软软地说道:“阿花婆婆做的蛋羹最好吃了。”

  一直板着脸的阿花婆婆,脸上这才有了点笑意,看向君初云的时候,笑容又淡了下来:“你也快点吃,吃饱了去陪西西玩一会儿。”

  君初云点了点头,自己喝了一碗粥,又看着西西将碗里的蛋羹都吃光了,又推过去一小碗奶,让她喝了,这才牵着她的手往外走。

  这是君初云唯一不让阿花婆婆代劳的事情。

  西西每次出门都能捡到一些稀奇的ssr物品,君初云怕被别人看出异常,从不敢让人知道,她再懒散,也依然保持了每天都要陪伴女儿出门这个项目。

  她们现在住的这个地方,是一个小渔村,总共也只有二十多户人家,主要以捕鱼为生,偶尔运气好能够捡到一些海灵珠,可以带去镇上换些其他吃食和日用品。

  灵珠是这个世界的通用货币,形成原因大概跟玉石差不多,其中蕴含丰富的灵气,可以用来修行。只不过,凡人用不起,一颗灵珠就足够一家四口大半年的开销了。而且,修行也不是几颗灵珠就能成事的,除非小山一样的数量砸下去,不然起不到任何效果。

  而修士呢,也不指望这点儿灵气。灵珠数量稀少,等凑够了,就不知道是何年何月了,说不定等不到灵珠数量足够,自己寿命就先到头了。

  所以,灵珠就作为通用货币来用了。

  君初云手里倒是有不少灵珠,大概一千多颗,满满一大袋子。要不是她有个芥子空间,还真不好藏。

  这些灵珠大半是西西捡回来的。自从学会走路,西西每日都到海边来玩儿,每次来,都能捡一两颗回去。两年多下来,除了购买必要的生活物资,其他的,君初云都攒了起来,有备无患。

  在海边逛了两圈,果不其然,捡了两颗海灵珠,又抓了两条鱼,君初云觉得今天的收获差不多了,便牵着西西的手准备回去。

  没走了两步,西西突然被绊了一下,差点就要扑倒在地上。

  君初云眼疾手快,立刻将她拦腰抱住,捞了起来。

  西西却突然伸出小手,将绊倒她的那个东西从沙子里面拽了出来:“这是什么呀?”

  君初云也看了过去,是个锦囊一样的东西,便立刻握住了西西的小手:“先别动,或许有禁制呢。”

  西西立刻老实了,抱住她的脖子,眨巴着大眼睛,耐心等待着母亲的查验结果。

  君初云小心翼翼输入神识,却是一眼望到底,顿时吃了一惊。

  这竟然是个芥子空间?!而且还无主?!推荐阅读sm..s..

  是出了什么意外,被丢弃了?还是,它的主人已经死了?

  既然无主,君初云也不再避讳,将西西放了下来,然后在她身边蹲下,打开芥子空间,两个人一同看了起来。

  “哇,这颗珠子好大好亮!”西西抓住从芥子空间里滚落出来的这颗珠子,都快要跟她的小手一般大了,握住都难,晶莹剔透,在阳光下折射出不同的颜色,漂亮极了。

  君初云看了一眼,确实漂亮的出奇,但她也不知道这是颗什么珠子,做什么用的,便也没多看,塞给西西去玩儿,继续翻找别的东西。

  三五分钟的时间,君初云终于翻完了,忍不住小小地舒出一口气。虽然村子里人少,但也不保证就真的没人会过来。

  芥子空间里的东西她也已经整理好了,稀有的灵植大概有十来种,三阶丹药五颗,四阶丹药两颗,灵珠百十个,防御符十来个,攻击符十来个。最重要的是,还有一块令牌,君初云不认识,但从上面的灵气流动来说,应该是个大物件。

  而且,不论从哪看,这也不是某一宗派的东西,上面连个标志符号都没有。最大的可能,应该是某个副本的入场券——她曾在阿花婆婆身上看到过类似的东西,当时对方也是这么对她解释的。

  想了想,君初云直接将整个芥子空间塞到了女儿的小包包里面,又拍了拍,说道:“不要让别人看到了。”

  西西乖巧地点了点头,又凑过去,扒着母亲的胳膊:“有好东西吗?”

  君初云“嗯”了一声,揉了揉她的小包子脸:“发财了。”

  西西立刻眯着眼笑了起来。

  两人回到院子的时候,阿花婆婆正坐在那里,面色凝重,一看到君初云,立刻站了起来,说道:“我有话要跟你说。”

  一回来,西西就直接跑到房间里去了,她想要找个足够黑暗的角落,看看自己的大珠子有多亮。

  君初云看向阿花婆婆,点了点头:“你说。”

  “我遇上了一些事,得离开一阵子。”

  君初云微微一愣:“这么突然……”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