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道亲闺女三岁半 第3章 第 3 章

小说:天道亲闺女三岁半 作者:子书猫猫 更新时间:2020-10-18 04:06:24 源网站:网络小说
  从玩具店出来,西西就又感受到那股视线了,不安地抱紧了母亲的脖子。

  君初云便也没有再继续逛下去,买好了必用品就匆匆忙忙回了客栈。

  然而,刚进门,她就听到大堂里的几位客人正在说话,内容让她胆战心惊。

  “听说在海边的小村落发现了大师兄的踪迹?”

  “好像是的,说是找到了属于大师兄的东西,他人也在半个时辰之前被找到了。”

  “不过储物袋听说是不见了,也不知道什么人拿走的……”

  “可不是嘛,真是好大的胆子!”

  ……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君初云眼皮一跳,暗骂了一声,转身抱着西西走了出去,前有狼后有虎,思虑再三,君初云也只能选择往西边去。

  白衣男子一直跟在后面,从君初云离开集市的动静来看,她很可能已经察觉到了什么,男子便再次将自己隐匿了起来,目光却仍是紧紧黏在西西身上。

  那是他的女儿。

  事情要从三天前说起——

  作为万象界的第一大宗门,太初宗占地绵延千里,几乎占据了整个中部地区。而在其中,有一座极为独特的山峰,名为雾隐峰。

  这座山并不是太高,但从半山腰开始,就常年雾气缭绕,看不清上面的任何景象,就算有幸上去了,没有太初宗门人带路,也会迷路,转转悠悠几天之后,再出来,就又回到了山下,如同仙人避世隐居的居所一般。

  久而久之,雾隐峰就成了万象界的奇观之一。

  太初宗的主殿,就在雾隐峰之上。

  宗主月离江自从三年前游历归来,就一直在自己的洞府中修行,未曾踏出雾隐峰半步,直到一月前,他的好友顾南行,也是星月宗宗主,前来寻他,月离江这才走出了自己的洞府。

  然而不过半日,两人又一起进入洞府之中,至今未再出。

  太初宗上下早已习以为常,就当宗主闭关修行,宗门中大小事务依旧由长老们处理,今年的收徒典礼,也在照常准备中。

  剑门大弟子方逸之跟在师尊身后,问道:“要去跟宗主说一声吗?”

  剑门大长老沉思片刻,叹气道:“确实该说一声,那你就去吧。”

  方逸之应下,走到宗主洞府的时候,仍是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他来到太初宗也已经有百十年了,但是见过宗主的次数,总共也不超过五次。但他却一直记得那股几乎融于天地之间却又难以忽视的威压,也是以此为目标,勤修苦练几十载。就在前年,堪堪步入剑境第四重。到此时,他的剑意,在同辈人之中已是佼佼者。

  但,见过了宗主的剑意之后,方逸之的所有自傲,都被彻底压下。只是不知,何时才能有机会,再次见到那股纯正凛冽毫无杀气却天衣无缝的剑意。

  方逸之只是稍微走了一会神,便又往前走了两步,高声说道:“剑门大弟子方逸之,求见宗主。”

  话音甫落,洞府门口的阵法便开了。

  方逸之走进去的时候,心情忍不住有点小激动,这还是他第一次进入到宗主的洞府来呢。

  进来之后,方逸之沿着小径走了进去,不过百米之后,便是一处庭院,极为开阔,正前方是一方湖泊。

  微风习习,波光粼粼,犹如一块上好的翡翠,清澈碧绿。湖边,柳枝随风轻扬,湖中,鱼儿出水。

  宛若人间仙境。

  岸边的石桌旁,坐着两个人。

  左边的那位,白衣黑发,手里正拿着一卷书,听到动静转过头来,声音冷清淡然:“何事?”

  方逸之没敢抬头,恭敬回道:“宗主,冲灵梵宴在即,宗门内选取了二十名弟子,将在明天进行选拔。不知宗主——”

  月离江沉默了片刻,才应道:“我知道了。”

  方逸之等了许久,也没等到第二句,顿时犹豫起来。宗主这意思,是去呢?还是不去?就在他准备壮壮胆开口仔细询问一下的时候,坐在月离江对面的蓝衣人先开口了。

  “啧,我觉着你们宗主应当是没空去看选拔赛了。”

  方逸之抬眼看了过去:“???”

  蓝衣黑发的顾南行将龟甲推到了月离江跟前:“半月之期已到,你自己看。”

  月离江放下了手里的书,循着他的手指看了过去,顿时愣住:“这是——”

  “没想到啊,要论深藏不露,果然还是你最行。”顾南行意味深长地看着他,啧啧叹息,摇了摇头,“悄无声息就多了个女儿……”

  方逸之再次被镇住:“女儿???!!!!”

  月离江回过神来,企图挣扎:“说不定——”

  话还没说完,就被顾南行打断了:“五十年一次的命卦,你觉得我会弄错?”

  月离江顿时语塞,倒也着实无法怀疑好友学艺不精:“不会。”

  顾南行看着他眉头皱了起来,一脸挣扎的样子,转头对方逸之说道:“去把你们玄门大长老喊来,重新给你们宗主卜一卦。”

  方逸之立刻就御剑而去了,月离江都没来得及阻止。

  “我并没有不信,只是,太意外了。”月离江揉了揉眉心,强迫自己镇定下来,继续去研究卦象上的信息。

  顾南行贱兮兮地凑了过来:“透露一下,孩子母亲,是哪一位佳人?”

  月离江冷漠地将他的大脸拍开:“着什么急?总会知道的。”

  方逸之去找了玄门大长老,却是没能再进来宗主的洞府。因为就在他离开之后,月离江再次启动洞口阵法,闭门谢客了,就连顾南行也被赶了出来。

  一天后,月离江从洞府出来了。

  顾南行并没有走,甚至跃跃欲试,想要同他一起上路。然而,他在门口等了将近半个时辰,等着月离江将宗门事务安排好就上路,也没见人出来。

  玄门长老走出来的时候看到他还挺惊讶:“顾宗主您还没走哪?我们宗主怕是一时半会儿不会回来了……”

  顾南行窒息:“走了?!”

  “走了快要半个时辰了……”

  顾南行忙不迭地追了过去。

  月离江没有等顾南行,紧赶慢赶,用了将近两天的时间,来到了这个小镇上。但是月离江也没有着急去相见,而是在镇上停留了大半天的时间,然后,就等来了母女两人。

  一大早母女两人在镇上闲逛,月离江就悄悄跟在了后头。不仅是月离江,在他背后,还隐藏着两个灵境高手。

  君初云和西西向这边看过来的时候,暗处传来一道声音:“宗主,她们发现我们了。”

  月离江没有动,淡淡回道:“只是我。”

  ——被发现的,只是他而已。不过他仍是好奇,君初云功体低微,是如何发现他的存在的?这个念头只在脑子里一闪而逝,月离江也没有继续想下去,而是问道:“消息散布出去了吗?”

  暗处的声音再次回道:“是,夫人和小姐的存在,各大宗门都已知晓,一夜的时间过去,这三年多来夫人的行踪,他们想必也已经了如指掌。”

  月离江“嗯”了一声,又说:“将她们出现在镇上的消息也告知太微宗。”

  暗处的人立刻应下:“是。”

  交代完毕,月离江又站了几分钟,这才抬脚,打算去客栈看看,母女俩这会儿在做什么,就看到君初云抱着孩子匆匆忙忙走了出来。

  即使多加掩饰,也掩盖不了她的焦躁不安和小心翼翼,如临大敌。

  月离江目送着母女两人离去,又交代道:“去查查,刚刚在客栈发生什么事情了。”

  “是,宗主。”

  月离江又兀自踌躇了片刻,也再次跟了过去。

  君初云步履匆匆,一路向西而行,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月离江也耐心跟在后面,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不远不近。

  君初云并不知道,在她离开客栈两刻钟之后,太微宗的弟子们,也三五成群,向着西边而来。

  一边急匆匆赶路,为首的弟子一边交代道:“从岔路口分成三组,看到一个年轻女人带着三岁左右的孩子,都带回来。切记,不能伤害她们,一根手指头都不能伤到。不然,被月宗主寻仇,太微宗也保不住你们。”

  有弟子就问了:“那要是碰上月宗主了呢?”

  为首的年轻人皱起眉头,看傻子一样看着他,冷笑一声:“你说呢?”

  旁边的人胳膊肘怼了他一下,连忙回道:“那肯定是当做普通巡查,立刻避让啊。”

  年轻人眉心舒展开来,又说:“各自行动吧。”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