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道亲闺女三岁半 第5章 第 5 章

小说:天道亲闺女三岁半 作者:子书猫猫 更新时间:2020-10-18 04:06:24 源网站:网络小说
  若是在平时,褚英巴不得把太微宗的人往死里打,但是这会儿不行,接夫人和少宗主回家最重要,谁也不能阻碍!

  然而,褚英的话并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弟子们依然打成一团,整个太微宗分宗门口乱成一团,却始终没有人出来维持秩序。

  褚英皱了皱眉,转头跟月离江说道:“宗主,您先进去吧,我来处理。”

  月离江走了过来:“不必。”随即轻轻一挥手,将正在械斗的几个弟子震开。

  突如其来的强大气势,让在场的所有弟子一下子安静下来。

  月离江久未露面,太初宗的弟子们对于宗主也几乎没什么了解,并未认出来,只是单纯臣服于这股令人惊叹的力量。再看到法门大长老褚英也也正沉着脸站在那里,立刻老实了,都站到褚英身后去了。

  太微宗的弟子们就不一样了,这是在自家地盘上,哪怕对方是个不世高手,也不能输了气势。为首的年轻弟子就很刺头,昂着脖子叫嚣起来:“你谁啊?看到没?前面没几步远就是咱们太微宗的分宗,咱们家的家事,不需要外人插手。”

  “月离江,叨扰了。”

  温润却带着几分疏离的声音响起,犹如一颗石子投入湖中,短暂的涟漪之后,是长久的沉寂。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主动带路。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了一处——万象界的传说,太初宗宗主,月离江。

  月离江正要开口询问,太微宗执事长老梁峰就匆匆忙忙赶来了,脸上还带着几分怒气,以及明显外露的心虚:“月宗主,请跟我来。”

  月离江点了点头,也没再关注这边的斗殴事件。

  身边人的气息已经十分内敛了,但靠的近了,依旧让人觉得无比压迫。那是一种,挣脱不了的无上压制,明明白白地告诉你,这其中的差距有多大。

  梁峰的心理压力格外大,沉了沉气,做好了心理建设,这才开口:“月宗主,十分抱歉,照顾不周,让令夫人受苦了。”

  月离江眉目不动,步子却微微一滞:“发生何事?”

  梁峰不敢隐瞒,忙不迭地将事情叙述了一遍。

  君初云带着西西在厢房睡了个午觉,起来之后又陪着她在院子里玩了一会儿,满头大汗地回了房间。

  正巧侍女端着灵茶过来,说是特意给小孩子准备的。

  君初云留了个心眼儿,先倒了一小杯,自己尝了一小口,然后又拿给西西看:“想喝吗?”

  西西点了点头,圆溜溜的眸子十分渴望,看着君初云先喝了,就问道:“娘亲,好不好喝呀?是不是甜的呀?”

  “嗯~好像是,有点甜。”首发..m..

  等了将近一刻钟,没有察觉到异常,君初云便给西西喝了。

  侍女见她喜欢,便又多泡了两壶过来。小孩子喝得也很高兴。

  但是,就在一刻钟之前,君初云突然就晕倒了,七窍出血,来势汹汹。

  梁峰当时就吓得脑壳都差点飞出去,立刻去延请了镇上的大夫,却是束手无策。

  “只说,像是中毒。”梁峰小心翼翼,甚至不敢抬眼去看身边的人,语气也变得不那么确定了,“我也问了一直在旁侍候的门人,自从来到咱们分宗,除了那壶灵茶,夫人她也没有吃过别的东西。而且,令媛喝的更多,却是无恙。”

  月离江只问:“人在哪?”

  “东边厢房……”梁峰话还没说完,月离江就不见了踪迹。

  君初云晕倒的时候,心头猛然一惊,那股熟悉的感觉再次袭来,一瞬间她差点以为,自己回到了当年的华颜宗。五感被封印了一大半,周边的景象和声音,都逐渐变得遥远而模糊,窒息的感觉压在胸腔里,难过的让她恨不能原地去世。

  耳边传来稚嫩的哭声,让君初云的神识一下子回笼。

  不行,她不能这么消极,得坚持住,她已经不是一个人了,西西还这么小,她不能丢下女儿。

  耳边的脚步声来来去去,扰乱了她的思绪,时不时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却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只有西西的哭声,连绵不绝地闯进她的耳朵里。

  君初云有些心疼,努力地动了动手指,想要抓住女儿的小手。

  在大夫进来之后,侍女就抱着西西站到了角落里,一边哄着她,一边焦急地等待着大夫的诊断结果。

  西西哭了一会儿就自己停下了,她依然很懵懂,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娘亲不能抱着她了,西西就很难过。她小小的心里,也似乎隐隐约约察觉到了什么,她不能继续哭了,她得去帮忙。

  西西挣扎了一下,要侍女放她下来。

  “小姐想要去哪里吗?”侍女看她扭着小身子往外走,连忙跟上,又小声劝道,“咱们就在这里等娘亲好不好?”

  西西摇了摇头,在门口站了一小会儿,继续往外走去。

  侍女也不好劝阻,只得老老实实跟在后头,眼看西西就要从东边的小门走出去了,侍女大吃一惊,快走两步到了西西前面,想要抱起她:“不可以去那边哦,小姐,咱们回去看看娘亲好不好?”

  西西板着小脸,很生气地将她的手腕拍掉,然后泥鳅似的扭了下小身子,从门缝里钻出去了。

  侍女顿时懵住,她明明记着,那门是锁着的啊。但是现在,她也顾不上去计较,连忙追了过去,这才发现,门确实是锁着的,但是是用一条长锁链将两边门栓捆在了一起,能够打开一道缝,足够小孩子通过,却不能让她钻出去。

  侍女一脸惨白,转过身看了看四周,空无一人。

  分宗的弟子原本就不多,近期宗门内大大小小的事务却是层出不穷,是以近日内,根本就看不到家里有几个人,要不然也不至于只安排她一个人来照顾这对母女。

  侍女匆匆忙忙跑回去,一刻也不敢耽搁,路上正巧就遇到执事长老,“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小姐,小姐从东门跑出去了!”

  梁峰顿时头大,骂道:“去追啊,抱回来,找我做什么?她一个三岁的孩子,还能跑的比你快怎么的?”

  侍女哆哆嗦嗦:“东门锁了,我出不去……”

  梁峰也来不及骂她了,赶紧自己追了出去,月离江的声音再次传了过来:“我去。”

  话是这么说,梁峰怎么可能不管?简单交代了两句,让侍女回去照顾好君初云,务必要先保住她的性命,然后也忙不迭打开东门,去找孩子了。

  西西跑到街上,在路口站了一小会儿,转头向着南边跑了过去,冷不丁就撞到了别人身上。西西跑的急,一下子没有站稳,整个小身子都往后倒了过去。

  随即,就被一双手给接住了,随即被拥进一个温暖的怀抱,鼻尖萦绕各种花草的清香。

  “谁家的小娃娃?怎么一个人在街上?”

  女人的声音醇厚却温柔,带着一股莫名地、能够安抚人心的力量,让西西一下子就没那么紧张了。

  “你叫什么名字呀?”抱着她的女人笑着问道。

  “西西。”西西绞着手指,小眉头皱了起来,她很想让这个人跟自己一起回去,看看娘亲是不是生病了,但是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急的都快要哭出来了。

  女人摸了摸她的小脸,又笑着说道:“别着急,西西想去什么地方吗?”

  “娘亲!”西西指了指自己刚刚跑过来的方向。

  女人抬眼看去,也没犹豫:“那咱们一起过去看看?”

  她身边跟着的年轻男弟子也很快回来了,说道:“师尊,这孩子是从太微宗分宗跑出来的,刚巧对面有个卖麻花的阿婆,看到她了。”

  “哦?”女人眯了眯眼。

  弟子正要将上午在客栈听到的八卦告知师尊,还没来得及开口,月离江就走过来了。

  他这样的人,无论出现在什么地方,都会吸引无数的目光。他出现的那一瞬间,就连街边卖小吃的阿婆,都不由自主地追随着他的身影,空气也仿佛凝固了似的。

  “你怎么在这?”女子显然是认识月离江的,语气熟稔又随意,却也掩饰不住地惊讶。

  月离江没有回答,反而问道:“你不也在这?”

  女子笑了一声:“真巧。”

  月离江“嗯”了一声,抬眼去看她怀里的西西。

  圆润——这是他对女儿的第一印象。圆圆的小包子脸,圆圆的大眼睛,圆圆的小鼻子,甚至连手指处的旋涡都是圆圆的,皮肤白到通透,一看就很好捏,无害又漂亮。睫毛又长又浓密,挂着两滴泪珠儿,看着让人怜爱极了。

  月离江伸出手,想要将她抱回到自己怀里,西西却紧紧抱住了女子的脖子,往后避了避。

  女子一下子笑出声来:“看来你也有讨人嫌的时候嘛。”

  “药宗主?!”

  从东门追出来,梁峰一眼就看到了西西,还好今天街上人不多,小孩子更是没有第二个,这么圆润的娃娃也很少见,再加上月离江这个标志性的存在,不用看第二眼就能确定了,便立刻走了过来,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就又倒吸一口凉气回去,差点憋死自己。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