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道亲闺女三岁半 第13章 第 13 章

小说:天道亲闺女三岁半 作者:子书猫猫 更新时间:2020-10-18 04:06:2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准备好了一周的吃食,君初云趁热赶紧放进了芥子空间里,然后拿出一颗灵珠,递给大厨:“谢谢你。”

  年轻人看着手心里的灵珠,又看向自家宗主,还没来得及开口,月离江就先说了:“收下吧,这是理应给的报酬,时间不早了,快回宗门去吧。”

  年轻人点点头,便离开了。

  吃饱了饭,又在院子里玩了一会儿,西西也已经昏昏欲睡,君初云看着在那边嘀嘀咕咕的两个好基友,抱着西西却不敢进屋,生怕一进去,又冒出来个大火球。

  月离江转过头看到她坐在那里,立刻就明白怎么一回事了,主动走过去,说道:“进屋去睡吧,今晚不会再发生任何事情了。”

  君初云将信将疑:“这也说不好吧?”

  “好说啊,”顾南行立刻接口道,“袭击我们的人受伤了,十天半月好不了,他肯定没办法来继续搞事了。”

  “万一他有同伙呢?”

  “可能有,但是今晚肯定赶不过来。”顾南行安慰她,“你就放心去睡吧,再不济,还有我们俩在这守着呢。”

  君初云点了点头,这样也确实不是法子。不睡觉,明天还怎么有力气赶路?

  听到房间里传来均匀清浅的呼吸声,顾南行才终于敢开口说正事了。

  “华颜宗这些弟子的动作,是不是多了点儿啊?你怎么想?”

  月离江坐在那里,眉目不动:“用脑子想。”

  顾南行:“……”

  赶在他骂人之前,月离江又说了:“稍微动一动脑子,就知道,必然是有人在背后指引,对她们的行动做了规划。这个女孩子,也不过是一颗无关紧要的棋子。”

  她的成功与否,对大计划毫无影响,她的生死存亡,也丝毫没有意义,随时都可以抛弃。他更加犯不着,去跟一个武功低微的女子计较。

  顾南行思索片刻,便明白了:“你已经着手在查了?”

  原本顾及君初云母女的安全,他想着加派一些人手,将这些危险完全隔绝在外,但是查到跟华颜宗有关,顾南行顿时就歇了心思。

  这毕竟是好友的私事,他插手着实不太像话。

  月离江站了起来,大大方方地回道:“你要是有想法,也可以去查查,或许会发现不少有意思的事情。”

  顾南行狐疑:“真的?要是真查出点什么来,别说我败坏你名声啊。这几年来,可是到处都在说,你应了东方指月,才去做客的。”

  “我应什么了?我怎么不知道?”月离江冷淡回道,“非要说,那就是为了半夏暖玉。东方指月不就是用这个挑衅的我吗?”

  “你觉得那是挑衅?!”顾南行的眼神顿时微妙起来,“你能有女儿,真是个奇迹,君姑娘一定是脑子不清醒……”

  说起当年那件事,顾南行都不知道该从何吐槽。

  半夏暖玉是一块玉,也是万象界的至宝之一。夏天吸收天地之力,积蓄灵气,寒冬就会释放出来。听上去并不稀奇,有很多炼器出来的法宝,也能做到。关键在于,半夏暖玉积蓄的灵气,是大自然的灵气,可以匹配任何需要灵气的物种或是高手,不论对方修行的是何种功体。

  到了月离江这样的修为,半夏暖玉并无甚大用,但,太初宗需要。

  太初宗有一处天然的灵泉,近些年有枯竭的趋势,用尽了各种法子,也未见成效,整个宗门上下,都十分痛惜,大家到处奔走,积极寻找各种可能的法子。

  最终探听到,半夏暖玉可能有效果。

  东方指月对月离江的心思,整个万象界就没有不知道的,除了他本人。刚巧,东方指月手里就有半夏暖玉,而且是母玉,大概有一扇屏风那么大,相当难得又昂贵。

  所以,在太初宗放出消息,重金求购半夏暖玉的时候,东方指月也不甘落后,直接放话:“若是月宗主愿意与我成契,别说区区一块灵玉,就算是整个华颜宗,也会归附于太初宗。”

  这话一出,整个万象界都哗然,有不少好事者,甚至开了赌局,看三年之内,万象界的第一美人儿东方指月,能不能将月离江这朵高岭之花摘到手。

  顾南行也是当初看热闹的一员。那时他对东方指月不熟悉,只知道她长得很美,处事圆滑,又是一宗之主,也算配得上月离江。

  然而,就在东方指月大着胆子主动示爱、忐忑不安地等待着结果的时候,月离江又开始了宅男的居家生活,隔绝了外界的一切消息,并不知道这一回事。

  等月离江想起再次出门的时候,已经过去三年时间了。

  所以,顾南行其实很能理解东方指月的心情。但,理解归理解,这种报复的方式,他就不能接受了。

  月离江很显然也不想谈及这件事,很快就换了个话题:“那边审出来什么没?”

  ——他问的是赵娘那个小团伙儿。

  “有。”顾南行直接将一样包裹在帕子里的东西,放到了两人跟前的石桌上,“赵娘身上收集到的。当时你靠的近,应该能够看得出,她用的是哪门哪派的功法。”

  月离江“嗯”了一声:“看招式路数和内功修为,应当是巫族的末流占星师。”

  “我也是这么想的,如果没有看到这个东西的话。”顾南行抬了抬下巴,目光再次转向桌子上的东西,“看看呗,保准让你意外。”

  “能有什么好意外的?魔气?”

  还真是。

  月离江打开了帕子,即使微弱的烛光下,也能隐约可见一缕黑色的气息,从帕子里面飘出来。月离江早有准备,瞬间又将它们裹了回去,严严实实地包了起来,又说:“不是他。”

  顾南行欲又止,到底也没再问下去。

  第二天一早,君初云便准备离开。

  月离江正站在院子里跟人说话:“……问清楚是哪门哪派的,查清楚他们的功法来源……这村子发生了什么事情,人都去了哪里……”

  听到脚步声,月离江立刻结束了对话,转过身来,主动打招呼:“醒了?厨房有准备好的吃食,你带西西去看看,喜欢吃什么。”

  晨光之下再次看到这张清冷禁欲的脸,君初云的小心脏仍是不受控制地跳跃了几下,老咸鱼也忍不住有些蠢蠢欲动。

  “谢谢,西西已经在吃了。”君初云又说道,“孩子吃饱了我们就打算离开了,我想问问,去往最近的城镇,要怎么走?”

  月离江丝毫不意外:“稍等半天,咱们一起上路吧。”

  君初云犹豫:“不必了吧?大家都挺忙的……”

  虽然眼前的人确实很好看很养眼,但君初云还是冷静地保持了理智——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何况,还是对着她这张又黑又黄的脸献殷勤,没问题才怪了!

  尤其是,他还遍地都是仇人。跟他一起上路,这不是自找麻烦吗?

  对面年轻人抬起头,讶异地看了过来,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能拒绝宗主。随即,他就认出来了,这位姑娘,好像是宗主夫人。更新最快s..sm..

  他刚想说什么,月离江就转过身,人说道:“你先回去吧,有消息了再联络。”

  年轻人应了一声“是”,犹豫了几秒,一步三回头,但最终还是没说什么,转身走人了。

  月离江这才又继续跟君初云说道:“先不说昨天袭击我的人,她应当也不会针对你们。但是赵娘的事情还没有结束,现在你们去哪都未必安全。”

  君初云愣了一下:“她不是死了吗?”

  “并不是只有她一人,他们是一个小型组织,目前查到的,总共有十一人,只找到了其中七人,还有四个人,依然在这附近徘徊,但不知道具体身份和相貌,无法确定什么时候才能抓得到人。”

  君初云仍是犹豫不决,昨晚赵娘并没有帮手,那是不是也可以说,对方认定她修为弱,长得丑,毫无用处,西西又是个不到三岁的孩子,她一个人完全应付得来,所以没必要知会同伴呢?

  月离江并没有给她希望:“西西对他们来说,很重要。”

  君初云心脏一紧:“为什么?”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