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道亲闺女三岁半 第20章 第 20 章

小说:天道亲闺女三岁半 作者:子书猫猫 更新时间:2020-10-18 04:06:24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临近傍晚的时候,他们也终于到了附近的镇上。

  舟车劳顿,就算这车已经很舒服了,坐的太久也感觉憋得慌,君初云便连忙跳下车来,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转过头就看到月离江抱着西西也下了车。

  西西不太高兴,一着地就迫不及待奔向了母亲,奶声奶气地问道:“咱们吃什么呀?”

  月离江也走了过来,说道:“我问过了,这镇上有一家还算不错的饭馆,去看看?”手机端sm..

  君初云点了点头,牵着西西的小手跟了过去。

  小镇人少,饭馆也有些冷清,看到几人进来,店里的伙计立刻热情地迎了上来,介绍自家的招牌菜。

  月离江看向君初云。

  “我吃什么都行,也不是很饿。”君初云连忙回道,“西西的主食多做一点,留下一部分晚上她要吃夜宵,再来两杯牛奶,没有的话,灵兽奶也可以。”

  伙计连忙应下。

  君初云带着西西去院子里洗手。

  西西很漫不经心的样子,小手在洗脸盆里搅来搅去,水都溅到了地上。

  君初云正在清洗脸上的妆,也就没很在意。

  西西忍耐不住了:“娘亲,你什么时候跟那个叔叔认识的呀?”

  她还以为,要分开了呢,所以本来都打算把这个叔叔的事儿给忘记了的,没想到这么多天了,他们还是在一起。

  君初云愣了一下:“哪个叔叔?”她还以为西西说的是顾南行,刚要解释,西西就先开口了。

  “就是那个,穿白衣服的叔叔啊。”

  君初云眨了眨眼,猛然间意识到了什么:“你喊他‘叔叔’了?”

  西西:“要不然呢?好像跟我们很熟似的,娘亲你真的没有被他骗吗?”

  西西说的一本正经,小脸板板正正,认真的样子看着可爱极了。

  君初云顿时明白过来,为什么月离江特意找她说这事儿了,忍着笑,看向西西:“你不喜欢他吗?”

  西西就很为难,确实不是很喜欢,但她也不想这么说,万一伤到人家的心就不好了。

  “还——行吧?”西西皱着小眉头,艰难地叹了口气,小大人似的,“娘亲觉得他是个好人,西西也能接受。”

  君初云:“……难为西西了。”

  “姨姨说,好多年前娘亲跟叔叔关系很好来着,还在一块儿住了一段时间,那会儿还没有西西呢,是真的吗?”

  君初云点了点头:“嗯,算是吧。”

  “那为什么会分开呢?”

  “发生了一些事情,我们,嗯,走散了。”君初云认真想了想,给了一个小孩子比较能接受的理由。

  西西果然就不再纠结了,顿时舒了一口气:“这样呀,没有吵架就好。”

  君初云又逗她:“那要是走散之前,就已经吵架了,该怎么办呢?”

  西西皱着小眉头,抠了抠脸颊,眨巴着大眼睛看向娘亲:“那你还喜欢他吗?”

  君初云:“啥?”

  西西很认真的样子:“要是你不喜欢了,那就不理他了,咱们自个儿过去。你要是还喜欢呢,他给你道歉了,就原谅他一次吧。”

  君初云:“……”

  你到底什么时候学会的这些?这风格跟我们家不谙世事的小可爱一点儿都不搭好吗?

  君初云心情复杂:“你怎么知道的这些?”

  “姨姨跟我说的呀。”西西理所当然,“姨姨说,你们迟早要面对这个问题,就给我说了好多答案。娘亲你还要问别的不?”

  君初云:“……不,不需要了,娘亲已经知道答案了。你之前怎么不跟娘亲说?”

  西西理直气壮:“我以为以后再也见不到了,就不用说了呀。娘亲,咱们还要在一起多久呀?”

  君初云也没有隐瞒她:“大概,一直到西西长大为止。”

  西西眨巴着大眼睛,小小声地叹气:“看来你还是舍不得他的脸。”

  君初云:“……真的不是。”

  月离江看到母女两人在院子里呆了好一会儿,有些担心,便也走了出来,然后就听到了他们家的绝世小可爱跟她母亲的整个儿对话,心情复杂。

  顾南行在一边笑的快要晕过去了:“哈哈哈哈哈,西西可真聪明,这都能知道。”

  月离江:“……”

  很好,风凌萱挖的这个坑,他认了,回头他一定会把这笔账讨回来。

  “被闺女承认脸好看,也是很幸运的嘛。”顾南行幸灾乐祸,恨不能将母女俩的话写成册子,在整个万象界流传。

  但是他不敢,毕竟他打不过月离江。

  君初云觉得这样不行,整理了一下思绪,耐心跟西西说道:“娘亲真的不是馋他的脸,我们和好,是有别的原因。”

  西西看着她,表情十分认真:“我听着呢。”

  君初云却突然有些胆怯,这还是头一回跟西西谈起,关于她父亲的事情,但是既然决定要一起生活了,自然也该讲明白,不能因为西西还小就随意敷衍。

  “那个,西西,他不是叔叔,是爹爹。”

  西西一下子睁大了眼睛,十分惊讶:“我不是娘亲生的吗?”

  君初云:“这倒没错儿……”

  “那跟爹爹有什么关系呢?”

  君初云:“这个问题很复杂,现在讨论也不合适。”

  西西便又说:“我都这么大了,有没有爹爹已经不重要了,那就不要了吧?”

  君初云:“……”

  这话我没法接。

  西西叹气:“多一个人,吃饭也是大问题呀。还是让他去给别人做爹爹吧。”

  君初云:“……这好像也不是一回事。”

  顾南行觉得这一趟来的可真是太值了,这大概是月离江这一生当中,最为凄惨的时刻了。闺女不仅不肯喊他爹,甚至还想把他赶出家门。

  君初云循循善诱:“如果,他做饭很好吃呢?”

  西西很嫌弃地撇了撇小嘴:“一看就不像,娘亲,你不要被他的花巧语给骗了。”

  君初云:“这不至于,咱们可以找个机会,让爹爹做个饭,给西西尝尝看。”

  西西完全不信,又说:“要是你真的很喜欢他的脸,我也不是不能忍。”

  君初云叹气,咸鱼养娃真难。

  “西西可以不要喊‘叔叔’吗?”既然决定要一起生活一段时间了,君初云觉得,这个面子还是要给的,闺女天天喊“叔叔”,迟早得把太初宗这位大佬给惹毛了。她本人倒是无所谓,但是她还指望着西西能够从太初宗学到一些保命的本领呢。

  西西很为难:“非要喊爹爹吗?那以后有了别的爹爹,怎么办呀?”

  君初云:“……应该,不会有别的了吧?”

  咸鱼活着都已经这么难了,谈恋爱那不是自己找死吗?

  看到娘亲这么坚持,西西也勉为其难答应了,忍辱负重一般,说道:“那好吧,我会努力调整好心态,将他当做爹爹的。”

  看的君初云都觉得自己过分了,差点忍不住,就要抱着闺女逃走。看到外面走进来几个带着刀剑的中年男人,突然就又冷静下来了。

  搞定了这件大事,君初云将脸上的草药汁也卸干净了,又给西西洗了小脸小手,母女俩这才手牵手回去包厢,准备吃饭。

  一进门,包厢里却多了一个人。从背影看,是个纤细文弱的少年,年纪应该不大,却让君初云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很奇怪。

  她一进来,三个人也齐齐看了过来,目不转睛地盯着她。

  君初云有些不适应,摸了摸自己的脸:“怎、怎么了?没洗干净吗?”

  月离江率先回过神来:“无事。”

  君初云便抱着西西坐到了靠近里侧的位子上,坐下来之后,一抬眼正对上少年看过来的视线,便对着他微微一笑,少年连忙低下了头。

  这孩子确实年纪不大,或许还不到二十岁,长相清隽,气质出众,第一眼看去,就让人想到了“芝兰玉树”这个词。看两人的表情和姿态,这少年应当是月离江的晚辈。

  月离江主动介绍:“这是我的弟子许江白。”

  君初云愣了一下,没控制住表情,瞬间就冷了脸。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