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道亲闺女三岁半 第22章 第 22 章

小说:天道亲闺女三岁半 作者:子书猫猫 更新时间:2020-10-18 04:06:2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君初云僵了一下,不明白他为什么会来找自己。但既然是月离江的弟子,她也不好直接晾着或是赶走。

  踌躇了一会儿,君初云也未能来得及多想,先是用被子将瓷杯包了起来,又对着西西比划了个“嘘”的手势,然后才过去开门。

  许江白站在门口,并没有进来的打算,听到门打开的声音,立刻绷紧了脊背,将手里的东西递了过去:“下午并不知晓夫人在此,也未能给小师妹准备好礼物,小小心意不成敬礼,还望夫人不要嫌弃。”

  君初云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该做出什么表情了,笑容也尴尬无比,只好回道:“不必如此客套,西西还小呢,也用不上什么……”

  许江白很坚持:“若是夫人不嫌弃,还请收下,若是觉得不好不合适,也请暂时收下,改日我再给小师妹寻找更合心意的。”

  君初云很为难,这少年意外地有些固执呢。

  “收下吧,说不定西西会喜欢。”月离江走了过来。

  许江白立刻行礼:“师尊。”

  君初云便收了礼物,又说道:“多谢。”

  许江白摇摇头,腼腆地笑了一下,就又走了,一句多余的话都没说。

  月离江也没有挽留,甚至视线都不曾落在徒弟身上。

  君初云觉得这师徒俩的气氛有点诡异,但是又不熟,还是别发表意见了。她倒是有心想问问月离江,关于这个弟子的某些事情,但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我来看看西西。”月离江也很在意君初云刚刚的态度,但也不急在这一会儿。

  君初云点了点头,让他进来了。

  西西正趴在被窝里看那三个成精的杯子,倒是很听话地将杯子和自己的脑袋一起包了起来,半点光都没透出来。

  君初云快步走了出来,将她的小脑袋解救出来,揉搓着她的小包子脸:“不憋得慌吗?”

  西西笑的眉眼弯弯,又指着正在爬的杯子给她看:“娘亲,我给它喝点水喂点吃的,会不会跑的更快一点呀?”

  君初云:“emmmm,大概不会。”

  月离江也看到了那三个杯子,自然也认出来是在包厢里买下来的那些,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西西腻歪到母亲怀里,这才发现房间里还有个人,待看清楚是谁之后,立刻就鼓起了小包子脸,不太高兴的样子。

  君初云也察觉到了,西西貌似不太喜欢她的父亲。

  不都说,父女连心吗?而且西西的感知能力还异于常人,应当早就察觉到,月离江跟她之间,有着更为亲密的关系了。但是,西西对此从未表现过欢喜,也不愿意主动去亲近月离江。现在更是隐隐有了排斥的感觉。

  君初云原本还打算趁着这个机会,让父女俩亲近一些来着,这会儿突然又犹豫起来,便也只说道:“西西,爹爹来看你了。”

  西西立刻翻滚进被子里,将自己裹成一个毛毛虫,闷闷地说道:“西西睡了。”

  君初云:“……”

  当着你爹的面欲盖弥彰,不太好吧?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君初云正打算将她扒拉出来,却被月离江制止了:“无妨,天色不早了,让西西早点睡吧。”

  他都这么说了,君初云也不再坚持,正要收拾一下桌子上的东西,看到刚刚那三个会跑的白色瓷杯,就好奇地问道:“这杯子是怎么回事啊?”

  月离江走过来,手指轻点了一下,杯子立刻就恢复原样。

  君初云拿起来,左看右看,变换了好几个角度,也不见这杯子再有任何动静,便有些遗憾:“不动了?不是茶杯精啊。”

  月离江回道:“只是个糊弄人的小术法而已。”

  西西趴在被窝里,也忍不住悄悄观察这边的动静,听到自己好不容易收拢回来的杯子不会动了之后,立刻爬了起来,蹭蹭跑到了君初云身边,抓着她的胳膊爬到了小凳子上,去看自己的杯子。

  “真的不会动了呀……”西西叹了口气,有点难过。

  月离江低头看着小家伙儿,心思微动:“西西喜欢?”

  “喜欢不喜欢的,有什么用?反正都没了。”

  月离江又伸出手,将陶瓷杯拿了起来,手指在上面指指点点,好像是在画什么图案,大概两分钟之后,又将杯子放到了桌子上,说道:“再看看。”

  西西眨巴着大眼睛,又趴了过去。

  茶杯再次动了起来,这次移动的速度明显快了许多,像是长出了腿一样,几秒钟的时间,就从桌子这一边蹭蹭跑到了另一边,眼看就要跌落下去,西西忙不迭地伸小手去捞。

  月离江身高腿长胳膊也长,稍微往前探了一下身子,就把两个茶杯都捞了回来,放到西西跟前,又拿出一个漂亮的小布袋:“要是不想让它们跑,就装进这里面。想要看的时候,再拿出来。”

  西西立刻收下了,奶声奶气地说道:“谢谢。”

  还是没有喊“爹爹”,月离江心里微微有些叹息,但也明白,这样的性子,才更加像他。

  君初云觉着眼下的气氛不太好,连忙说道:“西西该睡觉了,要早睡早起才能快快长大呀。”

  西西乖巧地应了一声,任由母亲将她抱回到床上。

  “娘亲,你是不是有心事呀?”西西眨巴着大眼睛,察觉到母亲又开始走神,就很担心,伸出小手摸了摸她的脸,又摸了摸自己的额头。

  小时候她不舒服母亲都是这么做的,西西一直都记得。

  感受到小家伙儿的关爱,君初云的心情一下子就没那么抑郁了:“嗯,是有些事想不明白,不过也不重要,慢慢地多想几天就好了。”

  西西又问:“是那个大哥哥吗?见到他之后,娘亲就有了心事。”

  君初云摸了摸她的小脸,“嗯”了一声:“娘亲不喜欢他,但是想想,人家也没做什么坏事,这才第一次见面呢。”

  西西明白了,立刻附和:“说不定就是个坏人呢,娘亲才不喜欢的。反正咱们也不要他喜欢,以后就不要在一起玩了。”说着,又抓住了君初云的手,“娘亲跟西西一直在一起就可以了,其他人咱也不稀罕。”

  君初云忍不住笑了起来:“西西真是娘亲的小天使。”

  西西也跟着笑的眉眼弯弯,爬到母亲身上去,在她脸上印下一个大大的香吻:“娘亲就不要想那些不好的人了,咱们来讲故事吧。”

  大部分时候,君初云都会给她讲睡前故事,除非西西躺到床上秒睡。不过,每次听完了,西西都要吐槽故事里的人,觉得他们的行为十分不合常理。

  即使如此,西西还是喜欢听。

  可能是,不听就不知道外面有这么多奇奇怪怪的人了吧?

  君初云便先把许江白的事情放到一边,开始给西西讲故事。

  月离江回到自己房间之后,才将藏在储物袋里的茶杯拿了出来——趁着西西不注意,他偷偷换走了那三个。

  这上面的确是被施展了一个小术法,在人来人往的客栈之中,也可以说是店家的一种信息收集方式,无伤大雅,只不过,这杯子刚好出现在他吃饭的包厢里,而且还专门记录了他的特征,特意针对他们一行人的迹象,就有点意思了。

  ——这上面的术法,是用于记录的,记录杯子周边的人,不论是人物的相貌还是所说的话。

  月离江正摩挲着瓷杯,打算通过术法反追踪,找到施术的人,顾南行就敲门进来了,一看到他手上的东西,就说道:“一把年纪了,还抢闺女的玩具,能不能要点脸?”

  月离江将茶杯放到了桌子上,就看到它开始散发着荧荧之光。

  顾南行顿时了然,牙疼似的倒吸一口凉气:“这谁啊?活腻了来招惹你?”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