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嘶~”

  她痛呼一声,捂住了自己的脑袋。

  “白沐尘,你这么暴力,老娘还是退货好了。”

  她咋咋呼呼的抬起头,一脸凶巴巴的说道。

  “想退货?你觉得本王还会给你那个机会吗?”

  男人阴森森的声音回响在耳边,她悻悻的摸了摸鼻子,有些犯怂。

  明明这个时候最占理的是她,怎么一到关键时候,就、就不敢出手了呢?

  她低垂着脑袋,不发一言,一个人躲在小角落生着闷气。

  男人颇有兴味的盯着她看了几眼,然后挪过去将她一把搂在怀里。

  “这样就生气了?”

  “走开!”

  她没好气的出声,小手虽然推拒着,可是心里却像吃了蜜一样甜。

  “呵呵!轻轻,我没有没说过,你生气的样子也很美。”

  沐轻歌小脸一红,抬头给了他一个白眼。

  “你除了会花言巧语,还会什么?”

  男人将一吻映在她的眉心,然后含情脉脉的注视着她。

  “除了花言巧语,我就只会爱你了。”

  甜甜的味道环绕在心间,她抿了抿唇,满心欢喜。

  “轻轻,你之前不是一直想去游山玩水吗?等再过两天,我就带你去看遍这紫罗大陆,你说好不好?”

  将下巴磕在她的肩膀,感受到手上真实传来的温度,他嘴角勾起的弧度越来越大。

  沐轻歌脸上一喜,遂扭头看他,“你说的是真的?”

  他温柔的摸摸她的脑袋,“我怎么会骗你呢?这半个月里,我就是为了这件事情在外奔波,现在一切都已经准备好,只要你答应了,我们随时都可以出发。”

  “这么好。”

  她笑靥如花的看着他,眼里仿佛充满了星星。

  他但笑不语,心里却泛起无数波澜。

  “咦?不对啊,假如我们出去游山玩水了,那两个小家伙怎么办?他们现在都才两岁半,还正是需要人照顾的时候,我不能扔下他们。”

  果不其然,他就料到轻轻会因为两个小家伙而犹豫的。

  其实,他又何尝不想和两个孩子在一起多待会儿呢?只是他与轻轻之间,实在是经受了太多的磨难,所以比起两个孩子,他更心疼的是轻轻。

  若他与轻轻去外面游玩五年,再次回来的时候,两个孩子也才七岁半,他们正好赶回来参与他们之后成长的人生;可若是他和轻轻错过了这次机会,等两个孩子都长大之后再出去,他会觉得太对不起轻轻。

  所以在现实面前,他只能够过于自私一点,对他来说,轻轻是他的一切,比两个孩子还要更为重要;所以做出这个决定,他是早已经斟酌好了的,谁也无法动摇他的决心。

  “轻轻,两个孩子虽然才两岁半,可是他们的思想与智力都比一般的孩子要更为成熟,难道你看不出来吗?”

  提到这,沐轻歌咬了咬唇,有些犹豫不决。

  “可是他们毕竟才这么点大,就算再聪明又有什么用?”

  他叹了口气,无奈的看着她。

  “轻轻,你不能总想着两个孩子,也要为自己想一想。两个孩子再不济,还有红凌他们照顾着,可是我们这次游山玩水的机会要是放弃了,可是要等到十几年后才能实现了。”

  他故意将话说的严重,沐轻歌果然不再纠结,只不过……

  “那、那我们要不也问问心儿和睿儿的意见吧?亦或者说,我们可以把他们两也带上啊,一家人出去旅游,那才叫美呢!”

  她乐滋滋的说着,全然没意料到旁边的男人变了脸色。

  男人霸道的将她抱紧,一脸吃醋。

  “不行!”

  “为什么不行?”

  “再怎么说,你和两个孩子也在一起生活了三年,可我们之间,顶多也才一年,我不管,你得补偿我。”

  沐轻歌皱了皱鼻子,“你怎么还跟两个小家伙吃醋呢?”

  “我可不管,这事就这么定了。”

  她低头沉思了好一会儿,也明白自己这些年来是对不住他,既然如此,那要不就……

  “那我们明天要不和两个小家伙商量一下这件事情?”

  男人沉思半晌,本来是不愿意的,可看到她一脸期盼的眼神,只能点了点头。

  “好。”

  翌日。

  白沐尘拥着沐轻歌的腰从房里走出来,所经之处,惊呆了无数人的眼睛。

  两人走到大厅,红凌等人脸上都是一副意味深长的模样,沐轻歌不经意间看到,不禁害羞的低下了头,竟不敢与他们对视了。

  “小姐,看来你与尘王,应该是重归于好了哦!”

  黄烟在一旁站着,动静最大。

  沐轻歌忍不住给了她一个白眼,“你很闲是不是?”

  她连忙跑到橙叶身后藏好,还一脸挑衅。

  “唉,有男人撑腰就是不同啊,我得拍拍我这小心脏,不然等会把我给吓死了。”

  “黄烟,你可别说了,没见小姐都害羞的抬不起头来了吗?”

  橙叶轻声呵斥,眼底却饱含笑意。

  景一领着人站在另一边,做了个手势,瞬间一道震天响的声音在这安静的大厅响起。

  “王妃!王妃!王妃!”

  沐轻歌抬头看过去,不禁笑了出来。

  “妈咪!”

  就在这时,两个小家伙跑过来,一人抱住她一条腿就不动了。

  沐轻歌感觉到气氛尴尬,便扭头看向旁边的男人。

  当看到他满脸黑沉,她就知道这男人肯定又吃醋了,这世上怎么还有吃自己孩子醋的男人,真是服了!

  “心儿睿儿,还不快叫爹爹。”

  她本想蹲下身子把两个小家伙抱起来,可无奈男人就是不放手,她只能站着说了。

  心儿抬头看了他一眼,倒是很配合的喊了一声,“爹爹!”

  可睿儿却是绷着脸看他,不情不愿的喊了一声,“爹爹。”

  男人这才松开她,俯身将心儿抱了起来。

  “心儿乖,爹爹带你去吃饭。”

  沐轻歌一脸错愕的看着某个走掉的男人,又低头看着睿儿,不禁有些心疼。

  这男人从一开始就更喜欢心儿,现在睿儿都叫他爹了,他不仅连一点表示都没有,还区别对待,真是太可恶了!

  “妈咪,爹爹是不是不喜欢睿儿?”

  小家伙抿紧嘴唇,有些可怜的出声。

  她俯身抱起小家伙,摸摸他的脑袋,安慰道,“爹爹怎么会不喜欢你呢,睿儿别多想啊!”

  “那爹爹怎么都不理我?”

  沐轻歌皱了皱眉头,最后索性说道,“你别管他,他不喜欢你,妈咪喜欢你就好了。”

  小家伙委屈的点了点头,“嗯。”

  他趴在沐轻歌的肩膀上,在她看不到的地方,露出了一个得意的坏笑。

  哼!坏爹爹,你以为我会这么轻易把妈咪让出去吗?门都没有!

  饭桌上。

  见都已经吃的差不多了,白沐尘便故意咳嗽两声。

  “心儿睿儿,爹爹和妈咪有事情要和你们说。”

  两个小家伙抬头看他,似乎在无声询问。

  “爹爹和妈咪过段时间要出去游历一番,你们就好好待在家里,让红凌他们陪着你们行吗?”

  “不行!”

  “爹爹,你和妈咪要丢下我和哥哥吗?”

  白沐尘递给她一个眼神,果然,两个小家伙绝不会答应的。

  “不是这样的,心儿睿儿,你们听妈咪和你们解释。”

  “心儿不要听!”

  小丫头瘪了瘪嘴,先一步跑开了。

  睿儿则是跑到白沐尘面前,一脸酷拽的道,“才不会让你把妈咪拐走。”

  眼看着两个小家伙都跑开了,沐轻歌一脸焦急就要去追。

  白沐尘起身拉住她的手,用眼神示意景一红凌等人去追。

  “尘,我看这事要不就再搁浅搁浅吧。”

  “轻轻,你要坚定自己的选择,这两小人精可是聪明的很。”

  “可是……”

  “好了,别想这么多了,我自有安排!”

  “那好吧。”

  沐轻歌低头的瞬间,没有看到男人眼里闪过的一道精光,乃至于最后,她想后悔也不行了。

  隔天。

  “妈咪,妈咪你在哪?”

  小丫头光着脚满大厅寻找沐轻歌,可就是没见着人影,心里焦急的不行。

  “哥哥,怎么办?妈咪不见了。”

  沐宸睿轻哼一声,“想都不用想,这肯定是那个臭爹爹搞的鬼。”

  “啊!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妈咪不在,心儿害怕。”

  “心儿不怕,哥哥会想办法带你去找妈咪的,但你现在必须先回去把鞋子穿好,可不可以?”

  “好。”

  眼看着小丫头跑远,沐宸睿眼里闪过一丝愤恨。

  白沐尘,你竟敢拐走我妈咪,你给我等着!

  另一处。

  沐轻歌迷迷糊糊醒来,就发现自己已经在马车里,而白沐尘还在一旁淡定的坐着。

  她稍微动动脑筋,就知道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白沐尘,你知不知道这样,两个孩子会哭的!”

  男人将她搂入怀里,“轻轻,一切事情我都交代好了,你就别再担心了,我办事的能力,你还不相信吗?”

  “可是……”

  “别可是了,就算你现在反悔,也回不去了。”

  沐轻歌一脸幸福的捶了捶他胸口,娇嗲道,“就你聪明,以后要是两个孩子不认你,可别怪我!”

  他轻笑一声,“这一辈子,我只认定你是我娘子!”

  她心里一暖,一句话不禁脱口而出。

  “尘,我爱你!”

  “轻轻,我也爱你!”

  马车继续向前飞快的行驶,而属于他们的故事,又将会翻开最新的篇章。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