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政医妃倾天下 第179章 扁鹤来京

小说:摄政医妃倾天下 作者:任虞姐姐 更新时间:2020-11-08 16:13:24 源网站:网络小说
  此时的杨端把自己在凤国受辱之事,一股脑儿全怪罪在了虞兮头上,他本就是睚眦必报的性子,绝不肯善罢甘休的。

  大包大揽要去调查虞兮,本就是抱着置他于死地的意思。

  斐孤辰怎会不知道他的意思,却也恐打草惊蛇,不好出言阻止。他若明着拦了,杨端暗地里也要查。

  “也好,那微臣乐得清闲,就有劳杨大人了。”他嘴上道。心里想的却是,要尽快让虞兮有所防备。

  虞兮那边,夫妇二人同凤怀瑾交代了几句,看天色已晚也让人驱车回到了靖王府。

  虞兮斗智斗勇了一天,脑子累得不行,在马车上就有些昏昏欲睡,睁不开眼了。

  她把头靠在凤逸阳颈窝里,像只懒洋洋的小猫。

  凤逸阳对这种难得的亲昵时刻享受得很,也惬意地眯着眼睛,搂紧了她。

  “小乖。”他轻声道。

  “嗯?”虞兮用鼻子挤出一个单音节回应他。

  “无事。”凤逸阳亲亲她的发顶,只觉得满心都是温柔缱绻。

  凶悍的女人乖巧起来有多迷人呢,总之,是比一直乖巧的女人迷人一万倍。

  他真是得了宝,几年前遇到了这么个美人儿,在她尚未长成时,便认定了她。

  “无事别吵。”凶巴巴的小可爱含糊不清地说,伸手也抱住了他的腰,就松松地抱着,并不睁开眼睛。

  凤逸阳只觉得心脏停了一拍,许久后才又正常跳动起来。

  肌肤之亲了无数次,偏偏这样的时刻依然会悸动。

  他马上有了反应,额上出了一层薄汗。

  忍了很久很久。

  “小乖,那么累吗?”

  他轻声问。

  “嗯……”

  虞兮依然用鼻音回他。

  好吧……

  凤逸阳只觉得不上不下,不痛快得很。

  一直快到王府门口,虞兮才缓缓睁开眼睛。抬头看凤逸阳脑门冒汗的模样,疑惑道:“这么热么?”

  凤逸阳看她有了些精气神儿,一句话没说,愣是把人从身侧抱到了膝上面对面坐着。

  他目光灼灼地看着她,呼吸急促。

  “凤……”虞兮想问他怎么了,辅一张嘴就被凤逸阳的唇把余下的话堵进了腹内。

  他的舌紧紧地追着她的,不肯放开。

  虞兮虽刚才没有睡实,依然被他闹的有些懵,瞪大眼睛由着他胡闹。

  凤逸阳不解恨似的,亲了许久许久,又把手从襦裙下面伸进去,触碰她的躯体。

  “en~”虞兮含混不明地哼了一声,酡红色从两腮蔓延上了脸颊,也跟着呼吸急促起来。

  马车匀速往前走着,两人却像受了颠簸,都晃了两下。

  “会被车夫发现。”虞兮小声抵抗,态度却不坚决。

  “你乖一点就不会。”凤逸阳哑着嗓子,伸手先解了自己的玉带。

  虞兮被他按着动弹不得,脸色红得喝醉了一般。

  王府的马车都是实木,结实得很,倒是未发出什么羞人的声响,从大门口一路到寝宫,二人再未言语。

  胡闹一路,下马车时虞兮的脸依然红得不行。她刚一站起来就趔趄了一下,看得凤逸阳又是心里一动。

  虞兮伸手要凤逸阳扶她,谁知对方握着她的腕子把整个人公主抱了起来。

  “你真是……”她嗔了一声,终是没有说出别的。

  凤逸阳得到了满足心里正美,抱着她像抱着个婴儿似的轻巧。

  知道她害羞,忍不住笑。

  “别人都巴不得要我宠,就你这么别扭。”

  “臭流氓。”虞兮低啐,脸上的红又深了几分。

  被凤逸阳一路抱到卧房,虞兮的衣衫都有些皱巴巴的。她埋怨又害羞地看着凤逸阳,脑子里全是马车内予取予求的一幕。

  凤逸阳为她脱了鞋,让她坐在床沿上,又伸手帮她解了发髻,梳理头发。看着她害羞的模样怎么都看不够。

  “王爷,王妃,扁神医求见。”不一会儿,有下人叩门道。

  虞兮正光脚坐在床沿上,一听这话,蓦地下了地,又惊又喜地往外跑去。

  “这个月通信爹爹并未告诉我要过来。”她道,知道扁鹤有意给她惊喜。

  凤逸阳也有些意外,看虞兮激动的模样,心里吃味。

  嘴上说着“义父倒比自家相公还亲”,行动上却不敢耽搁,伸手拉了她手臂,把人按回床沿上,蹲在地上为她穿了鞋子。又找了身干净衣服给她换了,头发简单挽好,才牵着她的手出了门。

  虞兮已经一年多没有见到扁鹤,心情激动得很,恨不得一路小跑过去。凤逸阳看她孩子似的一面,又好笑又吃味。

  “什么时候见到我这么高兴,为夫梦里都能笑醒。”他不满,脚下也是不停。

  虞兮满脑子都是义父,根本听不进他的话,也没发现隐隐的醋味。

  “爹爹!”

  虞兮火急火燎赶到前厅,看端坐喝茶的扁鹤,一头扑进了他怀里。

  扁鹤向来冷着一张脸,见到许久不见的虞兮才有了些温度。

  伸手拍拍虞兮的后背,把她从怀里拎出来。

  “这么大了,动不动往爹爹怀里扑像什么样子。”

  再冷眼看向凤逸阳:“王爷觊觎我女儿,可不是交友之道。”

  凤逸阳不以为然:“从朋友变成本王的老岳父,你不开心么。”

  “兮儿说你泼皮无赖,果然所言非虚。”扁鹤鼻子里冷哼一声。

  他早就知道了这件事,当然不至于生多大气,只是来了要讥讽两句罢了。

  凤逸阳倒是听得这话皱起眉头。

  “娘子平日里跟岳父都是这么说为夫的?”

  虞兮心虚地不看他,这话她确实是说过的。

  “还说过什么?”凤逸阳问。

  “还说过你喜怒无常,在你的府上她要事事小心。”

  ……虞兮打死也没想过这两人会有当堂对峙的一天,不然她一定管住自己不要乱讲话。

  她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恨不得拔腿就逃。

  凤逸阳看虞兮的眼神晦暗不明,里面是她读不懂的情绪。

  “我这是过去写的,就是我去军营找哥哥之前。”虞兮连忙解释。“那时候我……我没有安全感……”

  那时我在利用你为惊鹊报仇,又没有像现在这般笃定你对我的感情,当然会没有安全感。虞兮心里补充。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