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契之主 第六百一十一章 要变天了

小说:灵契之主 作者:玄机梦境 更新时间:2020-10-28 18: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黑龙的威能着实恐怖,令白林短时间腾不开手。可他战斗的决心也不是很足,很快化作几缕黑光消散而去。等其离开,这片天地只剩海风和荒凉,令白林站于海崖外,叹息良久。

  擎天宗的人似闻到血味的鬣狗,疯狂朝这边赶来,可见到的只有白林一人。他还沉浸在之前的黑龙攻势中,堂堂胡不归,创下一段传奇,打通学院和荒兽大森林,且修改学院规矩,凡是生灵便可进来修行,而非只是人。可既在死后将自己的一切都交给阿烛那个小丫头,真是令人不可思议。

  “白林大师,先前的波动可是你和夏萧发出来的?”

  闫猛站在白林身后,顺其目光看向南边的幽冥大海,那里一片浓雾,似水墨画一般,真真实实,又藏着虚假和不知物,令人一阵后怕,似有一对眼睛盯着自己,直勾自己的魂魄。闫猛一摇头,将自己从那种状态中拉出,望向身边白林,可他似在沉思,参悟着某种真理。

  “自棠花寺创建以来,只有五大势力的顶尖强者一同去过南海之南,可那里的封印和镇压的东西令他们觉得棘手,更别说一个小小的夏萧和阿烛,就算有通天之能,恐怕都不能活着回来。”

  “他已创造足够多的不可能,这一次不能再这样光凭幻想做决定。”

  “那就等吧,本就要变天。”

  白林大师走回海崖,双手合十,拉出一禅杖,将其竖在海崖上,如一旗帜,也似佛印。他就盘坐其下,双手合十念经,等天变后即将袭来的大水。那会是天劫,也是神罚,可有棠花寺在,无论什么东西都别想威胁整个大荒。

  闫猛身后的擎天宗长老看着白林这般模样,有些事想问,但被闫猛拦住。

  “都回自己的位置,就算他不死,也必定要回来。”

  长老们虽有疑惑,可答应后皆离去,但有十数人跟在闫猛身后,掠向白林的左手边。他们沿海崖而行,离远后才问出心头疑惑。

  “夏萧和阿烛既有拦住白林的实力?就算胡不归留下荒纹,也不该这么强,看来除了学院,棠花寺也不想对夏萧真正下手。”

  “学院包庇他们还算正常,毕竟夏萧在学院已待三年有余,可棠花寺那么痛恨魔道,将其视为天敌,白林更是出了名的倔,却没下死手。看来……其中有猫腻。”

  “你们怎么看?”

  闫猛没有扭曲空间而去,而是与众人顺着海崖快速奔疾,一步可行数里。这也是为了扫视岸边是否有夏萧的踪迹,可诸位长老提起的事,令闫猛眼中的光猛地一沉,带有些恨色,不知在想什么。可那几丝杀意,似长老再胡说,他就会将其灭杀于一旁冰凉的海底。

  “在下认为,得重新定义夏萧和阿烛的身份和所能带来的威胁,不能再盲目的追杀和拦截。学院这么多年第一次展现出暴戾的怒火,定不是小事,我们强插一脚,看似做着正义之事,可得罪了学院不说,还惹得他们公然帮起夏萧。”

  “更重要的是棠花寺的作为,他们肯定不会偏袒夏萧,他们最为正直,没有学院的私心,也没有我们的偏见,所以……”

  “为何说是偏见?尔等作为擎天宗长老,应该知道我们身处北方是为了镇守那,而偏僻之地的魔物极多,这些年死在魔道中人的长老和小辈还少吗?夏萧确实身份惊人,也做着不为人知的玄乎事,可单为学院和棠花寺的动向都否定自己的做事原则,你们甚是让我失望。莫非你们忘了盘老爷子的惨案?”

  “这……”

  长老们哑口无言,顿时不知该说什么,闫猛随即呵斥,道:

  “真理本就掌握在少数人手里,现在我们不管夏萧和阿烛的事,谁来管?学院指望着他救助天下,棠花寺或许是心软,觉得他去了南海便不会归来,可若是我们一点防备也没有,夏萧再回来时,便会带着滔天的黑气。你我或从人世,或从大森林来,都为生灵,而责任越大能力越大,为了自己也为天下,切不可再说此类话!”

  闫猛声调极高,引得先前开口的长老一一认错,作为长老,思想上既这般不坚定,确实丢人。

  不过当他们站到各自的位置时,总觉得南海的波涛有些异样,它们无序拍打着海岸,似一种警告,像暴风雨前夕的泥土腥味,也像一种欢呼,似夏萧终归南海。很快天明,海面洒上一片深褐色的光,神奇之余尽是诡异。

  “大荒的天,还能怎么变?”

  有长老抬头,看比平时更早亮起的苍穹,本以为它会越变越黑,可它只会更加明亮,拥有平时没有的光。

  棠花寺中,主持喝一口茶,将一块枣糕送入无牙的嘴里。他慢慢咀嚼,品尝着其中的甜味,同时想着今后的事。夏萧能否归来是一个谜,毕竟往地狱冥府走一趟需要上鬼轿,还需有鬼差接送,他们感兴趣的可不是银子,而后的河和桥怎么过也难。可他总觉得夏萧能进去,并回来。

  佛能看到一些未来之物,主持也能瞧见一些,只是他无法将那些说出去,也无法阻止白林他们不动手。可动手就动手吧,历史的洪流不会被一人改变,就算夏萧真的死在南海,要发生的事也会发生,只不过是换了一个扣动扳机的人,但弩箭照常射出。

  一壶茶喝了许久,棠花寺和以往一样安静,堪比学院。可擎天宗里,酝酿着的种种计谋足以将所有安静打破。

  “先祖,夏萧已进南海之南。”

  “你确定他能成为我们的助力?”

  “就算不能,也不能让人皇将其吸收,只要将其看管好,语尚言的计划便会失败。先祖只要将其吞噬,便能成神,到时整个兽族都将崛起!”

  黑暗中的女人逐渐兴奋,她觉得那一天又近了不少,多亏先祖看透语尚言的心眼。现在,只要夏萧继续往下走,便会发现真相。而她口中的先祖久久没有回答,只是陷入极深的沉默,不知为何。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