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契之主 第六百一十二章 无尽的前行

小说:灵契之主 作者:玄机梦境 更新时间:2020-10-28 18: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夏萧进入南海的消息很快传到各大势力耳中,随后,延续两个多月的紧张巡逻终于告一段落。无论宁神学院还是擎天宗的人,都在过去这段时间变得十分疲倦,但夏萧跃入南海的事,他们或多或少都有些不信,夏萧真的会那么虎吗?还是说一切皆是诈?

  当棠花寺确定夏萧进入南海后,各大势力才算真正相信。可南海只是一个抽象词,代表着恐惧和危险,也是死亡和威胁。夏萧能活着回来吗?这是大家最担心的问题,以至于忘记考虑他所去为何。

  南海本为明亮的翡翠色,呈现着绿色的光,无比深郁,像隐藏着足以颠覆世界的力量。可它忽而又染上浓墨,瞬间成了漆黑的颜色,似极为幽深的海,镇压着满心戾气的邪物。

  夏萧就在那样的海里不断前进,也不知尽头,可总觉得那头有希望的光,像盲人在赛道上奔跑。其实他可以停下,也有很多借口,毕竟身后没有疯狗追赶,可枪声响起的那一刻,他黑暗的视野里便只有那道代表胜利的光。

  微弱的光无形,可一直吸引着夏萧,令其驾驭着水流,似乘坐在水龙脑袋上。这样的前行持续了许久,以至于夏萧和阿烛都忘记时间,后者更是昏昏欲睡,不记得自己何时入的海,忘了自己要到哪去。

  “快到了吗?”

  阿烛迷迷糊糊的问着,夏萧在海里温柔的回答:

  “还没有,睡一会吧。”

  阿烛很听话,真的睡了。昨晚的夜里她见到两个奇怪的小和尚和一个固执的老和尚,可他们都不会出现在他的梦里,她像待在母亲的肚子中,四周很黑,也很温暖,她会时不时的说一些胡话,夏萧则不厌其烦的一一回答。

  只要有回应,只要知道夏萧在,阿烛就放心多了,她逐渐睡得沉了起来。可夏萧没有睡意,因为心里全是事,有些畏惧,可也激动。

  夏萧很久很久以前就想来南海之南,现在,他正朝那里前去。会见到什么呢?他不知道,也无法预测,可脑中突然闪过古老的殿堂和秉灯者的高大石像,那些场景似他亲身经历,可他想了许久也不记得自己在哪见过。

  他在想那座古老的殿堂究竟在何处,这个场景,他也似在哪见到过。夏萧想了许久,终于记起那场梦。在梦里,他已来过这,现在他找寻着梦里的足迹,不断探寻着古老殿堂的所在地。

  为了追寻足迹,夏萧离了深海。其实他不知道自己到了哪,可那种感觉像一种呼唤,令其来到海面。此时正是日上三竿的时候,天气晴朗,夏萧和阿烛躺在小独角鲸的背上,在海面慢慢漂浮。

  双手结印,夏萧想让小语回去,她胆子小,不适合这片海域。见到撕开的空间,她就要进去,但回头看了一眼夏萧,满是担忧。

  “没事,回去吧。”

  小语微点螓首,和三条大鱼一同离开,他们便变得孤单起来。一头鲸鱼两个人,他们不慌不急的前进,吹着小风,既有了些惬意。终于不用担心被别人发现,短暂即永恒的安心令夏萧一瞬觉得舒适。可究竟何时才能到那座古老的殿堂,夏萧还不知道。

  海水不断在清澈和漆黑中转换,夏萧和阿烛一觉睡醒,眼前也还是海,和先前没什么变化。这是夏萧第一次觉得大海如此宽广,难知尽头,可很快,小独角鲸游不动了,他受到某种空间的束缚,在原地扭动起庞大的身躯,发出的叫声空灵而悲怆。

  “小点点,怎么了?”

  阿烛心疼的看着自己的小独角鲸,在其再次发出呼声后结印令其归去,本准备飞行的夏萧发现受到某种力量的束缚根本飞不起来,风也驾驭不得,只能无力的朝海面落下。他原本以为自己和阿烛要成落汤鸡,没想既站在海面。

  “诶?”

  阿烛还准备惨叫来着,可失去平衡的身子一下又站稳。她看向夏萧,连忙朝其伸手。

  “没事,不会掉下去的。”

  夏萧拉住阿烛的手,带着她慢慢朝南边走去。

  “快到了吗?”

  “应该快了,害怕吗?”

  阿烛如实点了点头,可事到如今,已无退缩的路。她跟着夏萧的脚步,一步未停,眼角的泪花也未干。

  “我倒不是怕危险,也不怕受伤,声誉什么的更不在乎,就只是怕死,我不想死。”

  阿烛委屈巴巴的,将自己说笑了,可含着泪笑,难免令人心酸。夏萧不知怎么安慰她,只有将其搂在怀里。阿烛能陪自己走到这,夏萧由衷感激,可路未到尽头,还需继续走下去。

  与蓝天同色的大海变化异常,夏萧眼中,终于出现一座殿堂。那座古老的殿堂只露出极小一道影子,可令夏萧和阿烛欣喜若狂。

  “快到了。”

  夏萧说罢,和阿烛慢跑起来,他们脚下的海面被踏起圈圈涟漪,乾坤逐渐变化,如黑墨一般。突然的改变令阿烛握紧夏萧的手,后者看向她,与其保持在同一个节奏上。眼神不会欺骗人,夏萧看向阿烛时,尽是怜爱。后者能看出来,所以才这么坚定自己的脚步,即便下一步永远都像会坠落黑海,他们还是一同朝古老的殿堂而去。

  沧海如尘,乾坤芒电,一切不知是幻象还是现实,可夏萧和阿烛都极力奔赴。殿堂越来越近,那种青铜色带有无数斑斑锈迹,可它散发出的波动似矗立万年,神秘的令夏萧和阿烛无法过多看透。

  “奇怪……”

  殿堂分明就存在于那,可夏萧却始终看不清,虽说正不断变大,像离夏萧越来越近,甚至像主动朝他而来,可殿堂应有正门和侧门才对,但它在夏萧眼中,永远只有一个模样,只是一团模糊的光。

  夏萧好奇,阿烛却觉得有些诡异。可下一刻,它风驰电掣而来,猛地移到他们身前。这一动,带起满是岁月的风,腐朽和尘土的腥臭令两人作呕,阿烛更是被吓得躲到夏萧身后,如见鬼一般。这种感觉,和掀开棺材看其中东西一样令人畏惧害怕。可夏萧还是目视前方,试图将其看清。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