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契之主 第六百一十三章 海上古老的殿堂

小说:灵契之主 作者:玄机梦境 更新时间:2020-10-29 19:14:43 源网站:网络小说
  自从殿堂诞生到现在,起码万年没有人来,夏萧和阿烛是少有的来客,但看不清它的本来面貌,也不知如何才能走进去。

  夏萧直勾勾注视许久,终于将天旋地转的头晕战胜,眼前的东西也有了大致的成像。所来之物并不是殿堂,而是一间奇怪的屋子,似一神龛。

  这个比喻还算恰当,只是其中空空如也,浮在空荡荡的海上,指导着夏萧二人走进来。

  夏萧警惕性很强,没有直接走进去,只是踏着涟漪,试图看到神龛之后的东西。可遥远处是殿堂的影子,其他两个方向的神龛看起来极为渺小,除此之外,没有任何东西。

  这里已是南海之南,海与天仅隔一层海面,夏萧和阿烛对视一眼,小心翼翼的踏入神龛。它的空间分明很大,可夏萧和阿烛却感觉到了一股拥挤和窒息感,似处在一个狭小的空间,四处的氧气两口便被消耗完。

  “怎么不动啊?”

  阿烛做好了神龛剧烈晃动的准备,可它半点声音也没发出,似未动弹。夏萧仔细观察一番,这破旧的神龛似随时会塌成一地碎片,没有什么巧妙的机关可。可走出去前,夏萧还是拉住阿烛的手,避免自己离开后她被拉走。更新最快s..sm..

  跨过石制的门槛,夏萧和阿烛又往神龛后张望,可目光皆惊愕,因为先前遥远的殿堂,已于悄无声息中出现在他们瞳孔里,近在咫尺。

  “好神奇。”

  阿烛的小嘴停不下来,可来到神圣的地方,就该拿出虔诚的模样。夏萧闭口不,在确定灵契之祖的本来面目前,不能一直将其否定,毕竟现在不是冲动的时候,需极为冷静的应对一切。

  神龛是引路的使者,带着其中人来到另一世界。绕过它,夏萧和阿烛见到一座桥,岌岌可危,单薄的吓人。夏萧和阿烛没有立即踏上去,如果这豆腐渣工程不是唯一的选择,他们也不想冒险。在这片天地,他们的元气都被压制,根本飞不起来也蹦跶不得。

  古老殿堂所处的海域极为奇异,之前能踏在上面,如履平地,没有半点起伏,柔软的不像话。现在又有一个环形的极深悬崖,其下不知通向何处,深的见不到底。

  阿烛见着一眼,连忙后退,惊道:

  “这里的海水再往下流!”

  目光投在殿堂上,晴朗苍穹下的它有着几分古铜色,从外面大致能见着一些,可更多的只有时间积累的极厚青苔。

  “走吧。”

  夏萧接过阿烛的小手,步伐极快的跑过去,每一步都有要坠落的感觉,极为瘆人,令他们跨过桥的第一件事便是回头看。

  石桥没有散架,也没有落入深渊,这座处在海水支柱上的殿堂更没有半点动摇。已存在数万年的殿堂,岂会因两人到来而倒塌?夏萧再特殊,也没有那等实力。对殿堂而,夏萧不及主人的十分之一。

  过桥第一眼便可见到一个通道,它通向深处,漆黑一片。夏萧手臂中闪起火光,可因为某种压制,它没有多强盛,反而极为微弱,像一盏灯烛,只能照亮眼前几米处的东西。

  “通向哪?”

  “主殿。”

  即便学院记载着世间万物,无论多凤毛麟角的东西都有一些或详细或模糊的记载,可关于这座殿堂,只有古老二字。至于其中有什么,夏萧也不知道,没有半点头绪。不过既然是灵契之祖留下来镇守雀旦的,是否有灵智在其中?而这,必将有极为宏伟之物。

  梦中秉灯的巨大石像不知有着怎样的相貌,夏萧有些好奇,殿堂中的一切,都会成为线索,夏萧不想放过,可脚步依旧很慢,因为四周不知会冒出什么东西,或许会将其啃成一具死尸。

  关于古老之物,就算再普通也会给人无尽的幻想,夏萧小心的如在矿洞中摸索,身边的阿烛却在不知不觉中散发出淡淡的光辉,令这漆黑的通道一瞬没了神秘,像被光点亮的地图,一瞬成了上帝视角。这样便无畏惧,可夏萧眯着眼,看向阿烛,后者一副不知情的样,耸了耸肩,不知发生了什么。

  “有时候我身体里的力量不受控制,我也不知道怎么了。”

  比起照亮通道的光,阿烛拉着夏萧的背包带,躲在后面畏手畏脚的不敢动。如果说光是那位血神主神大人的力量,阿烛就是阿烛。可这股光在扩散,令夏萧逐渐适应,能享受上帝视角的开阔。

  温暖的光照在通道内壁的砖石上,也射进狭小的砖缝,夏萧和阿烛摆脱之前走了许久许久的疲倦,很快豁然开朗,终于见到殿堂的内部。这里和夏萧想得有些不一样,可眼前场景,令其眉头紧锁。

  “怎么了?”

  阿烛察觉到夏萧的异样,可后者目不转睛的盯着眼前的石像,怔在原地许久才说:

  “我在梦里见过她。”

  通道的这头是一处平台,其上有古老的纹路,四周有龙兽的石像,不算高大,比夏萧和阿烛还要矮一些,可十分精致。它们的头朝向中心,夏萧就僵着双腿走了上去,阿烛跟在一旁。后者看着前者,前者看着那尊石像。阿烛也去看,可没有任何感觉,夏萧却激动地热泪盈眶。

  在夏萧脑海中,早已响起一首古老的编钟,它从遥远的时光那头而来,径直闯入夏萧心扉,将其思路搅乱。夏萧难以再思忖,只是被那股音乐迷得神魂颠倒,身体东倒西歪。

  “夏萧?”

  阿烛眼中,夏萧又开始胡乱语,这次的情况比以前还要严重一些,因为他说的话自己根本听不清。什么五行,什么乾坤八卦,还有什么月亮和秘密,既还有神。阿烛知道这些和灵契之祖有关,可究竟什么意思却难以得知。

  平台四周已无路,眼前只有一大湖水,其中不知什么名字的草到处乱长,其上的石像足有百米高,背后的石头如为一轮,不知代表着什么东西,可手中举起的那一盏灯,似永远不会熄灭。但此时,又在阿烛的目光下没了最后一点火光。

  “不会吧?”

  阿烛觉得自己也够倒霉的,其实这种历史性的时刻见证一下也没什么,但夏萧的反应一瞬强烈,盯着那盏灯烛,似着了魔。

  “我的妈呀,你清醒点!”

  阿烛连晃夏萧,可他双目只是盯着石像,就要走下平台,淌着水过去。

  “不要命了?那么深的水会把你淹死的!”

  阿烛一把抱住夏萧的腰,将其拖住,可后者像醉酒一般,步履蹒跚,可还是拖着身子朝那边走去。

  深湖连通着海,阿烛使出蛮劲,想将夏萧摔倒,再将他压住,可夏萧不断向前的脚步将其拖动,令其有些尴尬。

  阿烛平时可没白吃饭,双脚一撑,夏萧的脚步终于停住。但她低头时才发现,自己此时已和夏萧站在湖上,双脚都进了水里。看似极深的湖其实很浅,像草地浇满水,却无法完全下渗。但下面的场景,想深溟处的恶魔等待着他们,要拿他们打牙祭,活人的味道肯定比臭鱼鲜美。

  一想到那些,阿烛的头皮便一阵发麻,她拉着夏萧往回走,这里没有灯,外界的光只从石像头顶进来。它显得十分神圣,可夏萧和阿烛却在阴暗里异常狼狈,在水里滚爬踉跄,拿个破碗便与乞丐无异。

  “夏萧,走!”

  阿烛有些生气,可夏萧不会听他的,他自顾自的往前冲,跑到巨大石像下头。它如观音菩萨般有着莲座,可只是石头,其上的苔藓被夏萧的怀抱蹭掉不少。夏萧像投向神的怀抱,渴望着得到她的力量,但阿烛将其拉了过来,狠狠一巴掌甩在他脸上。

  这个时候,这样简单粗暴的方法最管用。阿烛其实不想动手,可夏萧背后的烙印闪起光,令其有些害怕。

  “看看你这样子,你可是来找答案的!”

  夏萧有那么几个瞬间像极了瘾君子,为那些虚假的东西发疯。可在阿烛一巴掌下彻悟,眼前的模糊逐渐消失,有了些神智。

  当第一丝神智出现,夏萧便不会再被迷惑,他像满背都是箭矢的战士,忍着伤痛站了起来,可眼中的不是敌人,而是阿烛。

  阿烛见夏萧有些害怕,下意识后退,并护住了脸。可夏萧抬起手臂不是为了还手,而是放在阿烛肩上。

  “打得好。”

  无论怎样的影视剧,都有换着花样来的巴掌,现在看来确实有用,就是满含元气的一巴掌打得夏萧有些疼。

  “你好了?”

  “嗯。”

  “吓死我了,你魔障了吧?”

  “这个石像有些邪乎,我们退回去。”

  夏萧紧牵着阿烛的手,退回平台重看石像时,只有沧桑和悲凉。这座石像的轮廓已被时间磨平,但大致一看,有舒霜的影子。夏萧没觉得是心理作用,可阿烛率先说出这句话,令其仔细端详,重重点头。

  “有个上善就够烦了,灵契之祖不会也长这样吧?”

  “希望不要,不然要被气死。”

  阿烛嘟囔时,夏萧开始打量四周,这里既然是灵契之祖创建的殿堂,应该会有她留下的东西。虽说这里的符阵已被牵到棠花寺,可肯定会有蛛丝马迹,夏萧现在要线索,要知道灵契之祖究竟去了哪,还有南海之南的东西究竟是什么。但许久过去,他什么都没找到。

  “再找!”

  夏萧有些盲目,可他不远千里来到这,一定要知道些东西。夏萧和阿烛用双手在殿堂四周摸索,可这里只是个建筑,怎会有他想知道的东西?

  “不应该啊……”

  这和夏萧的思路有所不同,就算他在这没有奇遇,也不该什么都得不到。他逐渐心急,眉头一皱。阿烛怯生生的瞥他一眼,顿时闭嘴,不敢嘟囔说烦。但手都黑了,就差去摸天花板。忙活几个小时没有结果还算好,主要是这两个月的目标都是这,如果什么都找不到,才最令人心寒。

  夏萧急也是因为这个,毕竟付出了那么多,还牵连了学院四人,若这样都找不到答案,自己之前说的话岂不是成了笑话?莫非……真的要去魔鬼平原问那个女人?夏萧对她很抵触,不想被她牵着鼻子走,可脑海里闪过的无数画面,都因她而起。

  “这是个套,那个女人一开始就不想让我们找到答案。”

  “那我们去找她?但我们出不去啊,岸边肯定有很多人。”

  夏萧背对石像,一屁股坐在台阶上,顿时什么都不想听,有些失落。难怪那个女人愿意让他们乱跑,原来是胸有成竹,知道自己肯定什么都找不着。

  怎么办?

  夏萧脑子转得很快,可什么办法都没有,他自以为的迷宫出口,其实根本不存在。他还在迷宫中,甚至处在迷宫中心,他们的游戏,也才刚刚开始。

  阿烛不知怎么安慰,只有坐在他身边,大不了就回去认罪,有学院在,肯定不会死。只要不死,便有希望。这种根深蒂固的思想深深扎根在阿烛脑中,令其依偎在夏萧身边,等着后者做决定。

  夏萧正烦,可还是摸了摸阿烛头顶,余光中自己的背部既又冒出光。那是之前熄灭的烙印之光,如光柱一般照到石像身上。后者在光芒下逐渐有了变化,僵硬庞大的身躯泛起柔弱的涟漪,似水一般。

  石像似成活物,吸引起夏萧的目光,阿烛以为夏萧又成了之前的样子,目光里满是担忧,可遁其目光望去,也因其震惊。

  “我想知道一些事。”

  夏萧开门见山,迫不及待的问起石像。他希望后者能开口说话,它确实可以,但有些木讷,不过只要能回答问题,怎样都无所谓。

  “我守护于此三万余年,经历无数个日夜,吸收日月精华,已有人智,可长睡不起,您乃人皇之息,将我唤醒,若有所问,敬请吩咐。”

  “我想知道三万年前发生的事,请你用最客观的角度讲给我听。”

  石像沉默许久,但还是开口,可第一句话叹息,令夏萧捉摸不透。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