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游戏大亨 第一千四百三十四章 打更人

小说:重生之游戏大亨 作者:成刚 更新时间:2020-10-27 20:34:20 源网站:网络小说
  打更人组织,在法神城中还有一个更为贴近的形容,就叫鬼见愁!只要是被打更人盯上的目标,三生有幸,就算侥幸不死,也要脱层皮。

  打更人以实力划分为铜锣,银锣和玉锣三个等级,铜锣人主要负责霄禁之后的巡逻,银锣负责神城之中突发事件的侦查和武力支援,玉锣极少有人见过他们出手,因为见过的人基本上都已经死了。

  这一次,来到东一区的打更人,竟然有十二名,这是一个银锣中队的编制,他们全都腰挎黑刀,胸前的法镯闪闪发光,在暗夜之中行走,自带一股肃杀之气。

  钟尚书第一眼看到这些打更人,便知道他们是来找自己的,因为打更人除了出任务之外,从来不会到法神城最底层来,更不用来到这种贫民窟的地方。

  打更人的战靴踩踏在潮湿的地面上,发出沙沙声响的同时,也惊得阴沟里的老鼠纷纷四散而逃。

  这些在黑暗之中生存的小生命,对于危险的敏感远胜于神民族人,它们正是感应到了打更人身上的杀意,所以才会逃得如此之快。

  带队的那名银锣笔直走向钟尚书所在的小院子方向,正好迎面见到了老头坐在大门口。

  银锣振臂一挥,手下的铜锣们哗然散开,立刻呈扇形包围了这座小院子。

  “钟欣钟大人,打更人奉命带您回吏部衙门。”那名带头的银锣压低嗓音,沉声说道。

  此刻,夜凉如水,东一区的街面上干干净净,连半条人影都没有,两边的屋子门窗紧闭,屋子里的人连大气都不敢喘。

  能够在东一区生存下来的人,个个都有自己的生存之道,他们有足够的眼力分辨,哪些人是可以惹的,哪些人是惹不起的。

  比如那座小院子,里面住着新来的三个人,就是他们惹不起的。

  这条街上凡是不服气的狠人,无论是白天闯进去的,还是半夜摸进去的,都再也没有出来过。

  而今夜就更邪门了,人人闻之色变的打更人,居然也来到了东一区,而且很显然,他们的目标就是那座小院子。

  钟尚书面无表情的摇了摇头,木然道:“让打更人来请我回去?送我上路还差不多!我不去,我哪里都不去。”

  那名银锣点点头,很淡定的说道:“上面吩咐了,钟大人必须回到衙门里,无论是活的还是死的。手足们,干活了!”

  话音未落,四周的铜锣们纷纷拔出腰间长刀,向钟欣围拢上前。

  看这个架势,他们分明就没有打算让这位钟尚书活着回去!

  钟欣摇了摇头,直接很光棍的闭上了眼睛。

  他只是一介老朽,反正也手无缚鸡之力,要杀要剐,随便他们造吧!

  刀光乍起!三名铜锣从三个方向,将手中刀直接劈向了钟欣钟大人。

  很显然,他们只负责杀人,并没有拿活口的意思。

  这三名铜锣,均有四十级战力,而且是战士职业,对付比他们高上一两级的高阶法师都绰绰有余了,更不用说对付钟大人这样的糟老头子了。

  铛!铛铛!三柄战刀脱手而飞,落到了三丈外。

  出现在钟大人面前的,是一把裁决神兵,沉重如山岳,稳如定海神针。

  没有人知道,这把裁决神兵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却恰到好处的挡住了三名铜锣的攻击,将他们手中的刀子震飞。

  紧接着,这把裁决神兵横扫半圈,将三名铜锣打得同时踉跄后退,连站在原地的资格都没有。

  而更令人疯狂的是,这把裁决神兵看起来并没有主人,只有一件兵器在半空中连消带打,看起来十分诡异。

  “什么人,装神弄鬼!”后方带队的那名银锣大吼出声,纵身冲向了小院门口。

  他这一冲,周身的空气之中立刻发出一连串的爆响,可见这一冲之势有多么凶猛,速度之快,竟然连空气都吸扯过来了。

  这名银锣队长在法神城中不算无名之辈,他拥有四十三级战力,同样是战士职业,而他身上的装备,全都是最高级的战士套装,充分展现了打更人组织的财雄势大。

  银锣队长手中拿的也是一根裁决神兵,同样黝黑的刀身,同样锋芒毕露的刀气,带着一往无前之势,冲杀向前。

  半空中的那根诡异的裁决神兵在飞舞了半圈之后,仿佛盯准了那位银锣队长,凌空砸下,带着一股泰山压顶之势,不容抵挡。

  那名银锣队长满脸狞笑,全力出击,将毕生功力全都催运到神兵之上,奋力一击。

  砰!两把裁决神兵狠狠的对撞在了一起。

  那把在半空中飞舞的裁决神兵陡然倒飞,一路翻着筋斗弹入了院中。

  而那名银锣队长则哈哈大笑,气势爆发,手持裁决神兵,一鼓作气,冲向了坐在门口的钟老头。

  钟老头一脸目瞪口呆的模样,心想吾命休矣!这么生猛的一位银锣杀过来,老头必死无疑。

  哪知道,就在这名银锣队长冲至近前的一瞬间,钟欣身后的两扇大门突然凌空翻飞,像两只巨大的巴掌,狠狠的拍向了那名银锣队长。

  银锣队长不愧是实战经验丰富的打更人,竟然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将手中的裁决神兵一收一搅,硬生生的再次爆发,刀劲迸射,试图搅碎迎面飞来的两块门板。

  可惜这一次,他的计算失误了!那两块门板明明是木制的,却仿佛比裁决神兵还要坚硬,直接变成了两块铁板,轰然夹落。

  这位银锣队长临阵变招,射出的刀劲不仅没有绞碎木门,反而被挡了回来。

  砰!众人只听一个令人牙酸无比的声音,然后就看到那位实力强大的银锣队长,被两扇门板生生夹在中间,就像被苍蝇拍给拍中的虫子一样,气势全消,生死不知。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谁能想像得到,那两扇木门,竟然比裁决神兵还要坚硬,简直就是两块铁板!

  剩下的铜锣们一拥而上,有人去抢救银锣队长,有人在结阵防御,生怕那个隐藏在暗中的敌人再度出手。

  钟欣钟大人睁开一条眼缝,看着眼前这些慌乱的打更人,发觉他们竟然没有任何一个继续攻击自己,不禁有些诧异。

  这还是那些恶名昭著,大名能止小儿夜啼的打更人么?怎么会这么不堪一击?

  这时,令那些打更人无语的是,那根被银锣队长击飞的裁决神兵,又飞回来了。

  而且最令人疯狂的一幕出现了。

  那根裁决神兵贴地飞行,飞到了刚才银锣队长被夹晕的地方,地上还有一件裁决神兵,是那位银锣队长的兵器。

  两根裁决神兵耳鬓厮磨,贴着蹭了几下,居然一起飞到了半空中,两把裁决神兵并驾齐驱,宛若一对神仙眷侣。

  打更人们全都看傻眼了,他们的实战经验不可谓不丰富,可也从未见过今夜这等诡异的现象。

  那两把裁决神兵,就像是活过来了一样,面对它们,仿佛面对的是有智慧的活物。

  可问题是,之前那一把裁决神兵也就罢了,这后面的一把,明明是那位银锣队手的兵器,怎么也就活了呢?

  一想及此,在场的许多打更人都不禁神色微变,下意识的捏紧了自己的随身兵器,生怕也被激活了自我意志。

  “装神弄鬼!不过是以意念驭兵的雕虫小技而已。”就在这时,打更人之中,一位身材矮小的铜锣突然挺身而出,扬声大嚷道。

  半空中的那两把裁决神兵仿佛受到了刺激,同时疾射而出,斩向了下方那名小小的铜锣。

  这名矮个子铜锣却不慌不忙,将自己胸前的铜锣翻了个面,顿时散发出莹莹流光。

  “玉锣大人!”四周的铜锣们纷纷惊呼起来。

  就算是在打更人体系之中当差,他们当中许多人也是第一次见到玉锣现身。

  这位玉锣大人原来一直藏身在一群铜锣打更人之中,他才是真正的王牌杀手锏。

  这是打更人在执行重要任务的时候,经常使用的一种技巧,虚则实之,实则虚之,谁也不知道自己面对的究竟是一群铜锣,还是假扮成铜锣的银锣,甚至是玉锣。

  这样一来,谁也不敢小觑打更人的实力,很多时候都是不战而逃,根本不敢轻捋其锋。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只不过,今天晚上的这一战,却让那位玉锣大人憋屈到不行,只能选择自动现身,正面出战。

  因为那个隐藏在暗中的敌人,根本就没有现身,对方只是以一柄裁决神兵,不对,现在是两柄了,就把一众打更人耍得团团转,这让隐藏在暗中的玉锣大人无可奈何,只以现身一战。

  “杀钟欣!不用管其它任何事情!”这位身材矮小的玉锣一语道破了天机道。

  他们此行的任务是杀钟欣钟尚书,至于有多少隐藏在暗中的敌人,他们根本就不用在乎,只要杀了钟欣,就完成了任务。

  况且,敌人隐藏在暗中,只敢以意念力驭兵,说明对方实力并不强,不敢正面与打更人对抗!

  一时间,那些铜锣们纷纷心中大定,重新找回了对敌的勇气,一骨脑的冲向了钟欣。

  不得不说,钟欣钟大人也是个狠人,他见这么多打更人冲向自己,第一个反应是逃,但是却又生生的压下了这个诱人的念头。

  因为他很清楚,只凭自己,逃是逃不掉的!与其被打更人追上,从背后割了脑袋,不如装一回高手,从容淡定,就算是死,也死得比较有尊严一点。

  他这么一淡定,反而呈现出一种诡异的气氛。

  看起来,反而像是钟尚书智珠在握,一副请君入瓮的姿态。

  就在这时,半空中的那两柄裁决神兵如惊雷般落下,打着旋儿砸进了打更人的人群之中。

  轰!

  砰砰!

  啊!啊啊啊!

  一连串的惨叫声响起,那些只有四十级战力的铜锣们,根本就不是这两柄裁决神兵的对手,被打得抱头鼠窜,痛不欲生。

  在裁决神兵的威力之下,这些铜锣们沾之即倒,非死即伤,转眼间就哗啦倒下了一大片。

  那名玉锣大人却是一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他并非这么狠心,一心驱赶同僚送死,而是他身为玉锣,实力远超这些同僚们,所以才有足够的眼力,看出这两把裁决神兵的背后,代表着什么样的实力。

  他不敢动,也是不能动!因为他很清楚,对方的一缕气机已经牢牢锁定在自己身上,只要一有轻举妄动,来的恐怕就不是那两把裁决神兵了。

  在没有十足把握的情况下,这位玉锣大人不敢出手,他怕自己只要一出手,就会死在东一区这个鬼地方。

  “这,这是至强者的境界!不是我能匹敌的!”

  这位玉锣大人距离传说中的至强者境界只有一线,但就是这一线,跨过去了就是神,没有跨过去就只是凡人,两者之间的差距宛如云泥之别。

  一切杀人的技巧,丰富的实战经验,包括顽强的斗志,悍不畏死的拼劲,在这一线境界的差距面前,都等于不存在。

  这名玉锣大人终于胆怯了,虽然他不理解,对方到底是什么级别的至强者,但是他很清醒,正因为自己看不透,所以不可敌!

  打更人组织之中,一共有十位玉镯,全都是可以成为至强者的种子,无论是谁,只要损失一个,就是法神城不可弥补的重大损失,所以他不打算完成任务了,甚至连救援那些还在傻乎乎奋战的同伴也不愿了,现在他只想逃走,在最快的时间里逃出这个鬼地方,他不想成为第一个牺牲的玉锣,他还想有朝一日成为至强者!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