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游戏大亨 第一千四百三十五章 今夜将你遗忘

小说:重生之游戏大亨 作者:成刚 更新时间:2020-10-28 08:31:2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a6.!无广告!

  玉锣大人心念微微一动,抽身疾退。

  他想得很清楚,只要自己退到之前的来路上,那里全都是阴影,地形复杂,对方就算是至强者,也没那么容易截住自己,更何况,他还有一套打更人特有的速度爆发技巧,只要让他退到了安全的距离,就算是至强者,也追不上他!

  前方的打更人混乱一团,纷纷被那两根裁决神兵打到满地乱爬,惨叫连连。

  他们本以为,那位已经现身的玉锣大人会出手,镇压一切,结果回头一看,却发现那位玉锣大人竟然在后退,他要逃走?

  身为玉锣,竟然抛弃弱小的同伴,独自逃生?或者说,他根本就是利用同伴为他拖延敌人,趁机逃走!

  难道,这院子里的敌人竟然如此可怕?连一位玉锣大人都要不战而逃?

  当这种心态开始蔓延,所有的打更人顿时战意全消,纷纷连抵抗都不愿意了,只要还能动的,全都四散奔逃,恨不得爹妈给自己少生了两条腿一样。

  而那位玉锣大人,自然是逃得最快的!他整个人快如闪电,只一瞬间就蹿出了百步之外,高高跃起七八丈,如飞鸟投林般,在高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投向了下方的大片阴影之中。

  如此果决的速度爆发,他相信就算是至强者,也是一样反应不过来的,只要自己逃入了那片巨大的阴影之中,便可以借助打更人特有的隐匿之法,收敛气息,再也没有人能追踪到他。

  打更人组织之中的玉锣一共只有十位,这些都是未来的至强者人选,是组织的真正核心,一个都不能少,所以这位玉锣大人并没有因为自己抛弃了手下的那些铜锣而有丝毫的愧疚。

  然而,就在这时,自这位玉锣大人的身体右侧上方,突然凭空多出了一片阴影。

  这片阴影的面积并不大,刚好也就是半只木桶的大小,而且色泽只比这漆黑的夜色再暗了少许一些,不仔细看的话,基本上分辨不出来。

  这位玉锣本来没有发现任何端倪的,他悬挂在胸前的那片玉锣突然发光了,这才让他警觉起来。

  从那片阴影之中伸出了一只大手,轻轻拍向玉锣的肩膀。

  这位玉锣胸中的玉锣蓦然绽发出强光,在他的身体四周形成了一道半透明的能量护盾。

  这是类似护体神盾之类的能量光罩,防御力十分强大。

  可惜那只从阴影之中伸出的手,远比这种防御力更加强大,只是轻轻一按,便按破了光罩,然后拍在了那位玉锣大人的肩膀上。

  咔嚓!他的半边肩膀骨骼尽碎,整个人呈现出一种古怪的松垮感,仿佛有一半身体都融化了,又像是被抽去了所有的骨头,变成了软体动物一样。

  这位玉锣大人连哼都没哼一声,就直直坠落向下方,砸在被黑暗笼罩的街面上,发出了砰然一声巨响。

  而那只从阴影之中伸出的手,在拍碎了他的半边骨骼之后,顺势轻轻一捞,几缕气机牵扯之下,直接将

  他胸前的玉锣给扯了下来,然后从容不迫的缩回了阴影之中。

  地面上的那些铜锣们,只看到玉锣大人冲天而起,像是想逃走,却又一头栽倒,掉了下来,应该是中了敌人的暗算。

  他们更加惊恐了,这里到底藏着多么可怕的敌人啊!竟然能在无声无息之中,暗算一位玉锣大人,就连他护身的玉锣也只来得及闪了一下,就直接砸了个稀巴烂。

  而就在那位玉锣大人身陨的同时,飞舞在他们头顶上方的那两根裁决神兵也停止了攻击。

  这极为短暂的一瞬间,让那些铜锣们如奉大赦,纷纷拔腿就跑,夺路而逃。

  那位原本想舍弃部下,自己逃命的玉锣大人,反而做了吸引火力的目标,令手下的这些铜锣及时逃生,这也是他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的。

  转眼之间,十几个打更人,除了之前倒霉被裁决神兵拍死在街上的三五人之外,其它人全都作鸟兽散,逃得无影无踪了。

  钟欣钟大人睁开眼睛,看到面前空荡荡的大街,要不是前方还躺着几具尸体,当真以为刚才只是一场噩梦而已。

  打更人他们来了,准确的说是来过,却又走了,不是悄悄离去,而是屁滚尿流,一路逃命而去。

  这如此巨大的反差,让这位吏部尚书大人有些接受不了。

  陆梦鳞就坐在小院子里,手里把玩着刚刚从那个蹿天猴身上扒拉下来的这面玉锣,一脸饶有兴趣的样子。

  刚才他以最新领悟的领域之力,破开空间,一巴掌拍死了那个家伙,对自己刚才的操作相当的满意。

  那名玉锣打更人,有差不多接近四十四级战力,如果对方肯正面对决的话,恐怕还没有那么容易就拍死他。

  可惜他选择了逃跑,在陆梦鳞所操纵的空间领域力量面前,逃跑只是个笑话,是最不明智的选择。

  而且那位玉锣打更人的真正职业是法师,他被陆梦鳞破开空间,近身作战,不用想也知道是什么样的结局。

  只不过,陆梦鳞对于这人身上的这件玉锣装备有些好奇,这明显不是原始装备,而是经过了某种改造之后的制式装备。

  这只玉锣能够在主人遇到危险的时候,第一时间示警,还能弹出类似护体神盾之类的光盾,挡住致命一击。

  陆梦鳞将一缕精神力注入这面玉锣之中,仔细的查探了一番之后才发现,这面玉锣的本质,其实是一件雕刻有法阵的装备。

  这种雕刻法阵,制造装备的路子,和自己的构魔技术有一些殊途同归的意思,只不过他们选择的是没有任何原始属性的装备材料,而陆梦鳞选择的是已经成型的装备和极品装备。

  看来,法神城最强大的地方,不在于法师们强悍的魔法攻击力,而是在于法阵,这些大大小小的法阵,妙用无穷。

  陆梦鳞渐渐有些明白了,在法阵的威力加持之下,法神城中的这些法师们相当于占据了地利,和至强者制造适合自己战斗的领域

  之力,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而这也让陆梦鳞暗自给自己提了个醒,法神城的法阵无处不在,大有护宅大阵,小有这种可以随身携带的小法阵,不得不小心提防,说不定一不留神就着了道。

  陆梦鳞一边把玩着手中的这面玉锣,一边尝试着,用精神力来篡改玉锣之中的微型法阵,从构魔技术的角度,重新解构这面玉锣,这同样也是一个很有意思的挑战。

  “刚才那些打更人,是你杀的么?”钟欣走进了院子里,径自来到陆梦鳞的面前,小心翼翼的问道。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杀的?我不是坐在这院子里,连动都没动一下么?”陆梦鳞这时已经收起了玉锣,没好气的反问道。

  钟欣闻为之一滞,心想好像也确实是这么回事啊!

  刚才先是两根裁决神兵漫天飞舞,砸死砸伤了不少打更人,然后他们就一溜烟全都跑得没影了,有个跑得最快的,还从天上掉了下来,也不知道是生是死。

  这一幕,看起来确实和坐在院子里的木小哥没什么关系的样子。

  可不知为什么,钟欣钟大人还是觉得,这一切都不过是表象,不可能和姓木的没有关系。

  “那个,好吧!还是算了吧!”钟欣见对方没承认,也就很识趣的不再多说什么了。

  “等一等,你刚才说,他们是打更人?打更人是什么?他们为什么来找你的麻烦?”陆梦鳞随口问道。

  钟欣连忙将打更人的光荣历史和种种事迹,原原本本的和这位木小哥讲了一遍。

  “你是说,他们胸前的那个锣是法器?而且级别越高的打更人,带的锣就越厉害?那你帮我看看,这个玩艺又算什么等级的?”

  陆梦鳞说完之后,将怀中的那面玉锣大大方方的递了出去。

  钟欣一见这面玉锣,吓得他脑子嗡的一下,硬是没敢伸手去接。

  “我的小爷啊!你从哪里搞来这东西的?这,这是一面玉锣啊!”钟大人苦笑道。

  陆梦鳞微微一怔,笑眯眯的说道:“这就是最高品阶的玉锣?我看也不怎么样嘛!那么他们还会派人过来么?”

  钟大人唯有一脸的苦笑,喃喃道:“你应该问他们还敢派人过来么?连玉锣都陷在这儿了,打更人在没有摸清楚敌人实力之前,多半是不会再派人过来了。”

  打更人团灭在东一区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法神城的各方势力耳中,当各方势力得知,其中还有一位玉锣也身陨在那里之后,全部都偃旗息鼓,再也不提去一探究竟的想法。

  原因很简单,因为谁也损失不起,特别是眼前法神城乱局将现,松林七贤与幻海公主殿下为首的皇族子弟势成水火,所有人都在等待着即将来到的那场大朝会。

  奇怪的是,无论是幻海公主那边,还是松林馆那边,全都悄无声息,也没有人来联络陆梦鳞,似乎法神城已经在一夜之间,将他和钟欣钟大人全部都遗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