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君有个小师妹 第198章 卿卿受伤

小说:神君有个小师妹 作者:公子无争 更新时间:2020-05-28 20:31:5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果然,一切如沐芷芙所料。

  不远处的赛场上,张幼婉和谢念卿正打得激烈。

  一个是大梁张家白莲花一样的五姑娘,一个是东晋谢家女将军一般的三小姐。

  两位年轻一代的世家千金,虽然风格不同,但同样优秀出色,并各自在自己的国家拥有一定数量的支持者。

  原本,谢念卿的人气更高一些。可是她前两天,真的被独孤夜给坑惨了。

  那一句“滚!你这贱人!别人碰过的东西,我独孤夜不屑!”,透露了太多反面的错误信息,而谢念卿不知怎么的,居然连试图澄清都没有过。

  是以,现在外面都在说:谢家三小姐是个放荡下贱、不知廉耻的女子,她外出游历的时候,跟齐国陆家的庶子鬼混在一起。被抛弃后,又看上了能当自己爹的独孤夜,上赶着给人做妾,却被独孤夜拒绝了。

  作为一个刚及笄的闺阁小姐,这一下,真是把自己的名声全毁尽了。不论男女老少,都对她的行为非常唾弃。

  只有一些死忠粉,他们坚信:那个明朗自信、勇敢善良、英姿飒爽的谢三小姐,绝不会做出那样的事!这其中一定是有什么误会的。

  所以,他们依旧过来为她加油助威。可是,这些人在看到场边坐着的独孤夜时,也开始有些怀疑了

  张幼婉前几日当着众人的面被靖王爷训斥了。可是,她后续名誉修复工作做得很好。

  她先装低调可怜,再打着为国为民的旗号,拉拢了一大批人。同时,她将原本不太重要的错误放大,引导舆论,让大家忽视对她本性恶毒的进一步讨论。

  这一波公关效果很好,不到三天,来参加天下大会的人们,很多都已经忘记了张幼婉做过什么。只觉得,张五小姐不过是个稍微热血了一点的爱国少女,做的事情有些鲁莽,但完全可以原谅。

  甚至,因为她的爱国和热血,还吸引到了更多的支持者。这样忠义血性,又如白莲般圣洁的少女,谁不爱呢?

  如此,造成的的结果就是,现场为张幼婉加油助威的人,有谢念卿的五倍之多。

  而且,每每张幼婉处于劣势,她的支持者就会出攻击谢念卿。

  比如现在,谢念卿一个大招,她的剑魂狻猊暴怒而出,一声狮吼响彻全场,眼看着就要将张幼婉扑倒在地上撕咬了。

  可是,台下一个尖锐的声音响起:“哎哟!谢三小姐好大的威风啊!你对着人家原配妻子的时候也是这样的吗?”

  他这么一说,那些张幼婉的支持者都跟着嚷嚷起来:“呵呵,小三上位,真不要脸呢!”

  谢念卿家庭太过和谐,这些污蔑是她最难以接受的。吵得人多了,她难免就会分心,甚至出声解释:“老夜他不曾娶亲过!!”

  “是吗?我可是听说,他孩子都已经五岁了呢!”

  谢念卿怒:“你们不要污蔑他!我是不会相信你们的!”

  这一吵,她的精力被吸引过去了。随即

  嗖——的一声,张幼婉身上的灵气暴起,长剑裹着黑色灵气斩向扑过来的狻猊。

  剑魂是灵魂状态,它所形成的实体强大与否,除了自身优劣的原因外,最重要的就是持剑者灵力的强弱和稳定程度。

  那边,谢念卿心神不稳,这边狻猊的实体也就不稳,当即被张幼婉一剑劈散。

  但是,张幼婉这招使出了全力,可没有就此停下来。

  而谢念卿本以为狻猊很稳固,一个不设防,对方的长剑就到了身前,并在她腰腹部狠狠划过。

  “嘶——”谢念卿倒抽了一口凉气,衣服上已经一片血迹。

  围观众人本以为这就该结束了,谢三小姐输了。

  可是,张幼婉根本就不给她说话的时间,马上又冲了上去,使出一套极快的剑法。

  这套剑法一共七七四十九招,全打下来也只有一分半的时间。

  而这个过程,谢念卿一直是站着的,并且一直没有受到致命伤害。所以,评判也很犹豫,到底要不要叫停。而等他下定决心要叫停的时候,已经完全来不及了。

  此刻,谢念卿身上经脉尽断,血流不止,奄奄一息

  “阿卿!!!”独孤夜喊的撕心裂肺。

  他一下子冲了上去,将人抱在怀里,并拍打着谢念卿惨白的小脸,试图唤醒她。

  沐芷芙因为离赛场较远,比他晚了一步。看他还敢乱动伤员,当即怒了。

  可是,不管她怎么说让他把人放下,独孤夜就好像没有听见一样。

  瑶公主怒极,一把将独孤夜推开,赶紧上前给谢念卿止血。

  而周围的人都已经看呆了,太血腥了

  可是当呆楞过后,张幼婉的支持者突然大声欢呼:“张五小姐赢了!张五小姐剑法出神入化!打得谢家女皮开肉绽,好不威武!”

  沐芷芙好气,气的想杀人。可是,她正忙着救治谢念卿,腾不出手。

  是以,她抬头看向被自己推到一边的独孤夜。见他一脸的平静,顿时更生气了。

  “他们这么侮辱卿卿,你受得了?”她冷声问。

  独孤夜眉头轻蹙:“可这是天下大会,签了生死文书的比试。输赢各凭本事,伤残生死自负。这是规矩,我们得遵守,没人能搞特殊。”

  “”沐芷芙被气笑了,直接爆出口:“这特么是搞你大爷的特殊啊?他们根本就是利用那些流蜚语来刺激卿卿,所以卿卿一时分神,才会输了。输就输了,他们还继续辱骂她,你特么就受得了?你到底有没有在意过她一分一毫??”

  独孤夜闻,神色一顿。但马上反应过来,对着沐芷芙拿出了几分怒意:“沐姑娘,因为阿卿说你是她的好朋友,所以我才对你颇为客气,还请你不要太过分了,本庄主的容忍是有限的。”

  “呵!”瑶公主这一个月总跟着大师兄一起玩,性格也比以前暴躁了许多。一听独孤夜这态度,一个没忍住,又爆粗口了:“去尼玛的容忍!我倒要看看,谢家容不容得下你这臭不要脸的老混蛋!”

  独孤夜一听到谢家,顿时脸就绿了。走过来就要去抢谢念卿,并打算将她带走。

  谢念卿伤得这么重,此刻昏迷,沐芷芙当然不会将人交给他。

  可是,独孤夜的年纪在那摆着,修为是比她要高出许多的。很明显,瑶公主可能抢不过他。

  危急时刻,围观众人就看着场中绝美的少女气势汹汹地大喊了一声:“天辰,给我拦住他!”

  然后从她肩膀上跳下一只婴儿手掌大的小鸡?

  没有人认识这是什么物种,只知道它灰不溜秋的,巨丑!

  可是,虽然它很丑,但是它很高冷

  丑小鸡的气场十分强大,黑色的眼眸中似有冰霜。它看向独孤夜的眼神,仿佛在看一个死人。

  独孤夜在它出现的瞬间神色一凛,毕竟那种属于上位者的气息,会让他不自觉地心生畏惧。

  可等他看清楚对方的模样他很想说:你特么这是逗我吗??

  张幼婉一直没有离开,她就在旁边,没有说话,默默地欣赏自己报复的成果。

  她之所以会这么低调,是因为她惧怕那位身穿宝蓝色华服的绝美男子。

  要知道此刻,她妹妹张幼婷仍然在反复经历着重创和治愈的折磨。最恐怖的是,神医谷谷主亲自看过,并表示他无能为力

  这得是什么样的修为啊?才能让神医谷谷主都束手无策。

  她知道,那位大人是沐芷芙的契约大妖。所以,就在刚才,沐芷芙一声大吼的时候,她本能的吓了一跳。

  可是她看见了什么?一只灰不溜秋、丑不拉叽的小雏鸟?

  “哈哈哈哈哈”张幼婉真的忍不住了,她要笑死了。16